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七章 见我需低眉(上)

    第二天。

    刘正风金盆洗手的日子。

    陈锐和林平之来到衡阳城刘府。

    刘正风是五岳剑派中的衡山派顶尖人物,自身也是一名一流高手,算的上是武林名宿,在加上早年也出身自江湖大豪之家,家中基业可谓是家财万贯,在加上平日里慷慨大气,所以朋友无数。

    就刘府的流水宴席来说,里里外外摆了二百来桌,直至扩展到刘府门口长巷之中,堵的水泄不通。

    陈锐和林平刘府门口,没有进大门之内,因为能进刘府大门无一不是江湖上数的上数的武林大豪,或是执掌一方的厉害人物。

    原先陈锐还很好奇铁胆神侯朱无视为何不收伏江湖势力,现在才知道,江湖人士和朝廷之间都是相看两厌,若是有江湖人士投靠朝廷那名声就臭了,而且正德皇帝对朱无视忌惮非常,如果朱无视敢收伏江湖势力,小皇帝的动作也将势必加快。

    刘府人声鼎沸。

    “你知不知道,这衡阳城昨天发生一件大事,竟然有年轻高手敢纵论五岳剑派各大掌教。”

    “华山不群虚名无实,行为作伪,恒山定闲女流之辈,不足成事,泰山天门虚荣无谋,冢中枯骨。”

    “以上便是年轻高手对三大掌教评价。”

    一大汉太阳穴高高鼓起,似是外家高手,他嗡嗡说道:“真是无知,五岳剑派高手云集,我看那个你口中的年轻高手也是自取灭亡。”

    一旁中年问道:“还有泰山派,和衡山派呢,没有评价?”

    老者摇头:“那白衣青年高手倒是没说,不过却言道五岳剑派能够入他眼睛的只有一个半,衡山莫大算是半个,余下嵩山左盟主算是一个了。”

    大汉问道:“左盟主武功高绝,这是人尽皆知,不过衡山莫大,我看还不如他师弟刘正风。”

    余者皆是附和点头称是,又搬出莫大回风落雁剑能刺3头大雁,刘正风能刺5头大雁的陈年旧说。

    林平之默默吃菜,心头对这些江湖人物很是鄙夷,如果衡山莫大的武功还不够高,那刘正风个的武功会有多强?

    众人讨论过半饷,中年问道:“那个青年有多厉害,长得什么样子?”

    老者回道:“多厉害不知道,不过听人说道,一间小店被撕碎了,不过也没人见到,还有人传闻小店中有一滩血迹,不过没有见到莫大或是青年尸体。”

    陈锐听此,心中一顿。

    好家伙,倒是会装死,不过身中雄霸天下刀气,恐怕很难轻易动武。

    “至于青年长得什么样子?”

    老者指着陈锐说道:“差不多和这位青年一般,都是穿着白衣,年龄二十左右。”

    咳咳,咳咳。

    林平之狂咳嗽不止,像是被酒菜给呛住了。

    众人看向这边,陈锐平淡微笑。

    没谁认为眼前这个白衣青年就他们口中的青年高手,毕竟无人认为青年高手会来这里找死。

    他们只是当做某个青年高手想要邀名而已,这种人江湖上重来不缺少,往往挑战者都是以死亡结果告终,但是邀名成功所得到的名利也是大的惊人,这才使得武林中总是有些青年才俊想要将名宿当成踏脚石。

    衡阳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到半天时间,陈锐纵论五岳剑派的言论传的是沸沸扬扬。

    “华山岳掌门贺!”

    一声震天长唤,响彻刘府。

    陈锐看向前方不远处的岳不群。

    面如冠玉,颊下五柳俘须,一脸正气,身上轻袍缓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甚是潇洒。

    好一位君子剑,倒是一副名门正派君子模样,儒雅非常,丝毫没有掌门架势,使人如沐春风。

    刘正风得到讯息,又惊又喜,武林中大名鼎鼎的“君子剑”华山掌门居然亲身驾到,敢忙迎了出来,将岳不群极其一众弟子接进去。

    陈锐看到老岳,心中一叹,虽然是看不上岳不群,但是对老岳还是十分同情。

    空有想要振奋华山的心思,却没有厉害的手腕和谋略,着实可惜。

    “走吧,吃够了吗,跟我去看看好戏。”

    陈锐不由分说,径直带着林平之向刘府内门进去。

    悄无声息,没人发现陈锐和林平之是何时进入刘府内门,扫视一周,便选中特殊一个角落坐下。

    为何说是角落,那是因为他发现了曲非烟和曲洋二人。

    曲洋一眼瞧见陈锐缓步向他们这一桌子走来,心头惧骇,他已经易容,怎么会被白衣青年发现。

    还有陈锐没死,怎么可能?

    陈锐感觉曲洋紧张情绪,手中还捏起一把细弱毫毛的黑血神针,正对着他。

    “不用轻易动用自己的暗器,我不想杀你们,否则我保证第一个死的肯定是你的孙女。”

    陈锐恶狠狠道,双手也不知什么时候就摸到曲非烟的脸上,揉了揉她娇嫩的小脸蛋。

    “你不要揉我的脸,我最讨厌别人揉我的脸了。”

    曲非烟嘴巴撅起老高,十分不满陈锐动作,但是自己爷爷杏命在捏在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白衣青年手中,也只能忍着。

    曲洋见陈锐没有其他动作,放下心来:“公子说笑了,公子武功高强,如果要杀我们,早在客栈就下手了。”

    “你知道就好。”

    场中觥筹交错,五岳剑派各派代表人物都来到为刘正风庆贺,唯独没有嵩山派。

    忽然,异变横生。

    只听得门外砰砰两声铳响,跟着鼓乐之声大作,又有鸣锣喝道的声音,显是甚么官府来到门外。群雄一怔之下,只见刘正风穿着崭新熟罗长袍,匆匆从内堂奔出。

    朝廷官员到来。

    怎么会有官员来此?场上群雄心中顿生疑惑。

    “微臣刘正风听旨,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雄反复擦亮眼睛,还是没有看错,他们错愕当场,寂静一片,怎么会?

    刘正风投靠朝廷了!

    “爷爷。”

    曲非烟拉扯曲洋的衣袖,显然曲洋还未回过神来,也被这一幕给震惊到了。

    曲洋久久不语,看了许久,发出一声哀叹。

    陈锐眼中略带笑意,怪不得,金盆洗手大会极少有人出手帮助刘正风。

    刘正风投靠朝廷,在诸位群雄眼中是深深的背叛,此举完全将他于江湖割裂开来,看似想要退隐,其实是自毁根基,断了自己后路。

    哼!

    不少群雄豪杰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当刘正风接完圣旨之后,才见的嵩山派人姗姗来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