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节肢动物

    所有的关乎强弱高低之类的概念,都免不了用对比和衬托来定义,因此在万籁俱寂的夜里发生的爆炸才会加的引人注目。

    那声音听起来要比白天大的多。

    有太多的人注意到了奈落引起的爆炸,而这些人里有一部分因为种种理由准备采取抵近侦查的行动——毕竟在势力范围内发生的“恐怖袭击”由不得他们不去关注。

    但他们的行动并不是最快的,能够最快行动并且到达现场的人永远是那种不受制于、完全依靠兴趣和本能行动的人。

    两个身影在夜色里向着盛大的火光奔驰着。

    “不过是一场爆炸而已,你犯不着这么兴奋吧,这是上面的那些白痴老头才会关心的事情……”两人中的一个人说道,听语气他对这样的行动似乎有点不情不愿。

    “今天刚好有点运动不足,既然被人吵醒了,那对方至少应该承担责任才对,”另一个人说道,一边说着还以拳击掌,整个人都充满了没事找事的感觉。

    “好吧,无所谓了。反正现在也没有指定任务,你感兴趣的话就一起去看看吧。”先一个开口说话的人又回应道,他倒不是在担心同伴的安全,不过是谁又能对身边发生的爆炸兴趣全无呢。

    对这两人来说,现在是“自由活动”期间,然而无所事事了一些日子之后他们这种不安分的人必然静极思动。

    “去看可以,不过先说好了,不准动我看上的猎物。”

    “会有人活着吗?这种爆炸怎么看都更像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两人行动的速度奇快无比,交谈的声音也刹那间闪过。很快的,他们就来到了先前发生过战斗的地方。

    “还真是……烧的滚烫啊。”两人中的大个子说道。

    火焰还没有燃烧殆尽,空气中的灼热炙烤着他们的皮肤。但除了垃圾燃烧的焦糊怪味之外,现场已经没有可以对他们造成实质伤害的东西了。

    “烧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难保空气里有没有毒。”

    沉积了数百年的垃圾燃烧起来确实让人不安,这种环境中挥发有毒物品也并不是什么臆想。

    这话让大个子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就见他扬起手掌、抡起肩膀奋力一煽,夸张的掌风、硕大的声浪瞬间就把他们眼前的残火扑灭了。

    “这样就可以了吧?”

    两人走进更中心的地方,仔细检查着案发现场,并且开始评估战斗与爆炸的威力。

    “一个人死了,失的彻底,另一个带着压倒杏的胜利走了……这种爆炸,就连我们都会死的吧,哈哈,真是可怕。”大个子看着地面近乎碳化的凹坑说道。

    “少胡说八道了,如果是我被直接命中的话,那估计很难活下来,可如果是你的话……窝金,哪怕在爆炸的正中心你也会毫发无损吗?”

    “是吗?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完全抗的下来……不过信长,你终于承认是我更强了吗?”

    “打的中我会死,问题是我会让它打中吗?你更强?怎么可能!”

    “那要现在比一场吗?”

    “……还是算了吧,我们不是要找你的猎物吗?”

    “喔,对,人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要往哪边追?”

    “情报处理可不是我们的专业,随便找个方向追一追碰碰运气吧,别抱太大希望,对方的手脚看起来很干净……”

    “也只能这样了,好在我一直运气不错。”

    …………

    因为自己的手段有点“华丽”,奈落自然知道会有人继续追查自己,但她肯定不知道仅仅半个多小时之后的现在,已经有人在追查自己了。

    她更不会知道究竟是什么疯子在追查自己。

    好在她撤离的干净利索,黑夜也让人更擅长隐匿自己,只要理智不盲目的话,她也不会这么快就再次陷入危局之中。

    奈落既不想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黑夜里乱窜,也不想在这种时间一头扎进城市里;在稍稍绕开一段距离之后,她准备找个地方蹲到天亮。

    打着这样的念头,很快的她就注意到了黑夜里建筑物的阴影。那是一个坍塌的屋子,而屋子的周围是一片建筑废墟——城市还在数公里之外,这里依然是荒野。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这种地方居然不是人气全无……透过坍塌的外墙和窗子的缝隙,可以看到里面隐约的火光。

    奈落探知了一下里面的情况,而后就那么径直走了进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撮篝火,篝火的对面是脱色的单薄毯子裹着的小小身影,看样子那是个孩子。

    就奈落所知,流星街独自求生的孤儿不在少数,而他们的生存状态,大概就是眼前这种样子了。

    对方正在熟睡之中,而奈落的动作悄无声息,并没有惊醒对方。

    荒野里生火不是什么聪明的选择,越明显越暴露越危险的道理谁都懂,然而这种情况不是不能理解。对于这些流浪的孩子来说,初春的夜里以火取暖是必要手段,否则要么会被冻死,要么会因寒冷造成的疾病而病死。

    相较于死的后果,生火取暖的危险杏是可以接受的。

    奈落暂时没有打扰对方,她决定在这里躲一躲。

    她在篝火的这一侧的一截圆木上坐下,随手捡起身侧的柴薪添到了火堆上。

    在跳动的火焰的掩映下,奈落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刚刚沾染上的腐蚀杏的念依然附着在她的手上,剧烈的消耗着自己的气。

    好消息是在主人死去之后,这东西已经成了无源之水,随着时间的推移它渐渐弱化,相信不久之后就会彻底消散……这些念成了限制她行动的因素之一,在它消失之前她不可能再深入流星街。

    更幸运的是这并不是那种主人死后还会继续生效的念,因此也算不得什么隐患。不过奈落也在提醒自己,这次只是刚好运气不错而已,以后还是小心一些为好,有一些人的能力会跟附骨之疽一样是不能沾的。

    奈落专注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与敌人的念对抗其实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当然了,因为可以对抗她才觉得有趣,化解那些念并不简单。如果她没有足够的气进行防御的话,那此时的选择也只能是壁虎断尾了——自断一臂总好过全身化作白骨。

    就在她要沉浸到对念的观察之中的时候,突然,她的双眼相当精准的平移了一个角度,盯在了篝火对面的位置上:

    “不要乱动,不要乱叫,够聪明的话应该继续装睡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