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枪与拳头

    “好,我知道了。”

    洪文刚挂断了电话,对面讲的是,陈锐干掉了屠宰场的那群韩国佬,把阿猜给放了。

    他的眼中隐逸,厉芒闪烁,手里的拐杖不停敲击冰冷的地板,当初听到陈锐接触泰国其他势力时,他就留了个心眼,果不其然,还是背叛了。

    先是他的弟弟洪文标,后是陈锐,下一个会是谁?

    洪文刚环视四周,那个飞到手吗?记得他是和陈锐同一时间进来的,过了多久,陈锐就背叛了,他会多久?

    “砰!砰!砰!”

    洪文刚的收账重重敲击地面,解开脸上的口罩,一边灰白的刘海遮住眼神:“你们还有谁?”

    在场的众人不明觉厉。

    说完,洪文刚觉得好受些,这些人都该死,弟弟不能理解他,抚养他长大,要他一颗心脏怎么了,又不是要了他的命,不是会给他电子心脏吗,他这么多年也这样过来了。

    还有陈锐,要不是自己当初在柬埔寨救了他,他早就被人给喂狗了,给自己当狗不好吗,背叛了自己,简直是该死,这种人怎么这么不懂得珍惜。

    等他换了心脏,他会收拾他们,把身边的不忠诚的狗都清洗一遍。

    洪文刚走到弟弟洪文标的身边,一动不动的看着,然后俯身向下,用鼻子嗅着洪文标的心脏,神情陶醉,仿佛是一盘美味大餐,忽视洪文标惊恐的眼神:“我会给你换个电子心脏吗,放心你是我的弟弟,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心疼!”

    洪文标呼吸加重起来,身体插着呼吸管的他,难以说话,但是颤抖的肌肉却是将此刻心情表露无疑。

    一座高楼大厦前面,陈锐与陈志杰站在大楼的脚下。

    大堂,电梯,一步一步往最高层进发,闲庭信步,没有任何即将面对危险的觉悟。

    大楼最高层。

    杀手并不是吃素的,自然是发现了陈锐的踪迹,向洪文刚报告了陈锐踪迹。

    洪文刚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想了想道:“留下活口。”

    杀手一行人走到电梯门口,只等电梯门打开,直接给他一梭子子弹,就算他武功再高明又如何,能够敌得过子弹?

    陈锐只是肉体凡胎自然是抵不过子弹的,但是他自然不会就这样贸然上去送人头,而且还得知洪文刚有一个杀手团队的时候。

    “砰咔!”

    电梯门打开,里面却未曾见到一人,只是漏出金灿灿的电梯箱体。

    杀手走进电梯门口查看。

    “嘭,嘭,嘭...”

    陈锐的枪响了,在电梯门前的所有杀手,全部被杀的一干二净,原来是陈锐的身躯藏身在电梯的上方,待杀手进来查看的时候再干掉了他们。

    “到底是枪械杀人快!”

    陈锐说了一句,他的枪法不错,尽管原身的高晋也会枪法,但是枪法却是不怎么在行。

    陈锐却是不一样,处在那种灵气复苏的世界,或许就会冒出个怪胎,为了自身安全,他练就了一身不错的枪法,随着穿越,那身枪法自然不会丢掉,现在正好排上用场。

    “功夫也不差!”

    陈志杰听到陈锐念叨,反驳了一句,在他的面前,也有一些杀手被他解决了,他是从楼梯上来的。

    陈锐和陈志杰走进了的最顶层的内堂,这里面都是银白色,带有一点冷酷和冰冷。

    他们面前是洪文刚,还有一一群杀手。

    “高晋,我只问一句,你为什么要背叛我,我自认带你不薄。”洪文刚向陈锐问道。

    或许原来剧情中的高晋不会背叛洪文刚,但是陈锐穿越了,自然不会如此。

    陈锐:“现在我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高晋了,我只能这么说。”

    洪文刚眼神光渐渐熄灭,灰白色的刘海下是闪烁的厉芒:“都杀了,一个都别放不。”

    洪文刚的话音落下,一阵子弹像是不要钱似的,打向陈锐和陈志杰。

    陈锐和陈志杰却是早就有婴估的,立马闪避,找到了掩体

    陈志杰和陈锐的打法,完全不一样,陈锐并没有用拳脚搏杀,而是用的子弹,有时还会用着凌厉的动作,

    一个接一个的点射,人头也应声而倒,杀人倒是干净利落,十分潇洒。

    而陈志杰却是不一样,他还是运用的拳脚功夫,左右腾挪,子弹也没一个落在他的身上,时不时还能把那些杀手的枪支给卸掉。

    打了片刻后,又发现那群杀手的枪械压制太大,只好趁着陈锐和杀手互相对射之际,把这层楼的电源总线给拔掉了。

    随着电源总线被断,争层楼陷入了黑暗。

    “到底还是要动用武功。”

    这种黑暗的环境,干扰太大了,陈锐虽然自认精通枪械,但他不认为点满了枪械技能,人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做到弹无虚发。

    陈锐做不到,对面的人也自然很少做到,都卸下了枪械,改用匕首等刀具。

    “嘭。”

    陈锐一个肘击将外国男子给击倒在地,看着脑袋已经头破血流的样子,短时间内是起不来的。

    杀人如剪草。

    这便是陈锐现在最好的写照,在这里他完全放开了打法,主要以自身的八卦为主,辅以泰拳和其他西方拳法,

    如同化身游走在黑夜中的无常,收割这群人的杏命。

    这是彻彻底底的暴力美学,尤其是黑夜中陈锐还是穿着那身西装,打着领带,还有那铮亮皮鞋和大背头型,冷酷的表情和凌厉的杀招,不是美学是什么。

    一道银芒乍现!

    飞刀挽起的刀花,向着陈锐的脖子逼近,透着森冷寒气。

    陈锐再见到秃眉飞刀手时,他已经大为不一样了,完全不同于上次搏杀的他,只是拿着一把刀。

    现在他又三把飞刀,两把在手里面,还有一把咬在嘴中。

    “三刀流。”这是陈锐心中的想法。

    “咻,咻!”

    两把飞刀闪瞬飞来,陈锐轻易躲避开来。

    接着秃眉又揭开后背,里面都是挂着的飞刀,不停地拿着飞刀向飞向陈锐,只是他嘴中的飞刀始终不见放开。

    可见那一把飞刀是被秃眉当做杀手锏的存在。

    陈锐运起步伐,不断腾挪,一直向秃眉逼近,他擅长的近战,而非远攻,受制于人,被动还击可不是他的风格。

    即便是秃眉密不透风的飞刀,还是被陈锐找到了机会突破。

    秃眉惊鸿一瞥中非常惊奇于陈锐的反应速度,还有那种怪异步伐,躲避飞刀像是已经轻而易举的事情。

    陈锐逼近了秃眉的身前,八卦掌一挥直接挑开秃眉拿着飞刀的手背,脚下也不停歇,一记狠毒的膝撞冲向下盘,其中阴狠诡异表露无疑。

    却只见秃眉左脚往下一蹬,腰部发力,身子一别,都开了陈锐的膝撞,只是却没躲开八卦掌,他的左手背上已经像是烫红的火钳,起了一个紫红的肿块。

    陈锐得势更不不饶人,连续几招攻向秃眉,虽然被化解开来,但是秃眉却是极其不好受。

    此时秃眉满脚上和脖子上鲜血直流,两条拿着飞刀的手臂也是紫青一片,狼狈不堪,但是他的眼中还是充满着不甘和凶光,并未有丝毫气馁。

    又是一记飞刀飞出。

    陈锐低头矮冲,直接一记扫堂加鞭腿带着凶狠的气焰踹向了秃眉的双腿!

    秃眉远蹬爆退,这下子却是被陈锐抓住机会,陈锐收住力道,直接变招,凌空一记飞踹而出,皮鞋带着劲风踢向秃眉头部。

    这招极为霸道,如果被踢中,结果可想而知。

    秃眉被攻向下盘的劲道,还未缓过起来,又是一记势大力沉的飞踢,秃眉躲闪不及,只能选择空翻躲避。

    只是这样却是容易造成秃眉重心不稳,只有将嘴中的飞刀飞出,想虽然是这样想,但是陈锐却是没有给他这种机会,这破绽,陈锐焉能给他机会。

    “嘭!”

    这是秃眉的身体与银白色的墙体相撞,能够听到清晰的骨裂。

    秃眉嘴角一抹鲜血流出,眼睛瞪得很大,脸上通红,双手垂落,只有手指还能微微动,拿着飞刀点着地板。

    看这一幕,陈锐闪过冷意,又给了他一脚,直接将其打飞出去,过后便一动不动。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像是这种都快要死了,还不忘要拿飞刀杀陈锐的,陈锐不介意再补一刀送他下去。

    干掉飞刀手后,陈锐和陈志杰又是加快了速度推进,不过却也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大BOSS,都能快速解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