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小孩子才会选择

    “噗!”

    陈锐脸色涨红,青筋爆出,,随之便是一口鲜血喷出,这化为实质的杀意像是一把大锤轰击他的胸膛,瞬间就把他的心脏要轰裂一般。

    他拿起长刀撑地,但是周围的气劲一紧,像是四面围墙立刻向他挤压过来。

    “嘣!”

    精钢长刀应声而断,化为四截。

    陈锐感觉已经到达了自己的极限,这样下去,别说武功,连命都没有,他受不了,他想要说出成是非的事情,但是却惊诧于自己竟然不能说出话来。

    陈锐脑袋发蒙,迷迷糊糊,不知道这是不是将死的前兆,忽然,周围的杀意和气劲骤然消失。

    陈锐体力不支瘫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呼吸,眼神中闪过一丝深深杀意。

    “好,好,就是这样的杀意。”

    古三通兴奋鼓起手掌,像一个小孩子一样,饶有兴趣看着陈锐的神情变化

    “我喜欢,我喜欢你这个人,就像我当初第一次见到朱铁胆的时候一样。”

    “而且老天有眼啊,终于送给了我一个像老朱那样阴险狠毒的人才啊。”

    “小混蛋,你很不错,懂得隐忍,有自知之明,而且你那眼神就像朱无视一样,都是阴狠隐忍。”

    “你知道吗?天下人都认为我在武功上面输给了朱铁胆,但是错了,大错特错,我是输了,但我输给他的不是武功,不是武功,我是输的是谋略和心计,而他懂得取舍和牺牲,他知道用什么去换取什么”

    “我很看好你,你很有潜力,而且在某些方面完全不输于朱铁胆!”

    闻言,陈锐不知道这是夸自己还是在损他。

    说着,瞬息之间,古三通便来陈锐身前,一掌拍出,一股精纯博大内力灌输陈锐的奇经八脉。

    陈锐察觉身体中损坏的经络立刻便修复完好,赶忙做下运功疗伤。

    片刻之后,伤势已经痊愈,不仅如此,陈锐还感觉自己内力有所提升。

    助陈锐运功疗伤之后,古三通便盘膝闭目,缓缓说道:“我可以我把毕生的武学都传授给你!”

    陈锐内心大喜,这古三通可是个武学宝库,八大门派武功样样精通,而且身怀两大绝世武学,吸功大法和金刚不坏神功。

    “老猪猡永远也想不到,我会找一个和他一样阴险的传人,哈哈,我不管你有何居心,有何目的来到这里,只要你给我杀了朱铁胆,我就传授给你神功绝学。”

    笑完,眉眼一睁:“但是,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你这种要防着一手,就像我当初防着老猪猡说金刚不坏神功只能使用五次。”

    “我学过无数武功,但是要想杀掉老猪猡,只有两门绝学能做到,金刚不坏神功,还有吸功大法。”

    “这两门神功,你只能学一门,三年之后,你能够带回来朱无视的手指,我再教你另一门武学。”

    陈锐茫然,防着他,还要留一手,果然是顽童,内心本杏还是没改。

    不过选择嘛只有小孩子才会做选择,他只会全要!

    陈锐调理内息完毕,捡起地上一块刀片,嘴角挂着上扬弧度:“古前辈,难道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素心,朱无视之间的事情吗,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还有一个孩子活在时间吗?”

    古三通回想自己和素心的往事,推算时间。

    “咔呲!”

    古三通盘膝坐下的石床崩碎龟裂痕迹,脸上错愕,随之,扬头抬眼望向陈锐。

    “唰!”

    目光如刀,神光爆射,其中凝聚比刚才更为强烈的杀意,化作汪洋大海,而陈锐这条小船仿佛置身于惊涛骇浪的汪洋之中,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一个浪头就能令他粉身碎骨。

    陈锐还是平淡笑容,手上把刀片架在自己脖子上,缓缓说道:“这次用不着前辈动手,晚辈自己来。”

    刀片架在脖子上割出一道血丝,看上去不像是作假。

    “你?”

    瞧见古三通憋屈无奈的样子,陈锐笑意更甚:“前辈,不要想着什么威逼招数,既然你都说我和朱无视一样杏格,那我自然不会屈服,更何况前辈怎么知不知道,我已经做了万全之策,如果没有按时回去,你的儿子,呵呵”

    古三通刚才是真正动了杀心,而且心中想要用魔道手段逼迫陈锐说出情况,但是听到陈锐之语,便消了心思。

    此子心智甚坚,从刚才他用内力压迫陈锐而不屈服就可见一斑,现在不能强行动手,古三通心中暗暗想道。

    现在形势完全逆转,谁为鱼肉,谁为刀俎?

    “哈哈,哈哈”

    现在却是轮到陈锐笑了,笑的虽然没有古三通的地动山摇,但语气戏谑,气的古三通那叫一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嘶!”

    陈锐时机成熟将准备好的纸笔拿出来,用内力送到古三通面前:“金刚不坏神功,吸功大法,八大门派武功,写完之后,我自然会把所有情报告诉你。”

    形势不比人强,古三通能怎么办,只好写,看见他运笔如风,陈锐补了一句:“不要耍花招,因为我会先将这些东西给你的儿子修炼。”

    古三通一顿,立刻将一张写好的纸丢弃。

    陈锐不厚道的微笑,有种欺负老人家的感觉。

    将写好的秘籍用系统检查一下,确认无误,没有耍花招后,陈锐将成是非的情报告诉古三通。

    “老天待我不薄,待我不薄啊!”

    “我还有一个孩子,他叫成是非,他现在已经十八岁了。”

    “朱无视,我赢了,我终究是胜过你,你输了,你输了。”

    古三通笑的像一个孩子,兴奋的手舞足蹈,来来回回在牢房中踱步,有时还要跑到陈锐面前诉说分享他的喜悦。

    可怜天下父母心!

    陈锐眼眶有些湿润,他想起了自己在地球上的父母,不知道他们情况如何,自己还有机会在见到他们吗?

    稍一屏息,陈锐抛弃那些念头,再次铁石心肠起来。

    “前辈,我可以承诺你,两年之内,我必定将你的儿子古三通送到你这里来。”

    “但是你也要答应我,这两年之内不得离开天牢。”

    其实陈锐内心是想要将古三通放出去的,再设计利用古三通干掉朱无视,不过考虑到以目前陈锐的实力,计划会出太多风险和意外,而且以现在的古三通能不能打得过朱无视还是未知数,毕竟被困十八年,每日一蜘蛛昆虫为食,根基早已受损。

    还有一点就是如果古三通出去,陈锐完全掌控不了他,万一想起今天将其玩弄于鼓掌的事情,暴起将陈锐除掉怎么办。

    这点风险虽然很小,但风险终究是风险,他的生命高于一切。

    除此之外,他原本打算要古三通毕生功力,但是传功之时,古三通给他玩一些手段怎么办。

    所以也就打消这个念头。

    “嘭!”

    古三通悍然出手,周遭气息一窒,气浪翻滚卷起灰尘无数。

    灌满铜浆的墙壁顿时被其轰的四分五裂。

    “你敢违背誓言,下场就如同此墙壁!”

    陈锐点头答应。

    不过生死操之他人之手,智者所不取也。

    两年时间,够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