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1章 第27小节 她是谁

    好安静的街。好安静的房子。好安静的竹子。好安静的人。

    突然又好热闹。

    人在人群里挤来又挤去,最后终于变成一句故事。

    我们总有一天也会变成别人的故事。

    风子看见那么多的人围在楼下的时候,他就知道故事已经发生了。但是他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故。

    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突然跑到这里来,房子四下都是安静的,没有任何的变故。往里一点,风子终于看见了几个警察,拦着努力想往里挤看热闹的人群。其实他们也只是站在那里而已,就那么一站,就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一点点。

    那种威严,很强烈。那种害怕,天生一般的恐惧,也很强烈。

    风子被拦住了。任何人不能上楼去。

    但是他是住在这楼上的,所以最终他还是进去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站着的警察没有理他。他只好自己走上去看看。在楼下的楼道口停住脚。那些警察居然是来这里的。

    “事故现场,无关的人请走开!”

    “我是她的朋友,不可以进去看看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风子说,他不该进去。他后悔进去,可惜那已经如同一个噩梦攫紧魇住他了。实际上。他还没有经验可以应对这种事情。

    尽管无数次的想象过这种事,但突然真实面对的时候,还是错愕震惊,接着就是无影无形附骨的恐惧。

    不是恐惧死亡,而是恐惧活着。恐惧活着的意义。

    只是这恐惧也不会是很久远的事情,当然也不会是新鲜的事情。

    “可以跟你了解一些情况吗?”

    “如果我知道,我就会说。”

    “她是你朋友?”

    “嗯。”

    “她叫什么名字?”

    “秦静。”

    “秦静?她是哪里人?我们没有找到可以证明她身份的证据。”

    “不知道。”

    “她在做什么工作?”

    “不知道。”

    “她之前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不知道。”

    “据了解,这里一向少有人住了,她是什么时候搬到这里来的?”

    “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

    “不知道。”

    “那你说你是她的朋友?”

    “是。”

    风子也才突然知道,自己除了知道她的名字外,什么都不知道。

    这么一个确确实实在这世界上存在过的人,原来终将不会被世界知道。甚至相貌、年龄、杏别、经历都不会被知道。

    这是不是一个很大的悲哀呢?

    悄悄地来了,又悄悄地走了。除了引得几个人围观之外,最后连名字都一并带走了。

    风子发誓,从此以后,他一定要牢牢记住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人的名字。

    还有他自己的名字,他也要牢牢的记住,因为他害怕最后将自己都忘了。

    “你可以先走了,不过稍后我们还会跟你了解情况的。”

    风子转身就走了,他不愿意站在这里看,即便是闭上眼睛,他总也还是能够清清楚楚的闻到这里的一切情形。他的心实际比他的眼睛更加清晰,也更加灵敏。

    楼下的人渐渐退去,因为料想中的稀奇热闹并没有出现,相反还被拦在了大门外,这里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事实似乎从来也是这样,许多看热闹的人,他们明明知道看不见真正的热闹,但是却要慷慨豪迈义无反顾的去凑,哪怕热闹一点儿也不热闹。或者他们去凑,这本身就是一种热闹。而他们要的也就是这一点而已。

    很小且容易满足的愿望。

    风子又走下了楼,他始终放不下心来,虽然不愿目睹。屋子基本已经被封了。几个警察忙着取证,想来快要结束了。

    站在远远的楼道口望见屋子里的情形,风子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是站在这里静静的望着。沉默无语。

    “你们能不能不动屋子里的东西,让她保持原样?”

    风子突然对着自己最近的一个警察说了这么一句话。那警察回过头来望了一眼风子。

    “我们处理了尸体,屋子会暂时封闭以便随时来取证,自然会保持原样不动。”

    风子最不想听见这两个字,他努力逃避,却最终还是让这警察说了出来。

    在他们的眼里,人只有尸体和非尸体的区别。

    这样的分断,岂不也是非常精妙?

    风子再次转身走了,这次却不同的是,刚刚转身,却被哪位警察叫住了。

    “你说你是死者的朋友?你真是死者的朋友?”

    这话是怎么说的,自己和她并没有物质利益上的往来?为什么就不能是真的呢?

    “如果你真的是她的朋友,有一件东西倒是应该交给你。”

    “什么东西?”

    “遗物。”

    风子已经不想跟他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