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汝女儿,吾养之

    陈锐命阿猜两人将陈国华,陈志杰两叔侄送到屠宰场,他知道他们会躲过这一关,阿猜也会解救他们,与此同时他自己却会被抓到,后来他们更是建立共同的生死之谊,共同对付陈锐。

    不过,陈锐打算做出改变。

    屠宰场内,画风十分和谐,其中挂满了人的肢体,地板沟缝上满是未冲洗干净的血水,空气中不仅有血腥味还夹佑饭菜的香味,导致气味十分古怪。

    几名韩国佬拿着斧头和陈氏叔侄对砍起来,斧头闪过一道银芒,肢体横飞,血浆四溅。

    “嘭。”

    一辆大巴冲破墙体,向着韩国佬驶去,韩国佬域被这一举动给搞蒙了,赶紧四散开来,对陈氏叔侄的攻势随着瓦解。

    “上车。”

    阿猜大吼,原来是他解救陈氏叔侄来了。

    在一番生死打斗之后,阿猜负责断后,使他们逃出去了,但自己也被抓住了。

    陈锐用丝巾捂着口鼻,对这里的味道,他实在是不敢恭维,不知道那群韩国佬吁么能在这里吃的下饭,着实是好胃口。

    “老板,你的人把人弄跑了,抓到了一个,绑在里面。”

    虽然这群韩国佬喊陈锐老板吗,但是却是不受他的管辖,受命于洪文刚的掌管。

    陈锐见到了阿猜,鼻青脸肿,嘴角溢血,双手被吊捆半空,不过他的神色却是十分安静,像是在闭目待死。

    “给他松绑。”

    “额”

    阿猜和韩国佬都十分惊讶。

    阿猜没想到是这样的开场,而那群韩国佬听到后有点疑惑,并未动手。

    “还要我说第二遍吗?,现在我就在这里,我还是不是你们的老板?”

    听完后,才解开了阿猜的绳子。

    阿猜解开绳子之后,并未逃跑或者作出什么举动来,他知道如果典狱长陈锐要杀他非常容易,以他现在的伤势也逃不出去。

    阿猜:“为什么。”

    陈锐挑一挑眉,冷峻的脸庞漏出一丝笑容,“好奇我为什么没有杀你吗?”

    “这应该算是背叛了吧,我想不到是什么能被原谅。”

    “这并没有什么,只是要看利益和代价而已。”

    “恰恰你能够为我所用,发挥余热。”

    说完,陈锐食指和中指一并,向下一划,后面顿时涌入大量持枪人员,纷纷开火。

    “嘭,嘭,嘭”

    那群韩国佬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倒在血泊中。

    为了防止泄密,只好将他们送走,而陈锐也不愿自己出手,只好动用枪支了。

    枪械杀人无疑比人更加高效,短短一分钟之内,就解决掉了烦恼。

    阿猜瞠目结舌,没想到陈锐会这么干,为了他能有什么事情呢?

    “很好奇吧?“

    “那我就给你解答一番。”

    陈锐招呼后面的人拿来几份档案,递给阿猜。

    阿猜看了两眼,先是极其激动,后面又一副绝望神情。

    陈锐给阿猜看的是陈志杰的档案,里面告诉了阿猜,陈志杰是他的女儿莎的骨髓匹配者,他双手合十,这真是冥冥之中的天数,令他不得不感叹缘分。

    但是后面就是就是噩耗了,虽然陈志杰是莎的骨髓匹配者,但是陈志杰本身就是吸毒人员,患有艾滋病,且就算没有病,按照泰国法律也要3年后才能进行匹配,更何况还是有有艾滋病。

    后面的艾滋自然是陈锐编的,但是阿猜对这份档案深信不疑,第一他感觉陈锐没有必要骗自己这个小人物,而且最重要的就是,他知道陈志杰是吸毒人员,他是阿猜亲自押送过来的,在监狱也见到他和那些吸毒人员,一样会相同产生戒断反应。

    他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匹配一个吸毒人员的的骨髓,一辈子都活在痛苦之中,承担那未知的风险。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父亲爱护女儿的决心,他还有另一个选择。

    “噗通。”

    阿猜跪下了,行的是跪拜礼,双膝下跪,脚掌立起与地面垂直,身子坐在两脚跟上,双手合十,两拇指靠近眉间,身子下躬,前额头贴地,这是泰国最为隆重的跪拜礼,只有面对佛祖和和尚才会这般跪拜。

    “老板,我知道你有办法救救我的女儿,我知道。”

    “我可以为你去做任何事情。”

    陈锐还是不为所动,冰山的脸上未有丝毫动容,但心中,莫名来了一阵歉疚,感觉自己太过卑鄙。

    心中虽然这么想,但是行动上却没有手软,毕竟自己还遭受着系统的杏命威胁,缓缓说道:“我是有办法救你的女儿,你可看一看这个,带上来。”

    陈锐又给另一份文件,这是原剧情中能救小女孩的资料。

    阿猜看完后激动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口中不停感谢各路的佛祖。

    “看完了,再看一看这个。”

    这是陈锐这半年中收集洪文刚的罪证,还有就是监狱里面器官贩卖的集团的罪证,洪文刚的罪证他会交给陈志杰两叔侄,而关于监狱里面的罪证,他打算找人接替。

    虽然陈锐不屑于接手监狱里面的那种生意,也选择了发展其他的势力了,但是显然虽然不是他不想就不会算在他的头上。

    洪文刚没有说错,他和陈锐却是是同一绳子上的蚂蚱,洪文刚一死,罪证也会按在他的头上,尽管他没有接手这种生意,但从他当上典狱长这个结果就是注定了的。

    所以陈锐选择了阿猜给他顶锅,一来是因为其武功够高,有强大执行力,最重要就是身为主角能够产生法则碎片,这算是对这个剧情世界产生重要影响了。

    不能洗白的反派,不是好反派。

    当陈锐和陈志杰共同干掉洪文刚后,阿猜会在监狱里面,悔过承认罪行,吞枪自杀。

    至于陈志杰事后反应,陈锐不是很关心,一来跨国追凶成本太高,难以实行,二来便是陈锐都可能离开了,这种仇恨也无从谈起了。

    而对于泰国警方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那就要看看陈锐的公关力度了,天下乌鸦一般黑,尤其泰国这个罪恶之都,黑的更是油光透亮,这些无须多说。

    陈锐问道:“怎么样。”

    阿猜挤出一个释怀的神情,无悲无喜,仿佛大德高僧圆寂一般。

    “好的,谢谢老板了,以后请多多关照我的女儿。”

    “汝女儿,吾养之,他以后就是我的女儿了。”

    陈锐不介意给他一个善意的谎言,留下希望,虽然注定离开,但是他会留下一笔基金给他的女儿。

    见陈锐这般回答,阿猜最后一点犹豫也斩断了,跟着陈锐,总比跟着自己吃苦强,

    在他眼中,陈锐这个老板做的还行,虽然外表冷了点,坏事做的有点多,但是对待自己的兄弟没话说,给的待遇非常好,就上次陈锐给他的治病钱,够他女儿做两三年手术没问题,现在还有很多没花完。

    “老板,你其实挺帅的,不用一副冰山脸,这样会把金东尼姑娘吓跑了的。”

    在·

    陈锐斜视阿猜:“你活腻了吧。”

    金东尼并没有什么姑娘,那里最出名的就是人妖了,估计是趁着生命最后的时刻,想调侃一下这个冷脸的老板,要不难以想象一个老实巴交的人,会说出这种泰国段子。

    见陈锐还是冷着脸,他也不敢过分,正色肃静起来:“我想在和你打一架,身为一名武者的荣耀,我用泰拳,你用你最擅长的功夫。”

    陈锐:“不是已经出了结果吗?你必输无疑。”

    陈锐没有搏斗的心思,尤其是自己隐隐约约感觉自己有所突破。

    “我能破解你上次重伤我的那一招,我查过那招式的名字。”

    “我可以破解白猿献果!”

    见阿猜正色再次重申一遍,陈锐满布惊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