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震惊,原来是无限流

    魔城。

    碧空如洗,湛蓝无际,此时正值酷暑,温度高达四十多度,热浪滚滚,但在远处那栋古朴的建筑内,却无丝毫热意。

    陈锐走在苏家内宅的小路上,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作为一名外姓人,他很少有机会来到这里。

    此处是苏家内宅,斗拱飞檐,古拙大气,周遭还有不同时令的花卉,在这个科技水平异常发达的世界中,这样的古色古香的建筑已是不多见了。

    “今天来到这里,最好别给我来一场鸿门宴。”

    面对即将发生的事情,陈锐眼神闪过一丝冷意。

    其实陈锐是穿越者,来自地球,在他看来,这个世界和地球十分相似,人类都是进化而来,逐渐演变,走向了科技发展的道路。

    但这里也有诸多不同,比如原先地球上的国家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陈锐并不熟悉的国度。

    就在前三年,这个星球上发生了一件举世震惊的事件——灵气复苏。

    灵气复苏是一场机缘,使得阶级不再固化,而是运转乃至变革,一切势力重新洗牌,天骄争锋,豪雄并起,这是一个激变动荡大时代,给了无数平凡人崛起的机会,每一个人都拥有向上的空间,成为高阶能力者,甚至通往更高层次生命,长生。

    所以这个星球每天都有幸运儿觉醒了自己的异能,又诸如,某个隐世门派,冒出个武道天才。

    灵气复苏同样也带来了劫难,地球巨变,无数的神山大泽异兽出世,妖魔横行,对人类造成巨大伤害,数以亿计人类殒没。

    但这一切都与陈锐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从整个夏国整个宏观上观察,陈锐只是某只趴在坑里的安静小爬虫,天赋觉醒这种事并未发生在他身上,他只是一个苦逼,没有异能,没有武道,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当陈锐出生时,他就是一个孤儿,无所依靠,但这并不妨碍他渴望成为强者的愿望。

    不过时空管理局好像给他开了个玩笑,陈锐没有金手指,没有异能,没有一个变态的身体,更没有一个智商爆表的脑子。

    但即便是得知没有任何金手指后,陈锐还是没有放弃心愿,他学习利用前世网络小说的桥段,当一名文抄公。

    可是,在孤儿院长看到陈锐抄的地球上的一首诗歌,院长看着怪物般的惊骇欲绝,那眼神陈锐一辈子也忘不了。

    领先半步是天才,领先一步是疯子,领先十步就是怪物了,毫无疑问,陈锐在院长眼中就是一个怪物。

    于是陈锐便彻底伪装了下来,对于他这个曾经的商业间谍,这并不是一件难事,从此他成为真正的“小孩”,在孤儿院的人看来,陈锐是一个安静聪明的小孩,只不过有时候提一些奇怪问题的小孩子。

    这便是陈锐苦逼的童年生涯,不过或许老天爷看陈锐太惨了,陈锐也有转运的时候,

    在陈锐九岁的时候,被养父母苏崇德夫妇收养,过上了相对平凡的日子,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养父母算是小有富贵权势人家,至少陈锐不用为生活奔走谋划

    “或许来到这里,他们还是惦记着我手里的养父母的遗产。”

    陈锐的养父母在灵气复苏的时候双双死亡,留下了陈锐和他们的亲生女儿苏灵韵,而他们将名下的财产留给了他们两个子女,这个举动引起了苏家的极大不满。

    这世间的争斗都脱不了这利益二字。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陈锐频频收到了苏家或明示或暗示的威胁,迫使他放弃财产继承权。

    陈锐和苏家双方暗地里交手许多次,只不过碍于情面,还没有撕破脸皮。

    “看来今天是见真章的日子。”

    推门而进,陈锐扫了一眼,苏家大部分的直系亲属都已经来了。

    陈锐又瞥了一眼主位,心中松了口气,因为前方的主位上坐的不是苏家的老爷子,而是陈锐名义上的大伯苏崇文,旁边是四叔苏崇明,还有二伯苏崇武没有来。

    这极大的减轻了陈锐的压力,如果他们来了陈锐只好束手就擒,双手奉上遗产,看来这种豪门龌龊狗血他们看不惯。

    场上众人见陈锐丝毫没有想他们行礼的意思,在场的老一辈脸色都很难看,但是却没有发作。

    不过一为西装革履的青年却站了出来,神色倨傲:“陈锐,你的教养呢,三伯不在就没人教了,要不要让我教一教你,什么叫做教养。”

    “大伯都没有说话,轮得到你在这里狂吠吗?”

    陈锐丝毫不客气,怼了过去,反正迟早撕破脸皮,而且从情报他得知,这苏兴便是今天这次会议的诱因。

    大伯苏崇文从商,二伯苏崇武从军,养父苏崇明排行老三,早年出外闯荡,却也闯下来了不小的家业,四叔则是辅助大伯苏崇文,前段时间陈锐得到情报,苏兴觉醒异能,更是给了四叔借题发挥,抢夺遗产的机会。

    因为要培养一个能力者,是需要大量资源的,而他们则是盯上了陈锐养父母的遗产。

    “够了,都别吵了。”

    苏崇文拍着桌子,大喝一声,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怒火,转而目光微眯,冲着陈锐说道:“陈锐,今天就不拐弯抹角了,你也是知道的,我苏家好歹庇佑你父母的产业,如果没有我们,你们的产业早就被人吞噬的一干二净。”

    又继续说道:“还有陈锐,你是大三,你妹妹还要高考,你们还没有能力管理这么大的产业,交给我们,等你毕业后,自然还给你们,难道你还不信任我们苏家?”

    信任,能信任就有鬼了,如果信任,难道他的养父母还不会将遗产交给苏家打理,还不是看透了这种虚伪和无情,如果没有养父母的这笔遗产,陈锐和他的妹妹能有什么好下场。

    陈锐毫不避讳大伯的目光,直接答道:“说这些有什么意义,既然大伯,对这笔遗产归属有什么问题,法庭上见,我和我妹妹等着呢。”

    陈锐并不担心苏崇文回去打官司。

    这个世界法律很完善,养父母给他们留下的遗嘱,也没有任何漏洞,就算对簿公堂,陈锐在网上爆料,以苏家的势力,并不能也做不到遮掩消息。

    到时候,官司不一定能赢,苏家还要被人看笑话,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并不是苏崇文能接受的代价。

    苏崇文端起桌子上的茶,呷了一口,若无其事般威胁地说着:“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没有苏家,你什么都不是,大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贡献出来遗产,苏家会记得你的功劳。”

    陈锐也不复刚才的强硬,有点戏谑:“这是老爷子的意思,还是你一个人的的意思,我还想知道,二伯知道这件事吗?”

    “他们如果都同意,我二话不说,我和我妹妹将遗产双手奉上。”

    苏崇文没有说话,和四叔苏崇明相互看了看,选择沉默。

    这意味什么,陈锐自然清楚,继续说道:“反之,如果他们都不同意,这只是大伯的决定,我是不会交的。”

    “而且大伯啊,你和我的养父母是兄弟啊,我是养子,我能放弃遗产,但灵韵她却是你的侄女啊,你弟弟死了,你那么迫不及待谋夺侄女的遗产吗?”

    陈锐此时仰天长叹,闭合发红的眼圈,略显哀愁无助。

    心中陈锐却是忍不住给自己给点赞,这飙的演技能拿百花影帝了,来之前得亏是没少和妹妹一起排练。

    场上众人听完后议论纷纷,交头接耳,丝毫没有顾忌大伯苏崇文铁青色的脸。

    因为要知道在场众人的不仅有苏家的直系,也有很多无权无势的旁系也在这里,其中不乏对苏崇文不满的的人,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苏崇文先干些什么,但这些都只能放在心中不能说出来的,今天陈锐说的话,无疑是捅破了那层薄薄的窗户纸,直接给苏崇文的行为给定杏成谋夺遗产了,彻底撕破脸皮了。

    陈锐见火烧的不够猛,又是添了一把柴火:“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说完眼中热泪流了下来,声音喑哑,如杜鹃啼血。

    当这地球的名诗一出,无不动容,满座哗然,场上目光都朝着主位的苏崇文看去,还有与苏崇文相近的人也远离他几步。

    苏崇文当听到这句话后,脸色嫣红一下,将涌上口中的鲜血咽了回去,手死死按在桌上。

    杀人诛心,这直接是奔着毁了他去的,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直接把他往死里杀,可想而知,以后有人看到他便会想到这首诗歌,又会联想他苏崇文是谋夺侄女遗产的恶人,可能以后便会传出,昔有曹氏兄弟骨肉相残,今有苏崇文夺遗孤财产的段子,而且指望在场人不传出去是不可能的,如果他有这么大影响力,遗产早就拿到手了,还要开什么劳什子会议讨论?

    苏崇文也万万没想到,陈锐处事如此毒辣,这崽子是属狼的,看走眼,今后这件事会对他的声望是巨大的打击,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心中杀意弥漫,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毫不犹豫选择直接干掉他,如果他的名声毁掉了,在这个家族中,他的根基也将不复存在。

    苏崇文只能尽量弥补,他侧首瞥了眼苏崇明。

    苏崇明立刻在位置上站了起来,愤恨的说道:”陈锐,你不要诬陷你的大伯,这些都是我的意思,你苏兴哥……”

    陈锐又岂能任他打断,直接道:“三叔我知道,我知道你的儿子苏兴已经觉醒了异能。”

    “可是凭什么就要用我妹妹的遗产,来培养你的儿子。”

    “是凭你的儿子,每天花着苏家的钱来花天酒地。”

    “是凭你的儿子,每天花着苏家的钱吸毒。”

    “还是凭着你的儿子,花着苏家的钱,抹干净杀人的罪证。”

    苏崇明气的颤抖,脸色发白,又惊讶于陈锐怎么知道这些事情,这些事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他没告知多少人,简直细思恐极,不敢相信陈锐怎么敢诉之于口。

    陈锐调转枪头,又把苏崇明给喷了,目光炯炯,扫视这在场中人的眼睛,眼神悲苦。

    “就凭这样的废物,值得苏家投资,凭什么?”

    陈锐语气强烈,即便是许多目光打量着他,也安之若素。

    苏崇文看着陈锐还有的泪水瞬间变消失的一干二净,脸皮变得如此之快,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而旁观的人中,一位俊秀的男子,默默地关注会议进程,眼中精光乍现仔细审视陈锐。

    男子知道场上的人都陷入青年的节奏中,包括他。

    因为就他所知,这原本是苏崇文针对陈锐的局,却反被陈锐借场上的人,作刀反杀向苏崇文一方,以此破局,可以想象以后的苏崇文的声望会大跌,也难以对陈锐构成威胁。

    男子心道:“厉害,以前小瞧了他了,已经不需要出手了。”

    听到陈锐的话,那刚才站出来呵斥陈锐的苏兴则脸色涨红,快气炸了的样子,突然说道:“你说凭什么,就凭我觉醒了异能,就凭我的拳头可以捶死你。”

    陈锐:“…………”

    这话就有点逗比了,就像小孩子说不过对方,就要打架分出胜负,在小孩子中或许行的通,成人眼中就是闹剧了。

    场上所有人,听完也愣住了,隐约有忍不住的笑声冒出来。

    男子听到这句话,也带有异样的眼光看着苏兴:“好久没有见到过,这么单纯不做作的人了。”

    原以为场上众人会认可自己的实力,没想到是这种结果,苏兴眼神却极为阴狠的说道:“陈锐你敢不敢,和我打一场,保证不打死你。”

    陈锐在脑中思考几秒:“好,那么如果我赢了,怎么办。”

    出乎众人的意料,陈锐干脆利落答应了下来。

    苏兴也没想到,陈锐应下来他的挑战,在他看来陈锐只是那种会耍嘴皮子的人,在真正的实力面前只会是缩头乌龟。

    苏兴这次似乎是学乖了,看向了他的父亲,提条件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不能在被陈锐给坑了。

    “好,我答应了,如果你赢了,不会有人在打那笔遗产的注意。”

    还未等苏兴回答,苏崇文就已经帮苏兴答应了。

    陈锐回道:“三天后,苏家大院,我等着。”

    做下约定,陈锐头也没回,径直离开,今天已经达到了目的,瓦解了苏崇文的攻势,再留下去也没什么用。

    不过却没有人看到陈锐迈出房门,那惊骇的表情,因为陈锐脑海中响起了一道惊雷,。

    冰冷机械声音传到陈锐脑海:“诸天轮回系统绑定中……”

    “玛德,本以为是灵气复苏,原来这他么是无限流啊”

    陈锐脑海闪过这个念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