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98.第98章 21小节 守岁的传统

    然而这种良好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当那种新鲜变成熟悉,那种被认识的感觉也就再没有任何新意,时间又一次回到按部就班。白树以为这次的时间,至少会长一些,然而却出奇的短暂。

    突然之间,白树在街上遇到许多的高中同学,这才让他突然意识到,寒假到了,已经接近年尾了。

    单位放假,就真的开始过年了。那种平静的状态得以暂时被打破。

    白树回到家,陪父亲准备了过年的东西,而后两个人一起过年。两个人一起过年,并不见得热闹,但是这么多年来,白树从来没有期望过三个人或是更多人一起,所以也都习惯了。当一件事情,不再期望,真正习惯或是被习惯了之后,那么也就没有什么感觉不适的了。

    晚上的时候,白树困了想睡,但是被拦着。白树的父亲说,今晚高兴,晚点再睡,然后拉着白树坐在窗下小酌。

    这么多年,白树的父亲看着白树终于长大,已经开始独立,他当然很高兴了。

    今天晚上,我们守岁。白树的父亲说。

    在白树从小的印象里,一直都没有守岁的概念,即便有也只是在稍大的时候,从别人那里听来,因而他从来就没有守过岁,也就没有守岁的习惯。在白树小时候,白树的父亲从来没有给他灌输这方面的知识。

    白树的第一次守岁,竟然是在他的人生过了二十三年之后,和他的父亲一道。这种经历,突然让白树觉得惊奇。

    守岁的夜晚,并没有该出现的那些的热闹,村子偏僻,人户散落,单家独户,一入夜就只剩下沉寂的夜和模糊的如同荒兽一般的大山。然而就是这样的夜晚,白树和他的父亲,相对而坐,他们也没有更多的话可说,仿佛一切都随同夜一起沉寂。

    但是白树却能看得出来,父亲是发自心底的高兴,就好像是完成了一件天下独一无二的伟大事情。

    白树从来没见过父亲这么高兴过,举着杯子然后望着窗外黑沉沉的大山,黑沉沉的夜色,有一刻,白树的父亲再度端起酒杯的时候,手都在颤抖。

    然后他将杯子放下,拿起筷子,在面前的盘子里挑拣了半天,终于也没有夹任何东西。菜都早已经冷了多时。

    突然,父亲问白树小雪。“丫头是不是说,正月的时候会来?”

    白树点点头,小雪是这样说的。

    时间敲到十二的时候,白树的父亲起身,在正门对出去的地方,烧了一把草纸,插了三根香,然后拿着一根燃着的香檠将一挂鞭炮点燃。

    寂静的夜,一点火光微微跳跃,清脆杂乱的声音,震得阒静的山野簌簌的喧响。

    片时,喧响过后,复才归于寂灭。

    白树看着父亲在从正门出去,然后从耳间门进来,走到桌前,想要收拾碗碟。

    “爸,你先去睡吧,让我来。”

    白树的父亲停了一下,转身进了灶屋。白树还坐着未动,听见舀水倒水的声音,然后白树的父亲出来,转身进了歇房。

    “那你也早点去睡吧。”

    这时候白树才起身来,将碗碟快速的收拾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