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三章 琴中藏剑,剑发琴音

    陈锐和小尼姑仪琳刚刚坐下,便有打量目光投来。

    大部分的目光则是看向了仪琳,着实是没有见过这么美貌的小尼姑,才生的生的十七六岁,就身形婀娜,虽裹在一袭宽大缁衣之中,仍掩不住窈窕娉婷之态。

    众人心中大感觉可惜,这样一个清丽绝俗的少女却当了尼姑。

    不少目光也在打量陈锐,只是生的俊朗一副书生模样,也貌似没有什么武功在身,看了几眼就转向其他。

    仪琳扯着陈锐宽大的白色衣袖,遮挡自己的俏脸。

    陈锐却是将衣袖拿开,调笑说道:“看到了觊觎的目光吗,恨不得当中将你扒光,这就是人杏中的恶,今天,你就好好瞧瞧。”

    “美貌本就是天赐,你不应该遮挡,相反你要大大方方的展现出来,就像魔教东方不败,她的美,天下谁人敢觊觎,谁有敢看它一眼!”

    嘣!

    当当东方不败一词说出,枯槁老者的胡琴也被弹断一根,全场死寂一般。

    众人这才纷纷侧目打量起这位平平无奇的白衣青年,有些人者悄然退场离开。

    他们都不是傻子,相反活到这么久的老江湖,不会忽视东方不败这几个词的威力,但是现在更有人敢当中说出这个武林禁忌。

    此人不是傻子,就是隐藏高手,而他们更愿意相信后者,因为不相信的活不到今天。

    仪琳不明白东方不败这个词的含义,竟然能够令这么多江湖人士收回令她脸红的目光。

    “东方不败是谁?此人这么厉害,能够令这么多群雄退走,如果有东方不败的帮助,他的父母一定能够解救出来。”

    角落中一名驼背的青年,默默喝茶掩饰脑海中的浮现连篇。

    在一旁还有两位一老一少正在喝茶,不过当他们听到东方不败这个词却是一顿,放下茶杯不动声色观察起这个大胆的白衣青年。

    “爷爷,此人是谁,竟敢直呼教主名讳,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

    略显年轻的少年向老者问道,声音清脆,而且脖颈之下也是一片白腻,看样子是位少女。

    老者压低声音呵斥道:“少管闲事,江湖之中也多有我没见过的高手,不要轻易招惹,而且此人身边有如此绝色,还能安然无恙行走江湖之中,定有他的本事。”

    少女却不服气爷爷的教训,昂首使劲瞧着陈锐,要把他看出花样出来。

    陈锐静静品茶,缓缓说道:“快点吃吧,这里的素点心还能充饥,吃完之后,我们去刘正风家。”

    仪琳此行目的便是和师父去刘正风家里面观摩金盆洗手,不料陈锐也是去哪里,以他的武功,恐怕会生出什么岔子。

    仪琳小嘴被塞的鼓鼓的,赶紧咽下,问道:“施主,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陈锐一笑:“陈锐,陈锐的陈,陈锐的锐。”

    仪琳却是接不着这个梗,所有心急表情都写在脸上:“陈大哥,你要去参加金盆洗手干嘛?”

    对于小尼姑的攀交情,陈锐有些受用:“当然是把他们所有的人全部杀光。”

    仪琳见过陈锐的武功,仅是一刀就把田伯光那个胤贼给杀了,怕是连她师父也做不到,着急说道:“能不能不杀我师父不,是所有人都不能杀。”

    “不行,该杀的还是要杀的,而且要正大光明的杀。”

    陈锐这一桌自然是关注的焦点,说出的话语自然是被人听到了,当下便有人站出来呵斥道:“无名小辈,怕不是初出茅庐,就敢大言不惭,还杀五岳剑派掌教人物,你”

    魁梧大汉接下去的话并未说出来,因为其脖子上面有一道空洞飙血。

    在场所有人都看到了,陈锐只是轻点茶水,随便一弹,一滴水珠便已经快速洞穿大汉的脖颈。

    弹指杀人,恐怖!

    这般实力杀掉在场众人犹如宰鸡一般,更为恐怖的是端坐的白衣少年眼神淡漠,看来绝不是善类。

    大半时间,小店之中人已经走了许多,隐隐听见有人说道:“这杀的是一字快剑门的刘武,端是一名高手,怎料死于无名之辈手中,我看着一字快剑绝不会善罢甘休,这青年怕是怕活不过明年。”

    “蠢材,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这刘武想捧五岳剑派的臭脚,却不料遇上无名高手,却是活该,你离我远点,这强人还在身前,你就敢乱说话”

    陈锐自从晋身超一流高手,耳力不凡,这周围的声音皆是逃不过他的耳朵,除却小店周围众人。

    这里还有三人值得注意,衡山派莫大,驼背青年林平之,还有一名无名老者和他身边的少女,推算时间应该是曲非烟和魔教长老曲洋。

    陈锐这般出手却是逃不了无名老者和他孙女的注视,曲非烟看向爷爷曲洋,其中询问之色,不语言表。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少林的拈花指劲,火候练得十足,柔中带刚,十分强劲,一指便能轻易断人杏命,此人我不能及也,以后看到这个青年就跑,懂吗?”

    曲非烟这时十分安分的听话点头,因为她看见爷爷眼中的凝重。

    “江湖中什么时候出了这般年轻高手,太过可怕,怕是又要刮起血雨腥风了”

    曲洋默默叹道,眼睛不离陈锐。

    陈锐看向莫大,只见莫大起身收拾,似有离开之意。

    “潇湘夜雨莫大先生,久闻大名,何不吃一杯茶在走。”

    陈锐拈花指力轰然爆发,轻轻一弹下蕴藏刚柔之劲,桌子上面的茶杯轻飘飘飞向莫大。

    莫大看出其中门道,丝毫不敢怠慢。

    铮!

    手中胡琴拔出,薄薄的剑片之上便赫然听着一杯茶水。

    “阁下武力非凡,这杯茶水我却受用不起,回敬阁下。”

    剑光一闪,又是铮的一声,茶杯陡然激射而出,奔向陈锐。

    嘭!

    水杯在半空之中爆炸,却没有任何水花四溅溢散,莫大见此,浑浊目光一凝,青年功力太过可怖。

    陈锐向来不喜欢推来推去客气,直接运功将茶水爆裂,他拍手称赞道:“琴中藏剑,剑发琴音,衡山莫大先生回风落雁剑果然不同凡响,我没白来。”

    “莫大师伯,贫尼是衡山派定逸座下弟子,请师伯救我。”

    陈锐与莫大说话之际,却有一声娇嫩声响,打破沉寂。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