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18章:爆炸性新闻

    第1818章:爆炸杏新闻

    公寓里,冷雪慕死死的捏着白乐笙的手腕,像是要将她的手腕捏碎,他的眼睛里,翻涌着黑沉的怒意,让那双眼睛,冰冷凌厉的好像一头野兽,狂躁而可怕。

    白乐笙的手微微颤、抖,漂亮的眉毛因为好像因为疼痛而紧紧皱起来,眼泪也好像断了线的珠子,不间断的大颗大颗落下来,那模样,就算是和她有深仇大恨的人,都会禁不住心生怜惜,更何况她面前的是曾经爱过的深爱。

    冷雪慕浑身都在颤、抖,可抓着白乐笙手腕的手,却忍不住一分一分放松了力道。

    白乐笙抬起手,轻颤着似乎想触碰冷雪慕的面庞。

    冷雪慕皱着眉一挥手将她的手打开,紧咬着牙关说道:“白乐笙,你少在这里惺惺作态,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白乐笙的手扑了空,整个人好像失去了重心一样,往一旁倒下去,冷雪慕条件反射的就想扶她,可伸出去的手又紧紧攥成拳,冷冷的收了回来。

    白乐笙贴着门滑到了地上,抱着膝盖痛哭着说道:“我知道你恨我,恨我当年做出那样的选择,恨我离开你,恨我抛下我们的感情,可是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你知道我纠结了多久才做出那样的决定吗?我没办法的雪慕,像我那样出身的人,如果没办法出人头地,只能一辈子被别人踩在脚底下,永远也翻不了身!所以,我只能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我必须抓住所有的机会,才能成功啊,你知不知道……”

    她歇斯底里的哭着,好像有一腔的委屈埋藏在心里,到了今天才借着酒意发泄出来,她的手,颤、抖着抓着冷雪慕的裤脚,那样好看的手因为太过用力,指节泛起惨白的颜色,好像用尽全身的力气,在抓着某个无法舍弃的东西一般。

    冷雪慕低头看着她,眼底一片嘲讽。

    他蹲下来,冷冷的扯开白乐笙抓着他裤脚的手,一脸嫌弃的甩开,在她因为他的力道而扑倒在地上的时候,神情又闪现出一丝懊恼。

    冷雪慕强忍着去扶起她冲动,伸手扳起她的脸,冷冷说道:“白乐笙,你看着我,好好看着我!”

    “当年,就是这样的我,放下我所有的自尊和骄傲,恳求你留下来,恳求你不要离开,你是怎么回答我的?”

    “我永远都记得那天你是用什么样的嘴脸告诉我,我这种没钱没势的男人根本不是你想要的,你要出人头地,你要大富大贵,为了这些你可以付出你的所有,包括你所谓的感情!”

    “白乐笙,我想说的是,像你这种女人根本不配谈感情,你的所有都是你用来赚钱的工具,为了达到目的,你不惜做出那种事情,还大言不惭的说绝不后悔!白乐笙,怎么,发现我这种没钱没势的男人居然有钱了,你就又回来跟我谈什么原谅,什么感情?我告诉你,别在我面前惺惺作态,我不是当年被你耍的团团转的傻子,从你这张恶心人的嘴里说出来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冷雪慕狠狠地甩开白乐笙的脸,一脸嫌弃的转身抽出纸巾擦着自己的手,将擦过的纸巾仍在白乐笙身上,冷声道:“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从我家里滚出去!”

    “冷雪慕,你到底要我怎样说,怎样做你才能相信我?我说那些话,做那些事都是不得已的,有苦衷的,为什么你就是不信呢?难道只有我死了你才肯信我说的话吗?”白乐笙忽的站起来,歇斯底里的哭喊道。

    冷雪慕冷笑,一脸嘲讽的看着她道:“死?别用这个吓唬我,我告诉你,你就是死在我面前,也别想我多看你一眼!”

    “好……好……冷雪慕,这是你说的,既然你怎么样都不肯原谅我,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死了痛快!”

    她说着,忽然一脸的生无可恋,悲极而笑,猛地朝一旁的大理石茶几冲过去,狠狠地撞在了茶几角上,顿时,血流如注,鲜血顺着她的额头淌下来,染红了她绝美的脸。

    冷雪慕顿时面色大变,他焦急的冲过去将白乐笙抱起来,却见她一脸凄然的笑道:“你……你终于肯看我一眼了……”

    “白乐笙,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想怎样!”

    “我……我好想你,雪慕……”她的话还没说完,便闭上眼晕了过去。

    冷雪慕的神色顿时慌乱无措,他掏出手机,又焦躁的扔开,直接将白乐笙抱起来,冲出了公寓。

    在冷雪慕没有察觉到的角落里,有人拿着相机,在冷雪慕抱着白乐笙冲出公寓的时候,飞快的摁着快门。

    第二天,许若悠上班的时候,却发现冷雪慕还没来,对面的方秘书和她打招呼的时候神情有些不太自然,欲言又止的,好像想和她说什么,又犹豫着没有开口。

    许若悠狐疑的坐在了办公桌前,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顺手点开了推送的实时新闻。

    一个硕大的标题顿时撞进了许若悠的眼底。

    “影后白乐笙夜访帝国集团总裁公寓,醉酒?受伤?”

    许若悠的心猛地提起来,下意识的便滑动鼠标,往下继续翻看。

    报道只有寥寥数语,而照片却清晰无比。

    白乐笙一袭白色长裙,优雅又高贵,另一张便是冷雪慕一脸惊慌的抱着白乐笙从公寓里冲出来的照片。

    许若悠看着那张照片,脸色禁不住微微有些苍白,心里从昨天生出的那股酸意又翻涌出来,这一次,那酸意来得有些猛烈,让她的胃里一瞬间翻腾不已,胸口忽然泛起一股难言的恶心感,急忙捂着嘴疾步跑向洗手间。

    趴在洗漱台上干呕了好一会,因早上没吃什么东西,吐出来的只是些酸水而已,许若悠喘着气抬起头,看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撩起一捧凉水洗了洗脸,自嘲的看着自己,喃喃自语道:“你倒是难受个什么劲,人家才是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

    摇了摇头,抽出几张纸擦干脸上的水渍,对着镜子调整着自己的表情,等表情看起来不是那么僵硬难看之后,才走出了洗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