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章 梅子时节

    五岳剑派之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惊怒交加,悲愤难堪,合众人之力也难以撼动陈锐分毫,眼前这个平平无奇的青年武功未免太过恐怖。

    震撼!

    场下,众人眼眸之中是难以掩饰的惊恐,只是在须臾之间五岳剑派掌教人物就便已溃败,令人瞠目!

    “诸位,我五岳剑派危在旦夕,拼上我等杏命,今天也要诛杀此魔头!”

    岳不群也不擦拭嘴角鲜血,正义凛然的话语在他嘴中倒是显得磊落大气,让人不得不赞叹一声好风骨。

    “师兄,接剑!”

    一声娇喝之下,宁中域将自己随身的淑女剑抛向岳不群。

    陈锐并不惧怕他们是否有剑或是无剑,因为结果都是一样,不过心头恶趣味发作,内力奔流,拈花指出。

    指劲攒射,嘭的一声,淑女剑应声而断,宁中域怒目而视,却是一股熟女风情流出。

    仪琳有样学样,娇声道:“师父,接剑。”

    嘭!

    长剑在空中又是被陈锐的拈花指劲力崩断。

    仪琳瞪大眼睛看着陈锐,见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尼姑还是头一回发怒,陈锐感觉像是犯罪一般。

    “欺人太甚!”

    “杀!”

    五岳剑派之人齐声迸射而出,这一次拼上杏命他们也要将陈锐斩杀于此。

    第一个到达陈锐跟前的是定逸师太,随后还有永不群和天门道人等人紧随其后,而在陈锐身后还站着青城余沧海,仙鹤手陆柏,托塔手丁勉。

    这三人都是手上功夫极其了得的高手,但是他们并未出手,只是横立陈锐周身方位,封住他的去路。

    这是一种威慑,也是很明智的举动,有时不出手会比出手更加有用,换作一般人遇到这种状况肯定会分出心神来注意这三人,他们料到待陈锐心神漏出破绽之时,迎接陈锐的就是雨打芭蕉般疾风骤雨的的疯狂攻击。

    陈锐缓缓闭目,身上卸下运转的金刚不坏神功,此行他是印证自身武学,动用金刚不坏神功就是虐杀,着实太过无趣。

    呔!受死!

    定逸运劲如风,葛袍一卷,大手铺展,掌力汹涌澎湃如同浪潮一波一波阴风朝陈锐滚来,面部微感觉犹如针刺一般。

    五岳高手也是有几分手段。

    “来得好!”

    陈锐身形如电,掠飞向前,咫尺之间迎向定逸,内力轰然灌注,左手绽放金色光芒,笼罩陈锐显得气度澎湃庄严。

    大力金刚掌!

    定逸的绵里藏针掌法迎上大力金刚掌,砰地一声,定逸未曾退出半步,只是见她面色发红,喉管吞咽,像是受了内伤。

    衡山定逸身为女子,向来不弱于男人,退却一步不如杀了她。

    岳不群动作极快,瞬息已至,他虽然没了长剑,但是只见他右手并指如剑,指尖有银芒跳动闪现,看来华山剑气已是融入剑指。

    陈锐毫无惧色,身形不动,分出心神,一指击出,正是他最为纯熟的拈花指法。

    一指生出,春意盎然,仿佛万花丛中美人拈花微笑。

    这一招自然极美,但是美丽的事物总是蕴藏杀机。

    两指相击,金铁之声中,岳不群紫霞神功疯狂运转,而在他身后更是推出一道气浪将任何酒桌轰击成碎片。

    面对两大高手夹击,陈锐毫无波动,只是见天门道人攻向他的下盘,眼中闪烁厉芒。

    大力金刚腿,嘭的一声将其踢飞出去,这一腿他用了十成功力,天门必死无疑。

    “瓜儿子,看你这下不死哩?”

    “好机会,上!”

    催心掌,仙鹤手,托塔手。

    三人功力催动,气浪翻飞,瞬间已攻向陈锐头颅,下盘,胸膛三个要害。

    “来的好!”

    陈锐掌力一吐,将定逸和岳不群两人推飞,迎击三人。

    片刻后,岳不群和定逸又加入战阵,俄顷陈锐已经和三人过完数十招,双方交手之间,气浪席卷周身,乱石翻飞,所到之处尽是尘烟滚滚。

    要论群战,陈锐分毫不惧,而且现在他各种八卦掌,泰拳现代技法,还有大力金刚掌,拈花指**番上阵。

    八卦掌和泰拳法虽不同于此世拳脚的各种奇妙,但是掌法凌厉,再加上陈锐出身后世,熟知格斗技巧和人体要害关节,对付他们简直轻而易举。

    而且人总是不能故步自封,而是要推陈出新,现代的各种格斗技法在内力的加持中,虽然玄妙不及,但是格斗却不输,而这次现代技法和武侠招式的运用也让陈锐隐隐有所明悟。

    五人身影急速飞驰,只能见到道道残影,他们或指,或腿,或手,化成一道道匹练攻向陈锐,心头苦涩渐起,不知为何起初陈锐还是生涩,慌忙应对,不过他们越大越是郁闷,陈锐某些怪招使得他们非常别扭难受,难以适应。

    嘭嘭嘭嘭!

    五声音爆响起,在陈锐全力出手后,五人倒飞出去,倒地不起,口中鲜血似水流出。

    “师父...”

    “师兄...”

    见到自家师父,师兄被陈锐击飞,众人纷纷痛呼,。

    陈锐自一阵翻滚烟尘之中缓步走出走出,轻踏地面,如同叩击众人心脏颤动,他们转而又看向罪魁祸首陈锐,平平无奇面孔下神情淡漠。一头漆黑如墨的披肩长发肆意飞扬,双目如电,精光外射,直教人不敢逼视。

    陈锐扫视一圈,众人不敢直视,纷纷底下头颅,只有一个小尼姑仪琳瞪大眼珠,死死地瞅着陈锐,眼眶泛红,略有湿意。

    “凡是五岳剑派之人,就杀了这个魔头。”

    众多五岳剑派弟子悲伤欲绝,丝毫不遮掩自己仇恨,纷纷拔出他们的兵器,恨不得立刻将陈锐斩杀。

    陈锐缓步向前,淡淡的道:“是吗?”

    他右手横空,澎湃内力灌涌而出,众人仿佛听到轰隆一声巨响,一抓之下,仿佛掐住了风,撕拉一扯,凭空生出一道劲风,然后他以手作刀,高举手臂如同巨斧开山猛然一掌劈下。

    一道夺目银芒乍现,使天色白了一白,光芒自陈锐手中爆射出去,斩在五岳剑派弟子脚下。

    哗啦!

    一道浓烟灰尘升起三丈之高,烟尘散尽,地面起了一道长几十丈高有半人高的深深沟壑。

    “再敢向前一步,这就是你们的埋骨之地。”陈锐漠然道。

    众人看着离自己只有寸许的深深沟壑,里面有灰尘升起,纷纷吞咽口水,不自觉的退缩几步。

    “让开。”

    一声娇媚之声略带哭腔,却是仪琳推开众人绕过沟壑走到陈锐身前。

    “你还我师父命来。”

    仪琳悲愤中也没有擦去眼角眼泪,举着陈锐的弯刀,想要看下去,去不知道为何下不了手。

    陈锐摇摇头道:“我并没有杀你的师父,只是重伤了她,说来在我手中就是死了费斌和天门道人两人。”

    “我的目的只是印证武学,磨练武功,这其中我不会理会你们是否好坏善恶,你们在我眼中都是一视同仁,当然谁要影响我的计划,那死亡也是理所当然。”

    陈锐说的是实话,对于五岳剑派他都是一视同仁,他们好坏与他何干。

    说罢,陈锐对刘正风道:“我这也算间接替你解决了麻烦,我这个人不喜欢别人欠我的,你的全部家产我要了!”

    刘正风沉默不语,看着几大高手口喷鲜血,倒地不起,眼睛微缩,点头同意。

    这情形也容不得他不同意。

    .....

    “仪琳,我的弯刀你就暂且替我保管,梅子时节,我当亲上少林,你在哪里等我。”

    仪琳只听见声音回响,还未反应,却见陈锐身影一没,已经不见了人影,就连场中的余沧海也消失无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