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90章 清明番外,已经走了

    林深深嘟着嘴,一句话也不说。

    跟着士兵走了,去领行李了。

    司马着急,“大少爷。”

    陆清明也不知道怎么了,确切的说,他是不知道林深深怎么了,原来杏格那么软的丫头,今天怎么就跟她顶上了?

    不论别人说什么,他都不松口。

    “让她走!”

    陆清明低吼着,“你们还站着干什么?走了一个林深深,你们也都要跟着一起走吗?”

    众人低下头,就是有意见,也不敢那么说啊。

    “都给我把视线收回来!我才是你们的上司!操场集合!”

    “是!”

    林深深领了行李,她一个人挪着三只箱子,相当笨拙。

    “深深。”

    士兵为难的看着她,“这个……你自己能搬走吗?”

    大少爷没有说要送她,何况,林深深是被赶走的,他们也不敢私自用车送她啊。

    林深深鼓着腮帮子,点点头,“没问题的。”

    话是这样说,可是明显困难。

    ‘咣当’!

    箱子倒在了地上。

    “哎呀。”林深深懊恼的慌忙去扶。

    “那个,我还是帮你搬到门口吧……”

    “谢谢啊。”

    操场上,陆清明远远的看见了。

    哼!

    明明就蠢的要死,除了那一点特殊的本事,她真的是笨兮兮。而且,做事也没有什么恒心。不是说了,永远追着他吗?结果,还不是几天就放弃了!

    这种三分钟热度的女孩子,还是早走的好。

    一来,他绝对不会回应她的感情。

    二来,特工也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这样想着,可是,视线还是忍不住往外瞟。

    但是,很快,林深深的身影不见了……

    陆清明蹙眉,心上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

    正是休息日。

    林深深拎着箱子,哼哧哼哧的就回来了。

    下人上来敲门,林寻还在书房里忙碌。

    “少爷,小姐回来了。”

    “嗯?”

    林寻一怔,慌忙放下手里的事情,下了楼。

    客厅里,林深深正抱着下人递上来的水,大口大口喝着,“啊……”

    她长长舒了口气,擦擦嘴角,“真舒服,渴死我了。”

    要知道,在秋浦这些日子,她连口水都不能好好喝。

    “深深。”

    林寻嘴角一丝笑意,走过去。可也不免疑惑,“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去一个月吗?”

    林深深见到疼爱她的林寻,鼻子一酸,委屈就都涌了出来。

    “哥……”

    林深深一头钻进了林寻怀里。

    林寻怔忪,随即笑了,“怎么了?怎么一回来就哭鼻子?”

    “哥……”林深深哼唧,“你不知道,我在外面可苦了。吃饭、睡觉,都特别多的规矩。”

    “嗯?是吗?”

    林寻揉揉她的脑袋,仔细看着她。

    “哥哥看看,嗯……是瘦了,也黑了,你这是干嘛去了?快变成个小子了。”

    “啊?”林深深惊恐的捂住脸颊,“真的吗?有这么可怕吗?”

    “呵呵。”

    林寻忍俊不禁,“所以,我们深深是吃不了苦,回来的吗?”

    “……”

    林深深眨眨眼,她想了想,好像只能这么说,总不能把事实告诉哥哥吧?去之前,他们都是签了保密协议的。

    “嗯。”林深深点点头,“哥,会笑话我,觉得我没用吗?”

    “不会。”

    林寻微微笑着,“你要那么有用干什么?哥只要你会吃饭、会睡觉就够了。”

    “嗯?”

    林深深听着,怎么觉着哪里不对劲?

    “哥,你是把我当猪吗?”

    “不,当然不。”

    林寻忍着笑,“哥啊,把你当小猪呢。”

    “……”林深深愣了下,大叫起来,“啊……哥才是小猪!”

    “哈哈……”

    林寻大笑,揉揉她的脑袋,“好了,回来就回来了。深深一个人在外面,哥也不放心,回来的好。答应哥,不要胡思乱想,你不需要融入这个社会,林家……永远是你的家。”

    这话,林深深听了自然感动。

    她再次钻进林寻怀里,软绵绵的问到,“哥,也永远是我的好哥哥,对不对?”

    “……”

    林寻一怔,回答不上来。

    心里想着,深深啊,哥哥不想永远只做你的哥哥。

    林寻敷衍的应了一声,“嗯……刚回来,累不累?上楼去洗个热水澡,好好睡觉好不好?晚上,让厨房做你爱吃的,你看你,又黑又瘦。”

    “嗯!”

    林深深重重的点头,踮起脚来,在林寻脸上亲了一下。

    “那,哥……我上楼了。安。”

    “好。”

    林寻看着她,始终面带微笑。

    回来了,真好。

    他原本就不想和她分开,深深真的,不用那么有本事的,好好的、乖乖的,待在他身边就好。

    ……

    晚上,躺在床上。

    陆清明竟然失眠了,辗转反侧。

    这么些年来,能够让他失眠的,只有宁檬。

    可是,这一晚,罪魁祸首却变成了林深深!

    陆清明胳膊枕在脑袋下,不明白,林深深怎么就长脾气了。

    闭上眼,陆清明努力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

    他在沈绍棠那里喝多了,应该是沈绍棠送他回来的。

    之后呢?印象里有林深深……

    可是后来,他好像做梦了。梦到什么了?梦到和宁檬告白,他还给她戴上了那枚素戒……

    “啊!”

    想到这里,陆清明猛地坐了起来。

    这么一惊,他惊出一身冷汗来。

    “难道……”

    陆清明喉结滚了滚,“难道,不是做梦?”

    难道说,昨晚上的不是梦,是确有其事。只是,那个人……不是宁檬,而是,林深深!

    他喝多了,犯糊涂了,还是撒酒疯了?然后,把林深深当成了宁檬!

    想到这里,陆清明头皮一阵发麻。

    如此说来,他可真是冤枉那个丫头了!

    他一口一个‘惯偷’,所以,她才真的生气了?

    “啧。”

    陆清明蹙眉,烦躁起来。

    掀开被子下床,只是,又顿住了。

    他这是要干什么去?林深深已经走了。

    难道,他要去道歉吗?然后,让她回来?

    这,又是何必呢?

    虽然他不是故意造成这个后果的,但是,这个结果,也未必不好。他不会喜欢她……

    陆清明躺回床上,算了,已经这样了,那就这样吧。

    林深深,只是他生活里一段小插曲,过了、就过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