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六章:泪洒十年如一日

    这三个月来,步云狂的脸都笑僵了,走路带风,宗门宝库的充盈,也就意味着弟子们的修炼资源大幅度提升!

    宗门福利高到一个骇人的地步,甚至让其他势力都眼馋无比的程度,一个个都是富的流油,当然也不是随便发的,需要对教中有一定的贡献,或者完成教中所发布的任务才可。

    虽然有了资源,可将这些修炼资源转化为实力还需要相当漫长的一个时间,如今造化道教就如同一个吃的走不动路的胖子,想要改变,还需努力才可……

    这三月来,整个都广也算是风起云涌,昆吾之丘不是唯一的选择,因为占地要钱的关系,不少势力也选择了别的丘迁徙,孟盈,陶唐,以及神即都是不错的选择,不过那里可不是人族的天下。

    虽然危险,可同样也代表着机遇,黑白之丘虽然艰苦了一些,不过还是有不少势力愿意往里扎的。

    造化道教所为,自然传遍都广,各家纷纷效仿,以期获利,可成效甚微,毕竟成功是不可随意复制的,其中轻重要细细把握……

    不少势力对造化道教都是垂涎欲滴,毕竟它如今就是一个大蛋糕,而且还都是奶油的那种,谁都想啃上一口,所得可不仅仅是一丁点儿那么简单。

    如今造化道教所聚集的天材地宝,就连通天仙教这个老大哥看了也是眼红……

    ……

    参卫之丘诛仙峰上,罗云武面色阴沉的听着下属的汇报,王大的面色也是难看至极。

    三月来,参卫之丘所流失的势力可谓是最多的,几乎都跑到了昆吾之丘去,这结果不难猜想,十八颗灵引与十五颗没差多少!

    其中最为关键的便是,每年的上供了,通天仙教的赋税极重,几乎是各家每年所得的百分之三十。

    如此一来,相比之下昆吾更令人中意,虽说一次杏付出的代价比较大,灵气也降低了,可百年不用上供,压力也减少了许多。

    也可发展起来,不然在参卫之丘,那等恐怖的赋税之下,各家甚至没有余力去发展,尽数被打压,这也是通天仙教的手段!

    这样下去,不走还惯着他?十八颗灵引已经留不住人了……

    王大咬牙道:“该死的,难不成就这么看着造化道教得利,去的都是我参卫之丘的人,拿的也是我通天仙教的东西!”

    罗云武冷笑道:“他还能装下多少?人心不足蛇吞象的道理你还不懂吗?”

    王大疑惑道:“你是说……”

    “让我等百年?没可能!一元之气只要在李青莲手中一天,他造化道教就别想消停!”罗云武眸中一寒道。

    王大皱眉:“可如此一来,一旦李青莲狗急跳墙,毁了一元之气怎么办?不周那边绝对不会放过咱们的……”

    罗云武冷笑道:“他敢!一元之气是他造化道教唯一的挡箭牌,一旦没了,他们承受不住我的怒火!再说谁知道是我出的手?”

    他吃定了李青莲,这便是强者的威势,有实力,怎么来都行,造化道教弱小,只得在其中挣扎求存……

    “安排过去的钉子怎么样了?”罗云武话峰一转道。

    王大叹了一口气道:“都被踢回来了,也不知道他们那里来的消息,步云狂那老家伙倒是没少往咱们这边插钉子,消息倒是及时……”

    罗云武眉头深皱道:“查出来,都清了,要神不知鬼不觉,也可以加以利用,你清楚我什么意思,钉子被踢回来就再插!”

    王大重重的点头,不过这也需要时间,正如同李青莲所说,他罗云武绝对不会安分的等待百年,定然会出手,只不过需要时间罢了。

    而这时间,正容造化道教喘息,必须得抓住,抓不住,难逃灭亡的结局。

    ……

    另一边,赤望之丘无尽血海之中,经历血海一战,星罗群岛也被毁了个七七八八,如今再成血云岛。

    却是几大血王自他处搬来的青山灵岛,放在血海之中,当做临时的山门,十年的时间,已经初具特色!

    如今血海好似快要干涸了一般,只剩三分之一的深度,大面积的海床暴露在空气中,丑陋至极,一副枯败的景色。

    然而血海之中此刻已经血光冲霄,一道道通天的血色光柱成阵,镇压海眼,此刻血云岛深处,海眼之前,却是站着一人,正是阎川。

    海眼之上,盘坐一人,血红色的肌肤干枯无比,犹如裸露出的筋肉一般,一根血角冲天而起,白眉白须也呈枯黄之色,猩红的血眸之中尽显疲惫,不是血祖又是何人?

    其身后脊梁上,九颗尸钉依旧插在其中,滚滚如潮的血色能将顺着尸钉之后的锁链而下,冲入海眼之中,狂暴不住好似随时都会崩碎的海眼被这血色能将安抚的平静下来,而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整整十年。

    唯一不同的是,此刻的九颗尸钉之上,缭绕着一丝淡淡的时光之力,诡异无比。

    “说吧,何事?”血祖有气无力道,好似说出了这几个字,便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你到底什么时候下手?李青莲如今过的可谓是顺风顺水,修为一路猛增,力压都广天骄,无人能与之比肩!”

    “造化道教此刻也是成大兴之势,我赤望之丘更是流失了无数势力,再加上灵气的降低,血云教如今尽是破败之意!”

    “你以为我还能撑多久?再如此下去,用不上千年,我血云教必亡。到时可没人能帮你了,你还在等什么?等我亡教吗?”

    阎川面目狰狞道,甚至有些歇斯底里,他看的透彻,势力的流失他无法阻止,再加上原本血云教就人心不齐,欺骗与背叛最为寻常不过,此刻教中弟子也是走了不少……

    他急了!

    血祖不疾不徐的瞟了阎川一眼道:“你待如何?”

    阎川眸中闪过一抹疯狂道:“自然是取了李青莲的杏命,没了李青莲,造化道教定然兵败如山倒,我血云教不是没有机会东山再起!”

    血祖摇头道:“时机未道,杀不了他的……”

    阎川红着眼睛不信道:“时机时机,你总念叨着时机,什么时候才算是时机?明明我已经将那东西种下,可你……”

    血祖嗤笑道:“我如今以身镇海眼,便是说话就已经用尽全力,你当真以为我无所不能?莫要被仇恨迷失了心智,你的心境被他破了吗?”

    说到这儿,阎川面色煞白,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心境出了问题,不然放在以前,还不至于如此歇斯底里,李青莲就是插在他心中的刺。

    “哼!我自然清楚,只要李青莲一死,我的心境自然无漏无缺!”阎川拂袖怒道。

    血祖摇了摇头叹道:“时机未到,我动不了他,李青莲来头太大,可不是那么好杀的……”

    显然血祖对于李青莲的根脚已经有了些许的了解,可怕的是,在他了解之后,依旧有信心,这便恐怖了……

    阎川气的身子都在发颤,转身便走,咬牙道:“我倒要看看,你所谓的时机来了,究竟会怎么动手!”

    身子化为血光消失不见,洞中只剩血祖一人,望着阎川消失的背影,无奈摇头,喃喃道:“不堪大用……不堪大用啊……”

    随即舔了舔嘴唇,猩红的舌头上带着根根倒钩:“不过倒是个好吃食……”

    眸中闪烁的,乃是一种名为贪婪的东西,低头望着坐下的海眼,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微笑道:“莫急……崽子们莫急,这天下,终将是我修罗一族的天下,谁也拦不住的……当年冥河如此,鸿钧如此,如今世道大变,再也没人拦得住了……”

    血祖在计划着一场惊天大谋,涉及到了太多的东西,事情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

    血海之上,一株桃树擎天,飘荡着,此刻却尽显枯败,好似即将彻底死去一般,桃花道上弥漫着一股腐朽的味道,遍地都是枯黄的落叶,毫无人气可言。

    落叶漫天,徐徐飘落,空气中荡漾着一股名为凄凉的东西,寂静无比,只有腥臭的海风拂过的声音,其中夹佑着阵阵的抽泣之声。

    只见擎天桃树那粗壮的枝丫上,桃宝一身粉色的短裙,默默抽泣着,泪水早已将衣裙打湿,美眸红的犹如兔子一般,俏脸上尽是斑驳的泪痕,她已经不知啜泣了多久……

    怀中抱着的正是血姥。只见此刻血姥暮气厚重的吓人,肉身枯败,好似随时都会化为一瘫腐肉一般,她快死了,生命之火微弱如烛光。

    无尽的精气自桃树中冲出,死命灌注到血姥的身体中,为她续命,已经持续了三年之久!

    就连桃宝的身子都是虚淡无比,桃树流失了大量的精气,已经濒临枯萎,甚至已经快要维持不了桃宝的身子。

    可她不在乎,她不愿自己的嫣娘离开,不愿独自一人面对这冰冷的世界,为此他不惜将精气灌注于血姥的身子当中,十年如一日,毫不停歇……

    “嫣娘……不要走……不要丢下桃宝一个人,不要……呜呜”

    桃树之上,独留桃宝一人啜泣,哭声回荡血海,经久不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