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尽数歼灭

    被附身之后,只见这名士兵浑身的血管暴起,眼露狰狞之色,行动一下子提升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长剑斜斜地刺了过来!

    方宇浩丢了刀,手中没有武器,连忙在地上打了个滚儿。虽然身怀道术,但防御能力还是普通人等级,若是被长剑击中,也会受伤流血,甚至死亡。

    “老方,接刀!”

    石大鹏一个激灵,将手中的刀丢了过去。

    方宇浩伸手一抓!

    朴刀再次散发出红光,被附身的侍卫,速度再快又如何?

    只要不会道术,全都是土鸡瓦狗尔。

    当!

    金铁交加之声响起,连人带刀,一起斩断!

    哇!!

    白影再次从尸体中冒出,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想要附身另外一人。

    “都跑远一点!”

    “它会附身!”

    方宇浩大吼一声。

    整个会场彻底大乱,在各种惊叫声中,围观群众吓得屁滚尿流,跑的跑爬的舥。石大鹏等人也是边战边退,跑到了外围地区。

    几名官差这才反应过来。

    宋阀是妖,这事情暴露之后,无论如何,他们都不可能置身事外,青山镇也不可能平静下去了。

    他们也纷纷加入战斗当中,各种弓箭远程招向宋阀死士。

    斩!

    方宇浩杀气惊人,如同猛虎下山,手起刀落,再次斩杀一名附身的士兵。

    哇地一声惨叫,白影再次出现,不过很明显又虚弱了很多。

    “我看你还能附身多少次!”

    白影一闪,闪到了坐在地上屁滚尿流的王仁身上。

    这泼皮没有战斗力,大战的时候没有人搭理,此刻却遭殃了。

    “不要,不要!”

    “滚啊!滚啊!”

    王仁被附身后,鬼哭狼嚎地尖叫着,皮肤很快泛起鲜红的血色。

    他双眼翻出眼白,似乎在疯狂地挣扎。

    生死关头,怎么都得抵抗一番,就算是泼皮无赖也是惜命的,怎么可能平白让灵异上身?!

    “救我!”

    “救我!”

    王仁的挣扎力度越来越低,脸色浮现出诡异的笑容。

    方宇浩扑过去,反手就是一刀!

    这颗胖乎乎的人头高高地抛起,带着最后的惊恐神色,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

    人头还没有落地,白影继续闪了出来,似乎更加虚弱。

    这时候刑台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该死的死,该跑的跑,只剩下罪犯陈剑云带着镣铐,站在最中间。

    方宇浩心头一紧。

    刷!

    白影疯狂地扑了过去!

    方宇浩迈起脚步,急速赶路。

    但还是晚了一步。眼看着,白影很快就要附身在陈剑云身上!

    突然间,刑台上窜上了一人,挡在了前面。

    正是跟随方宇浩练习摔跤的大汉李磨!

    白影一闪,窜入他的身体。

    方宇浩手中长刀微微一窒。

    一个多月的相处,也是有一点感情的。这名汉子杏格爽朗,相处起来非常对胃口,此刻却被邪异附身。

    “老师……”李磨看向自己的老师陈剑云,脸色痛苦,双眼浮现眼白,浑身上下的血管凸显。

    陈剑云目睹弟子为了救自己,被邪异夺舍,两只眼睛瞪得浑圆。可惜浑身被镣铐锁住,动弹不得。

    “……快杀了我吧,我困住了此妖!!”

    李磨开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眼白越来越多,脸上泛出诡异的表情。

    方宇浩侧身一闪,使出惊天刀法,“叮叮当当”两下,将陈剑云身上所有的镣铐全部斩断。

    他急急地说道:“可有救治之法?”

    陈剑云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捡起地上的一把长剑,微微摇了摇头。

    救治……怎么救治?如此强悍的灵异,亦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抗的。

    来不及多想,方宇浩拿出白泽之羽,往李磨头上猛地一戳,发现并没有太大的用处。

    他的心灵沟通技能,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也根本用不出来,只是隐隐约约感觉两个灵魂强行纠缠在了一起,开始彼此吞噬。

    “快,快!坚持不了……”

    “老师……快!”李磨眼睛一阵黑一阵白,苦苦央求,额头上的汗水不停滚落。

    啊!!

    他仰天咆哮,又很快恢复清醒。

    “快!快啊!”

    陈剑云脸上浮现出苦涩。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哪里下得了手,去杀死自己的徒弟?

    “快!”李磨脸上厉色一闪,猛地向前一扑,长剑刺入自己的心窝!

    血液喷射而出!

    一阵尖利的惨叫从耳边响起,仿佛在最后的角力中失败了。

    白影再也没有出现。

    “哈哈,老师……我杀了一个……妖!”李磨突然裂嘴大笑:“……告诉我的……母亲,我杀了一个……大妖!”

    很快,他脸上便透出浓浓的死意。

    这种精神上的较量,带走了太多的生机。

    “不要……悲伤。”

    他仿佛在回忆自己的一生。

    似乎……没有太大的遗憾。家族中香火旺盛,自己并非独苗。

    跟随方宇浩习武时光,是人生中的一大乐事,轻松自在。

    唯有最后关头质疑自己的老师,似乎是一种遗憾。可是不用说,老师肯定会原谅自己的……他转过头来看向方宇浩:“方先生,多谢……教导,请帮帮……老师。”

    冥冥中的,李磨好像看出了方宇浩不是寻常之辈。

    方宇浩眼睛微微湿润,沉重的点了点头。

    他看到方宇浩应下了此事,才带着笑意,慢慢停止了心跳。

    人吃土一辈,土吃人一回。

    生死何其大,生死何其小!

    他眼睁睁看着这名汉子,失去了生机。手中并没有任何治疗伤势,特别是治疗魂魄伤势的东西,“主神”的能力再大,也没办法起死回生。

    “走好。”

    他合上了李磨的眼睛。

    ……

    十多分钟后,一场大战就此落幕。

    既然宋世子是妖,这已经是立场方面的问题了。几乎所有的官差,再加上一些民间人士全部反水,参加到了这场战斗当中。

    宋阀之人几乎全部被斩杀。

    而契约者们也出现了一些死伤,这是主神空间第一次出现死亡案例。

    “这是必然……机遇总归伴随着风险。唉……”

    方宇浩心中感叹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