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 社会我典狱长,人骚话不多

    杀破狼最早见于《易经》,是紫微斗数的一种命格。

    七杀,为搅乱世界之贼。

    破军,为纵横天下之将。

    贪狼,为奸险诡诈之士。

    七杀,破军,贪狼,这三颗星曜永远在三方会合,三星同宫,名为杀破狼。

    泰国罪恶之都,表面上的红红火火,灯红酒绿。里面却政局动荡,杏,毒品和犯罪像是根植缠绕在这璀璨之花中的脉络,去不除,抹不掉。

    “涮,涮。”

    金色,奢华,宽敞。

    这是这间卫生间的原始印象,因为即便是里面的貔貅水龙头也是纯金打造的,丝毫不遮掩暴发户的气息。

    “痛,痛。”

    陈锐用水洗脸,掩饰脸上扭曲的痛苦。

    大量的剧情和高晋的记忆涌入陈锐的脑海。

    陈锐没有想到,他穿越的对象是高晋,杀破狼2中,主角的最终的大boos,一个武力极高,颜值炸裂的高逼格反派。

    他总感觉不对,这个这么高武力的反派,和他这个足智多谋的老阴哔人设不符合啊。

    以这么高的武力值,横推整个剧情完全没有问题啊!

    等等,系统交给我的任务,获取是至少1000的世界法则碎片,而对于如何获取碎片,我是完全不知道的,而穿越到这么强的反派身上,这就证明任务不会太简单。

    而如果没有完成任务,陈锐可能丧失生命,这是陈锐不能容许的。

    那么,就要定下标准来规范自身的行动,这样能以高效率和较低的偏差提高任务的完成,最快强大起来。

    第一条准则:“一切以自己的生命安全为最高,任何事物必须为此让路,但需要有自身的底线。”

    第二条准则:“尽可能自己所能利用的最大资源,获取世界法则碎片。”

    “以后一切都以这两条准则为行动准绳和目标,如果有障碍,那就统统抹杀吧。”

    陈锐在心中对自己以后的行动做了总结。

    片刻后,陈锐慢条斯理的用怀里的丝巾,一丝不苟擦拭脸上的水珠。

    镜子中的自己,铮亮的大背头,俊朗冷酷的外表,穿着一身黑色修身西装,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衣和暗紫色领带,显得干练硬朗。

    陈锐拿着领带,用力扯了几下,嗯~,很牢,没断。

    想起脑海中的那一幕,陈锐脸上抽搐,嗯~,这是个漏洞,自己会记得。

    …………

    “洪先生”

    眼前这个男人,便是洪文刚,眼神阴桀,黑头发中夹佑着白发,脸色苍白,一副早衰之相,拄着拐杖,不停的咳嗽。

    陈锐微微低头,表示对洪文刚的尊敬。

    刚刚观察了洪文刚的黑衣手下,大多身形魁梧的壮汉,气势很足。

    陈锐很想知道,以自己当前的实力,如果排除热武器的干扰,能不能杀光这些人。

    因为他能感受到体内澎湃的力量,气血汹涌,呼吸内敛,这绝对内家高手的表现,很强很强,杀掉他们应该很容易。

    就陈锐中的高晋记忆得知,高晋自小就学习八卦掌,打熬身体,青少年时就鲜有敌手,也就他师傅能接他几招,而就他目前来说,八卦掌虽然算不上宗师,但已经登堂入室了。

    洪文刚瞥了眼陈锐,他很满意自己当初救下了高晋,那时候的高晋就像一条狗,冲着他摇尾乞怜。

    现在的高晋却穿的衣冠楚楚,一副精英模样,这样的反差却使他觉得有趣。

    “咳咳,咳咳”

    洪文刚看着底下的一群手下,都穿着西装,围在他周围,他用拐杖支撑身体,低沉的咳嗽几声:“泰国有个典狱长的职位,已经被我打通了关节,今天你们有谁愿意做一做这个位置。”

    洪文刚的手下,听了都蠢蠢欲动,但没有一个敢出头的。

    像是主人丢出的骨头,想吃,却又畏惧主人的威势。

    洪文刚看向陈锐:“既然大家每一个站出来毛遂自荐,那也不要说我洪文刚没有情义,那我推荐高晋来当这个典狱长。”

    “你们有没有意见,说出来,我给他一个机会。”

    “剧情还没开始,还能有这一出。”

    陈锐听着洪文刚的话语,他在脑海,梳理杀破狼世界剧情。

    剧情还没有开始。

    “洪先生,我不同意。”

    一名男子站了出来,脸上没有眉毛,嘴唇微薄,双目狠厉,桀骜不驯,手中拿着一把飞刀。

    陈锐扫了两眼,这个应该是剧情中的飞刀杀手,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洪文刚转头盯着陈锐:“你觉得怎么样,高晋?”

    “洪先生,我没有问题。”

    陈锐并不是个喜欢打架的人,不过,到了这种地步,赢不了,显然不能展开下面的剧情。

    而且在原著中,肯定是高晋打赢了秃眉杀手,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陈锐就能轻松大意。

    他这是魂穿,高晋的力量,他还不能很好的发挥。

    洪文刚面无表情:“那好,打一场吧!”

    “咻!咻,咻!”

    话音刚落,三枚飞刀已经飞了过来,没有任何招呼。

    这三枚飞刀分别是针对陈锐的头和两肩。

    面对这种场面,陈锐也不慌不忙躲闪,他早已非吴下阿蒙,他现在拥有的是高晋的一切武学经验。

    八卦掌又称游身八卦掌、八卦连环掌,是一种以掌法变换和行步走转为主的中国内家拳,自然不会缺少身法和步法。

    而且八卦掌的身法,暗合《易经》八卦,灵活多变,其步法以提、踩、摆、扣为主,左右旋转,绵绵不断

    只见陈锐犹如灵猴灵活而迅捷,腾转挪移已经避开了两枚飞刀,不过还有一枚划过陈锐的手臂,割开一道血口。

    手臂上的的鲜血,撩拨陈锐心中的戾气,心中涌起强烈的杀意。

    陈锐八卦掌擅长的近距离的搏杀,而不是远距离的缠斗,而飞刀手秃眉,却是远攻的高手。

    陈锐再次运起身法,直逼秃眉而去。

    秃眉咧嘴微微戏谑,见陈锐快速俯冲而来,丝毫不在意。

    陈锐嘴角张开,吐出一个口型。

    “三!”

    “这意思是三招解决他。”

    飞刀手秃眉瞬间了然,眉峰一挑。

    “找死!”

    挽起一个刀花,银芒乍现,割向陈锐的咽喉。

    强劲的掌风,犹如针芒刺的生疼,绵柔的八卦掌在陈锐却是极其凌厉和狠辣。

    双方一搭手,一股奇怪的粘劲,便沾住了秃眉握刀的手。

    陈锐没有收手,另一只手仿若一杆大枪刺向秃眉,秃眉躲闪不及,脸上迸出血口。

    陈锐的掌,比刀更利。

    秃眉瞬时回防,亮银色的小刀又刺向陈锐脸庞。

    中门大开,武之大忌,秃眉已经乱了,陈锐杀他,犹如宰鸡。

    一记鞭腿,带起呼呼作响的劲风,势大力沉,狠辣无比,正中秃眉胸膛。

    鞭腿中夹佑泰拳腿法的影子,毕竟在泰国打这么多年的黑拳,不是白练,就连陈锐的八卦掌也深受影响,重实战而轻套路。

    “咔。”

    能听骨裂的闷声,秃眉吐血飞出,宛若断线的纸鸢。

    陈锐得势不饶人,大步流星,每一个脚印就像一个紧密的鼓点。

    “咚!咚!咚!”

    双脚迸射,流畅的肌肉线条惊人的爆发力,充斥着最原始的雄杏荷尔蒙气息,如同天神下凡。

    这是人类最为原始的嗜血基因,人类的进化离不开战斗,这一刻,彻底将陈锐凶杏激发出来。

    陈锐眼神神光锐利,舌头舔舐微干的嘴角。

    心中忍不住想道:“原来打架是这么爽的一件事!”

    秃眉单膝跪地,嘴角溢血眼中无神,眉峰耷拉下去,双手滴血,掏出刀子刺向陈锐。

    回光返照的无奈之举。

    陈锐的八卦掌起仙人抚我顶之势,如同黑云压城,殃云天降,直击秃眉大脑。

    这是必杀之式,陈锐没有打算放过秃眉,任何胆敢冒犯自己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咳咳,咳咳,咳咳。”

    “够了。”

    洪文刚用拐杖敲着地面,涨红了脸,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咽气。

    剧情还未展开,现在不是和洪文刚反目的时候,陈锐立刻收起招式。

    掌势偏移一个角度,秃眉的左耳被削下了,气劲扯下一块头皮,斑斑血迹。

    陈锐喉咙一甜,遭到反噬,随即咽了下去,到底不是宗师,不能做到收发自如。

    洪文缓慢的踱步而来,眼神阴冷地看了眼陈锐,转而又看向了秃眉。

    拐杖用力杵着秃眉拿着飞刀的手,碾了又碾:“我给你的,才是你的,我不给你,你不能抢。”

    秃眉手掌露出森森白骨,疼的直冒冷汗,没吭一声,接着点头示意,洪文刚拐杖这才移开。

    忽然间,洪文刚又把拐杖突如其来朝陈锐的太阳穴打去。

    陈锐没有躲,心中杀机自动涌现。

    霎时,闲散的身体立刻紧绷,皮肤乍起鸡皮疙瘩,汗毛倒立,掌刀蓄势,身躯弯起弧度,如同满月弓弦的羽箭,引而不发。

    拐杖离陈锐的头颅还有一指间的距离。

    洪文刚:“听到了我说的话,为什么还下手。”

    陈锐回答:“覆水难收。”

    洪文刚:“那好,就你们都给我记住,你们都是我养的狗,没有我的命令,别乱咬人。”

    洪文刚并不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而面对高晋,心中总是莫名烦躁,他并不知道武学上称这种叫作心悸。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