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89章 清明番外,不是我偷的

    “啊——”

    林深深惊呼,这个戒指,是她忘记了。

    昨天本来脑子就很乱,她并不是故意不取下来的。她虽然喜欢陆清明,可是,也绝对没有拿着别人东西的意思。

    这会儿,被陆清明误会了。

    林深深委屈的辩解,“不是我的偷的……”

    她说的实话啊。

    “不是你偷的?”

    陆清明显然不信,冷笑,“林深深,我还真是小看了你的本事啊!也对,你本来就是惯偷!第一次就偷走了我的钱包,你这种人,偷东西还需要理由吗?”

    “不是……”林深深着急的不行,她嘴巴这么笨,要怎么才能解释清楚?

    “还狡辩?”

    陆清明眸光越发不屑,“不是你偷的,它是怎么跑到你手上去的!”

    “它……”林深深舌头打结,“它就是自己跑上去的!”

    “胡说!”

    陆清明打断她,“我不是你,你以为……我会相信这么弱智的话?快给我脱下来!”

    一边说,一边用力将戒指往外拔。

    可是,这枚戒指就像是长在了林深深手上,陆清明怎么用力,都没有将它取下来。

    “怎么回事?”

    陆清明着急了,越发用力。

    “啊……”

    林深深疼的直皱眉,“你轻点!”

    “轻点?”

    陆清明哂笑,“这么用力还取不下来!你该不会就想这么戴着吧?我告诉你,这是痴心妄想!”

    “……”

    林深深一怔,她再怎么迟钝,也是有自尊心的。

    何况,她昨晚上刚刚失恋……是彻底的失恋。

    “你说的对!”

    林深深胳膊一挣,将陆清明甩开。

    “我是痴心妄想!可是,我不是厚颜无耻的。”

    她的眼眶已经红了,抬起手来,抹了把眼睛,努力克制这大哭的冲动。

    “你放心,我不会要你的戒指的!”

    她走到洗脸池边,抬手挤了点沐浴露,搓着戴戒指的手指。

    戒指真的是很紧,接着沐浴露的顺滑,林深深一点点将戒指取了下来。

    她手一抬,递到陆清明面前,“喏,还给你!”

    陆清明倒是愣住了,讪讪的接过……

    林深深再不理他,转身出去了。

    外面,林深深将行李箱拖的噼里啪啦的作响。

    陆清明走出来,看到这情形,眉头紧锁,“你又干什么?”

    “现在摆弄什么行李?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迟到了!所有人都在等着你训练!别磨蹭了,快跟我走!”

    说着,拉住林深深往外走。

    “放开!”

    林深深红着眼,用力将陆清明的胳膊甩开。

    “……”陆清明怔住,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

    因为戒指的事情生气吗?她的脾气,不是这么大的啊。

    陆清明没什么耐心,蹙眉道,“林深深,你要是再闹,我就赶你走了!”

    “好啊。”

    林深深昂着头,应了。

    陆清明一怔,他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

    为什么?她不是为了他,才跑来这里吃苦的吗?之前,他那么刁难她……她都没有放弃,怎么今天,突然这样了?

    想来,是为了刚才戒指的事情?

    陆清明蹙眉,难道,他真的冤枉她了?

    昨晚上,他喝多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记不清楚了。

    “啧。”

    陆清明咂嘴,“林深深,你现在是在和耍脾气吗?你偷了我的戒指,我都没有处罚你!”

    “你处罚啊。”

    林深深鼓着腮帮子,“你现在就惩罚!你还能怎么惩罚我?不就是要赶我走吗?好的……”

    她一边说,一边将行李拖了出来,“我现在就走的,你不用吼,我自己走!”

    她纤瘦的身板,拖着大大的行李箱,陆清明看直了眼。

    这什么情况?

    林深深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

    陆清明挑眉,“后悔了?”

    “不是。”林深深嘟着嘴,“我带来的是三只行李箱,你要跟我说什么规矩……现在,我要走了,能把那两只行李箱还给我吗?我要是丢了东西,回去要被批评的。”

    真是,要严的家教啊。

    陆清明嘴角抽搐,他还是不能相信,这个小丫头竟然是真的一心要走。

    “我说你。”

    陆清明皱眉,“差不多行了,你知道这戒指对我来说多重要吗?你偷了去戴,我还没怎么说……”

    “啊!”

    林深深捂住耳朵,摇着头。

    “我都说了,不是我的偷的!”

    她这反应,有些过激。

    陆清明怔忪,盯着她。

    林深深委屈的,眼睛里都是水光,“是,我是会偷东西,我也偷过你的钱包,可是……那能代表什么?我会偷,就代表我是个贼吗?大少爷,你要不要去查一查,看看我以前有没有留过案底!看看我是不是个惯偷!”

    这丫头,陆清明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

    笨丫头,这会儿怎么这么伶牙俐齿的。

    “我再说一次,不是我偷的!”

    林深深擦了擦眼角,拖着行李往外走。

    “我走了!”

    陆清明怒意也上来了,她凭什么对他这个态度?

    林深深一路出去,众人看到她,都很吃惊。

    “深深,你这是干嘛呢?”

    林深深吸了吸鼻子,“我要走了……”

    她看向司马,“司马先生,可以把没收我的行李还给我吗?”

    司马为难,一抬头,看到陆清明,“大少爷……”

    不止司马,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陆清明。

    众所周知,陆清明讨厌林深深,处处针对她……虽然,原因他们并不清楚。

    陆清明烦躁,都这么看着他干什么?

    司马终于忍不住,“大少爷,深深虽然有不足,可是她一个女孩子,刚开始参加训练就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您何必如此为难她!赶她走,实在是过了。”

    司马年长,随时下属,可是也是长辈,是以敢这么和陆清明说话。

    陆清明听了,越发烦躁,“我赶她走?哈!对啊,我赶她走!怎么了?”

    他抬手一指,“你们,去把她的行李都拿出来!让她走!”

    林深深的表情,越发委屈了。

    陆清明拧眉,“要走是吧?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这种态度,确实是不适合留在这里!快走!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