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斩业杀生

    雄霸天下。

    阿鼻道三刀。

    这两门刀法都可以说是至高刀法,也是武林中无数刀客梦寐以求。

    天下第一中,归海一刀本就是习得霸刀的超一流高手,但是练习雄霸天下之后,江湖上少有人能制。

    也就是少林寺中了结这种德高望重的大师能够降服,而且在之前,归海一刀之父归海百炼可是少林高僧了结,天下第一剑客剑惊风的结拜大哥。

    归海百炼入魔之后,这两人可是联起手来都不能制服他,可见其实力不同凡响。

    陈锐在心中猜测,如果归海百炼并没有死,或许这天下第一的位置还不知花落谁家呢。

    “水月庵?”

    这正是归海一刀之母路华浓的居所,其中也是藏有雄霸天下,阿鼻道三刀之地。

    作为曾经的锦衣卫指挥使,水月庵自然逃脱不了陈锐的查探。

    陈锐穿过一片茂密的林海,便看到远方有一处竹屋。

    竹屋装饰淡雅别致,旁边能见到溪水潺潺之声,倒好是一副世外桃源的隐居之所。

    不知为何,陈锐并没有想着刀法,而是想起前世也曾想过在一处美景之处隐居下来,可其中花费却令人望而却步。

    估计在这里建一所这种竹屋,花销也是不少。

    陈锐笑了,将脑海中想法散去。

    靠近竹屋,一阵幽香飘来,还伴随着吟诵佛经的禅唱,陈锐追寻声音走进一处佛堂。

    清雅的佛堂之中,一位中年女子手持佛珠,对着上方的观音禅唱。

    陈锐端详路华浓,她此时并未出家为尼,还是身披青黛,样貌并不出色,但是气质慈悲安详。

    陈锐将手中弯刀一提,心头毫无大意,这位看着是慈悲相,但是武功却是不俗,一身精湛的玉女剑法,号称三尺无敌

    这非夸大,有煊赫的战绩为证,能在一名绝世刀客的背后暗杀之,就证明非是凡人。

    “施主来此,有何用意?”

    路华浓出声问道,手中念珠不停,背对着陈锐。

    “除魔!”陈锐回道。

    “尘室空明,哪里来的魔?”

    路华浓不知道陈锐来意,不解问道。

    “佛语有悠:见障为魔,你心存执念,便是为魔,所以吾今日特来除魔。”

    陈锐语气微顿,做悲天悯人状,缓缓说道。

    路华浓心头大震,语塞不能,缓缓睁开眼睛,转过身来,问道:“阿弥陀佛,方外俗人心怀罪孽,不知施主有何教我。”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以自然。

    故,顺其自然,莫因求不得而放不下。”

    陈锐将缓缓将仓央嘉措的问佛语句说出,他不信路华浓这个修行之人听不出其中酉味。

    陈锐并不想直接强取阿鼻道三刀,不问自取是为贼,作为一个有追求的反派,面子里子他都要。

    当然如果路华浓不肯,那就要凭借手中刀来取,陈锐不介意欺负老弱。

    果然,路华浓听到禅语,手中的念珠已经掉了下来,身子倒退两步,两行清泪流出,闭目不知道在思念什么。

    “阿弥陀佛。”

    “不知大德在此,我怎....”

    路华浓虽然不解陈锐为何江湖打扮,但是凭借刚才的禅语,是她在所有佛经中没有见识过的,能够悟出这般禅语可见来人修行高妙。

    “放下执念,便是修行。”

    “敢问大德如何才能放下执念?”

    路华浓对陈锐已经行了跪拜之礼。

    “阿鼻道三刀!”

    陈锐揭开此行目的,直接说道。

    路华浓抬起头来,一脸惊诧,然后上下打量陈锐装扮,尤其是在陈锐的弯刀中看了许久。

    “痴儿,座亦禅,行亦禅,这般道理你都不透,念得是什么经文,修的又是哪门子佛。”陈锐毫不犹豫,劈头盖脸的呵斥道。

    转而又说几句:“佛祖尚有化身千万,吾为何不能如此,心中有佛,哪里都是修行,躯壳只是渡世筏子而已。”

    路华浓面露羞愧,的确只是简单道理,为何自己修不到,参不透,思索片刻:“不知大德为何知道,我这里有阿鼻道三刀。”

    “我师兄了结。”

    陈锐面面不改色,继续忽悠,又扯出了结来当做虎皮。

    “原来...”

    “不过阿鼻道三刀乃是魔刀中的魔刀,大德能够轻易降服?”

    “我有佛心一颗,久恋红尘顿锁。他日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区区魔刀,岂可动摇我的心智。”

    路华浓已然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经典佛家谶语陈锐是张口就来,令她难以不信服他的身份。

    “大德志向远大,非我这般俗人能够理解。”

    路华浓转身去了佛堂深处,待了片刻,又从箱子中翻出意见红袍,捧来递给陈锐。

    “施主,请好自为之!”

    陈锐并没有动手去接,疑惑问道:“为何?我哪里出了破绽!”

    路华浓轻轻摇头,缓缓说道:“刚才,我待了片刻,仔细思索发现其中一个破绽,便是了结大师。”

    “那你为何还要将阿鼻道三刀交给我?不怕我...”

    “论及佛家修为感悟,我不及你万一,而且我观你心中有佛心,所以交给你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同时我也是心存私心,我不想我的孩儿再继续走上他父亲归海百炼的道路。”

    “阿弥陀佛!”

    路华浓缓缓低下头来,只是地板上留下数点湿意。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你请放心,今日之情,我必定报之。”

    陈锐接过路华浓手中红袍,正色说道。

    路华浓将红袍交给陈锐,缓缓道:“希望施主,走向正道,不要轻开杀戮!”

    “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陈锐也仿佛进入角色,转身后缓步说了一句。

    “我本纯良,却奈何这个吃人的世界...”陈锐心中暗暗想道。

    不过想起路华浓刚才说他有一颗佛心,陈锐却是想笑。

    佛心没有,一颗砰砰跳的心脏倒是有。

    佛心这个东西,与他无缘,不过观他即将要干的事情怎么看怎么像魔头。

    佛心如何,魔心又如何,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就是“好心”。

    当然这句话他说不出来,是某位哲人说过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