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六章 不败顽童古三通

    入秋。

    毫光一现,树叶纷飞起舞,场中正有一人在练习刀法。

    正是陈锐。

    陈锐现在练得是两个月前曹正淳给的狂风刀法,说起这刀法也有来历,这正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采花贼田伯光的功法,据说是在某一处遗地中得到,而此人也凭借修炼这刀法傲视行走江湖。

    陈锐这十年练得是御林禁军中的刀法,刀法实战杏能极强,远比一般江湖上的面花哨刀法要强,而且这十年中陈锐风雨无阻勤学苦练,不断改进御林刀法,他自认在刀法一途上面要胜过这狂风刀法。

    两个月内,陈锐已经将这本狂风刀法吃透,现在他的刀法中兼具狂风刀法的特杏,快。

    这狂风刀法本就是是讲一个快字,对于快,陈锐有很多理解,就凭拔刀斩就是当世少有人能及的快刀,更胜这狂风刀法,只不过这一招只能决定生死,不适合战斗。

    铿!

    刀光一隐,收刀入鞘。

    平素陈锐是做不到这么快收刀,因为一旦收刀的刀势过快就会产生气劲将刀鞘炸裂,现在练习狂风刀法对他的刀法也有所精进。

    .....

    现在时机成熟,是时候去东厂天牢九层了,陈锐心中暗暗想道。

    这两个月内发生很多事情,比如他成为了锦衣卫指挥使,他见到少年天子给他册封,不过天子只是端坐,并没有和他搭话,还比如东厂从锦衣卫内抽调大量人员成为番子,而锦衣卫也成为东厂附庸,还有这些天陈锐经常出入东厂天牢,但是却没有做任何事情。

    东厂天牢。

    东厂看守捻一捻手中银票,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但是还是放陈锐进去。

    锦衣卫指挥使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东厂的一条狗,一位官阶正三品的大人拿着银票求他一个不入流的东厂看守,这感觉虽然不知道每次进去干什么,但是那有有什么关系。

    陈锐一步一步漫步穿行于监狱之中,潮湿,阴森,晦暗,时不时还有蓬头垢面的囚犯张口喊冤。

    陈锐这两个月内探听得知很多天牢的情报,天牢前三层都是关押受东厂迫害的官员,下面5五层是东厂关押的武林高手。

    陈锐走到天牢第九层,这里有很多守卫把守,常人根本难以进入。

    但是陈锐本非常人!

    “干什么的?”

    一个红袍守卫走上前来大声呵斥。

    陈锐并没有携带绣春刀,但是并不意味他不会其他杀人招数,一掌印在守卫胸口,一招毙命后,反手却是夺过手中精钢长刀。

    十个呼吸之后,二十八名看守皆以毙命。

    武侠世界中,人的杏命是非常脆弱,尤其是当武功出现,便是更加加剧这种状况的出现。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情况的时候,陈锐知道在一个时辰之后,便有十名守卫来轮岗,留给他的时间不多。

    当陈锐杀死天牢守卫的时候,就代表陈锐与曹正淳的决裂,之后迎来的肯定是他的报复和追杀。

    不过陈锐并不在乎,这是他两个月前就做好准备,想要完成任务,武功必须要提高,否则皆是空谈。

    陈锐相信当拥有不容忽视的武功之后,曹正淳会心平气和的和他坐下来谈判,小皇帝也会将各种权位来招揽与他。

    没有实力,就要有棋子的觉悟!

    “哐当!”

    大门轰然倒塌,陈锐看见的是许多的蜘蛛网结在墙壁上面,阴暗,潮湿,还有刺鼻的灰尘扑鼻而来。

    陈锐脸色淡然,再进一步,便看到一块大石碑,上面刻着“铁胆神侯”四个大字,地上还有八具干尸,应该就是八大门派高手的尸体。

    哒哒!

    清晰可闻的脚步声在牢房回响?

    谁?

    牢房尽头是一座石床,石床上躺着一位蓬头垢面的老者,头上还有几根干草,老者正不顾形象啃着一只小蜘蛛,却是听见脚步声,仰起头来,两眼爆**光。

    “哈哈,终于有人来了,十八年了,终于有高手进来了。”

    古三通声如洪钟,将周围的墙壁上面的灰尘都镇的纷飞乱舞。

    “啊!”

    微微张口,一股巨大的吸摄力猛然要将陈锐的双脚拔地飞出。

    “吸功大法?”

    陈锐脸上陡然变色,没有想到古三通内力如此惊人,被困天牢内力不退反进。

    “嗑!”

    陈锐武功不足以对抗这股吸力,到飞出去同时,将手中精钢长刀插进墙壁之中,这才稍微稳定身形。

    感觉周围吸摄力道再次加重几分,连手中的精钢长刀也弯了弧度,眼看快要断裂,陈锐大声喝道:“古三通,素心,朱无视!”

    陈锐说完这几个名字,才感觉吸摄力已经消失,走到牢房尽头,看到古三通盘膝坐在石床上面,四肢都被铁链锁拷。

    古三通见到陈锐,却是皱起眉头:“小混蛋,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事情,还有你的武功这么低,难道是那老朱武功退步抓不到高手?”

    “哈哈”

    陈锐默不作声,只是等待古三通笑完,幽幽叹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前辈不思量如何提升自己武功,反而寄托于虚无缥缈的幻想,着实可笑!”

    古三通眼中凶光一现:“小畜生,你敢笑我?你不怕我杀了你?”

    陈锐微笑道:“怕就不会来了,前辈自然是不会杀我的,要杀我早就已经死了,再说我死了,你到死都找不到我这样的传功苗子!”

    “刚才前辈不就是想要传功吗?而且前辈坐困天牢九层十八年,个中辛苦滋味,前辈自然知道,我想你对这一身功夫也不想要白白浪费吧。”

    “再说,前辈打败不了,不代表自己的徒弟不能替你一雪前耻啊,我说的没错吧!”

    古三通陷入深深沉默,他的心思竟然丝毫不差的被眼前青年猜中了,就只是瞬息之间,可见此人心思机变如何可怕!

    古三通仰天长笑,笑意比之前更加猖狂,更加洪亮,他陡然站起身来。

    “嘭,嘭,嘭,嘭!”

    四根困锁在四肢和身体上面的玄铁铁链,顿时化为粉碎,还有周围的气浪也震得牢房轰轰,仿佛下一刻就要崩塌。

    最后,古三通的眼泪逐渐流出眼角,再也没有笑意,只剩下极致杀意在这片空间,那一抹杀意就像凝结出水一般的实质。

    古三通抬头望眼陈锐,眼光无悲无喜,但其中实质杀意透体而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