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四章 屠龙

    陈锐看着青龙,这位在锦衣卫中这位明面上武功算是最好,所以被册封为锦衣卫指挥使,官号青龙。

    至于为什么说明面,那是因为陈锐在去年比赛时保留了实力,如果全力出手他有把握拿到这个身份。

    同时陈锐也怀疑青龙貌似就是和铁胆神侯眉来眼去的那波人,毕竟朱无视的一副忠肝义胆的外衣太过唬人。

    陈锐和他们攀聊起来,才得知原来他们都得到小道消息,曹正淳想要收伏锦衣卫。

    说道曹正淳,便听到一声尖叫公鸭嗓大喊道:“锦衣卫指挥使听令,太傅赵审言密谋造反,皇帝命你火速缉拿其相干人等,不得有误。”

    青龙在确认印信无误之后,才心不甘情不愿答应走这一遭。

    陈锐不得不敢叹,皇帝的政治手腕高考,借东厂之手除掉自己的自己第一个掣肘。

    为什么说太傅是掣肘,那是自然是因为朝政把持在太傅等几个先皇顾命大臣手中,形成臣强主弱的局面,而且在这几个顾命大臣都是合力对付皇帝,小皇帝想要拿回权柄可不容易,那只好借东厂这把刀来破局。

    而这般做也有好处,将东厂推到前台吸引火力,广积粮,缓称王可是老朱家的优良传统,同时塑造自己昏庸无能的形象在当下这种局面更有优势,其他人也会对皇帝更放心

    陈锐看着青龙携带人马去了太傅府邸,又瞧着前方太监贾精忠的身影,想起三天前贾精忠给自己的书信。

    信是曹正淳写的,上面是写的是说如何渴求人才,封官许愿,画下大饼,比如如果投靠他就可以执掌锦衣卫,但是不是前提是将锦衣卫青龙给杀掉。

    陈锐不知道曹正淳是否给其他两位白虎,朱雀写过,不过没见他们提及,或许是还在观望之中。

    但是自己如果想要搭上曹正淳,这算是一条不错的线路,不过他怎么感觉系统总是把自己往反派上面逼。

    想想正派那么受人拥戴,而反派却是躲在阴暗中被人唾弃,成为各路主角的踏脚石,这待遇,唉,看来他还是要向朱无视多多学习。

    陈锐的身形隐没在黑夜之中。

    太傅府邸。

    青龙携带大明十四势进入太傅府邸如进入无人之境,因为赵审言豢养的家兵完全不是青龙的对手。

    陈锐有些奇怪,为什么作为正义象征的朱无视为什么不来解救赵审言,思考片刻后,陈锐有了些许猜测。

    在江湖上陈锐并没有听到有天下第一庄和天地玄三位密探的消息,这代表他们还是可能在训练,而朱无视手中并没有得力助手,但是想一想之后,便否定了答案。

    最有可能的便是朱无视和先皇遗留下的顾命大臣集团不和,因为这些大臣也是当年阻止他上位的那群人,毕竟文官集团推崇的都是嫡子继位,而朱无视的是由宫女所生,皇位怎么派也轮不到他。

    同时当年那群文官集团极力阻止朱无视赢娶素心,在朱无视的心中不嫉恨就不错了。

    青龙看着太傅赵审言,尽管他知道这个人很可能没有罪,但是皇命难违,锦衣卫只是一把刀。

    大明十四势的忠字刀出,血光一溅,人头落地。

    青龙关上了房间的门,不过却是看到倒在一地的锦衣卫,这些是他刚才带过来的人马。

    糟糕,出了变故。

    长街之上,黑夜漫漫,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影。

    青龙已经察觉出了气氛不对,但是他并不担心,因为天子脚下,很少会有江湖高手出现,禁军和锦衣卫的弩阵可不是吃素。

    青龙看见玄武在月光下的斜影,缓缓说道:“我没有想到是你,玄武。”

    “不是我还会有谁?”

    “白虎,朱雀,还有你玄武三人收到信后,我怀疑过他们两个,但唯独我没有怀疑过你。”

    “当初私自杀了武当弟子,夺取功法,还杀掉了你手下的锦衣卫,这些事情是我替你帮你瞒下的,要不然你以为凭借后背的一道伤口就能混过去吗?”

    陈锐愕然,苦笑道:“抱歉,我有任务在身,不得不杀你,不过每年今天我会去看你的。”

    他并不是个朝令夕改的人,一旦做了决定并不会轻易放弃,却听见青龙说道:“我们比试过,你杀不了我!”

    陈锐不答,对于青龙的话他是认同的,他们两个的武功大概伯仲之间,如果要说胜过青龙很有可能,但是要做到击杀,不让他逃掉这却是不现实。

    所以陈锐想到一招,这一招是他风雨无阻练了十年之久,这十年之间,没有人见识过这一招,因为陈锐根本没有用这招杀过人。

    拔刀斩!

    这是陈锐十年前想到的招数,在锦衣卫内很少有人使用剑术,很可惜他并不在其中,在十年前他就曾想,自己如果没有绝招对敌吁么办。

    那只有自己创,这并非没有先例。

    阿飞在深谷幽林之中练习刺剑术,只会一招刺,还有傅红雪也是通过十八年的勤学苦练,学会一记拔刀斩。

    这两人都是属于精通一招的人物,但是死在他们兵器下的武林高手不计其数。

    不怕千招会,就怕一招熟!

    这种精通于一招的人是非常可怕的,他们拥有惊人的毅力,往往消耗十多年乃至数十年的时间只是为了将一招臻至化境。

    在他们还没有出手之前,你就已经输了。

    这句话可以很好的诠释这种精通一招毅力之人。

    与他们这种对敌的人,往往输给的他们的不是武功,而是输了那一份毅力和专注。

    陈锐每天花在刀法上面的一半时间,都是在磨练这一招拔刀术。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青龙已经拿出了大明十四势中的信字刀,飞身向陈锐冲来。

    陈锐没有理会青龙的身影动作,只是缓缓闭上双目。

    漆黑的长夜湮灭陈锐身形,只能见到一柄如雪绣春刀立在地面。

    陈锐脑海中想起一把刀,一个人,一首歌谣。

    一个英俊如冰山的跛足男人手中握着一把刀,一把很奇特的刀,漆黑的刀,刀柄漆黑,刀鞘漆黑。

    “天皇皇,地皇皇。眼流血,月无光。一入万马堂,刀断刃,人断肠!天皇皇,地皇皇。泪如血,人断肠。一入万马堂,休想回故乡。”

    青龙已经感觉到了陈锐周身的气势发生了变化,变得凝练,沉静,黑暗,他每进一步都很阻塞艰难,仿佛前面就是地狱之门。

    但是青龙却没有半分高手的心态,将大明十四势中的暗器飞出,他要破坏陈锐的蓄势。

    陈锐身体有些颤抖,他的手握的很紧,青筋爆出,但是拿刀的手却是很稳。

    感觉暗器袭身,陈锐身形不退反进,躲过暗器,向前迈出一步。

    铿!

    黑夜十分安静,漆黑中乍现一抹银芒,血煞之气三尺可闻,

    拔刀斩!

    刀出。

    即分胜负,也决生死!

    快,快如闪电,无与伦比的快。

    快到青龙只看到了陈锐的刀光,却没有看见陈锐的刀。

    青龙仿佛见到了漆黑如墨的夜,向他卷席而来。

    龙死!

    陈锐出刀后,却是用刀支撑身体,单膝跪地,大口大口的喘气,头上满是大汗。

    这记拔刀斩抽空了他所有的精气神。

    他只能挥出一刀,所以只能用来决生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