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7章 第23小节 你理解不了

    “你就慢慢挂吧,总有吊死的一天。”

    “谁说不能呢,吊死总比饿死了强吧?”

    风子无语成伤,内伤,严重的内伤。江湖传言说,内伤不是被高手震出来的,都是装b的时候憋出来的。

    白如雪抱着风子的胳膊,像只树袋熊一样的缀在风子身上。原来都是一群动物啊。

    其实上面这两句话,完全的风马牛不相及,甚至风子都不明白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不得不说,风马牛不相及也是有好处的,随便找个王八看绿豆,绝对对眼儿。

    “你说饿死,什么意思?”

    “没意思。饿死就是饿了然后死了的意思,还能有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啊?”

    “要是有别的意思,你能理解吗?”

    “凭你的智商,我理解不了。”

    “那我就不说了。伤人心。”

    “你还伤心啊?……其实我也伤心。”于是两个人坐在人家桌子上不吃东西开始伤心。你说这叫什么事?纯粹糟蹋人家桌子来着。

    ……

    “你那次为什么突然跑了?”白如雪突然问风子。这个问题,其实不问还好,既然问了,也就当是没什么吧。风子是这样想的。但是他却没法回答。因为没什么回答就是连回答都没什么了。

    “吃了饭,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回去吧?”风子觉得跟她有些话说不到一块儿,于是干脆不说。

    “怎么叫没事?我就是来找你的啊。”

    “那你有什么事?”

    “没事。”这回答干脆而肯綮。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无赖模样。

    风子相当的无话可说。能将没事当成一回事的那还真不是普通人。你要问具体是什么?至少也是半神之体,不人不妖的范儿吧?不人不妖,省略合并一下,简称人妖。

    实际上风子和白如雪之间的这种关系相当的尴尬。虽说距离产生美,可是这个距离是不是也太远了点?都赶上横跨两个太平洋了,有也早该淹死了。

    很多时候,风子显得既白痴又弱智,就像是天生智障了一般。比如现在的情形,就是证据。

    在这种情形,便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什么都装不知道,所谓无知无惧就是说的这样。一个人吃饭吃得是津津有味兴致盎然,另一个看别人吃饭看得也是津津有味意趣盎然,就是不知道她眼睛累不累?

    或者她真的不会累,只可惜了风子,风子累啊,还有累喊不出来。这就好像听了个冷笑话,本来是要笑的,结果别人对着你就是这么两句甩了过来:不准笑。死死的要忍住憋着,这不是活活的要人难受吗?不得胃溃疡,也该胃穿孔了。

    一路走回去的时候,看见那条走得发白的平坦而且光滑的路,就很不能使劲的跺它两脚。太熟悉了,闭着眼睛都能走,一点陌生感一点新意都没有。想踹出点新意来,可惜这两脚是太软了,街道公路又太硬,脚痛。

    生活从来就是这般模样,永远的不会有一点新意,没有新意也就罢了,偏偏还生硬得紧。犟嘴的鸭子,硬上加硬。叫人看着就手痒,想上去狠狠的扁它一顿,扇它一顿耳光。

    这不怪乎任何那些在生活中出格的人,实在是生活它跟错了人家,取错了名字。

    这强大而且剧烈的悲剧,有人能明白吗?

    不知道,事实上,也没人愿意去讨论这个。当然风子也没有去讨论这个,此处讨论无效。白如雪依旧和他一道。这是他没心思想别的事的原因。美人在侧,我不信你还有心思想与美女无关的事?好吧,我承认你牛,你柳下惠。听说柳下惠是杏无能。

    何曾见过夜晚这么的安宁?这不正好,月黑风高杀人夜,良辰美景共眠天。有事做事,没事?没事这么简单的事你还问?你没事找事啊?

    那就洗洗睡吧。

    一起说些简单的话,相对沉默,最后相拥而泣,无关与风月,无关与红尘,与一切的人事都没有关系,这或者就是人这一辈子能够谋求到的最大的也是最简单的幸福了。

    我就说喝酒误事吧?这纯粹是酒精给闹的。

    不过酒精也还是有诸多好处的,至少跟安眠药的效果还是有得一比的。

    所以晚上的觉,就会分外的踏实。连心跳都踏实了。像是沉溺进了无边的深渊,无声无息,悄然寂然。

    在两个人都沉沉的睡去之后,夜晚才真正的变得宁静厚实。淡白色的月光,淡青色的雾汽,河汉无极。像是一盏多年没有洗过的油灯,厚厚的灰尘,发黑的光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