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64章 生之番外,狠狠掐他

    第764章 生之番外,狠狠掐他

    陆昱轩眉头紧锁,一脸不耐烦。

    “别跟我扯这些,珮珮都这样了,你还要逼她吗?她不想嫁给你,没看出来吗?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想过要嫁给你!”

    “你……”

    康斯仁猛的攥紧拳头,蓦地转过身,一把揪住陆昱轩的衣领。

    吼道,“那么,嫁给你就行了吗?”

    陆昱轩没有反抗,只静静的看着他。

    “陆昱轩!”康斯仁嗤笑,满是嘲讽。

    “你不要在我身上找茬!你也不想想,到底是谁,把珮珮逼成了这样!你总是给她希望,可是呢?你根本没有能力说服你那个陆家人!你只会把珮珮栓在身边,你真正帮过她吗?你只能让她痛苦!”

    “嘁!”

    陆昱轩冷哼。

    他这副样子,看的康斯仁一肚子火。

    蓦地,康斯仁扬起拳头,狠狠砸向陆昱轩!

    嘭的一声,陆昱轩竟然被他打翻在地。

    “……”康斯仁一怔,有些意外,他竟然不还手?

    陆昱轩抬起手,抹了抹嘴角。嘴角被大裂开了,鲜血丝丝渗出来。

    “呵……”

    陆昱轩笑了,“这一回,算是我对不起你……”

    陆昱轩缓缓站起来,昂着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这么一下,够吗?不够的话,继续打!但是,珮珮,我不能让给你!珮珮是我的……无论如何,我要她回到我身边。你为珮珮做过的事情,我,谢谢你。”

    这么一席话,让康斯仁愣住了。

    他没有想过,一向高傲的陆昱轩,竟然还会低头。

    陆昱轩扯扯嘴角,笑的有些落寞。

    “康斯仁,在喜欢珮珮这一点上,我们都是一样的。如果珮珮喜欢的是你,那么,我退出无话可说,可是,事实上不是!珮珮喜欢的是我……你看不到吗?还是,一定要看到她折磨死自己,你才肯放手?”

    康斯仁拧眉,好半天才说道。

    “我没有逼她,是她愿意的!”

    “你不顾她的意愿,擅自做主,帮她的家人……这和逼她,有什么区别?你明知道,珮珮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欠了你这么大的恩情,无以为报,只好答应嫁给你!”

    康斯仁怔住,他不想承认。

    可是,脸却渐渐沉下来。

    陆昱轩摇摇头,“扪心自问,你真的没有威胁她、逼她的意思吗?”

    “……”

    康斯仁陷入了沉默,不发一言。

    陆昱轩推开病房门,径直进去了。

    病房里,裴母坐在床前,正对着裴珮掉眼泪。

    “哎……珮珮,你要好好的啊,千万不要再想不开了,妈答应你,只要你醒过来,妈一定不再逼你了,你想要怎么样都好,行吗?是妈不好,都是妈不好。”

    裴父站在一旁,轻轻拍着妻子的肩膀。

    陆昱轩走过去,有些尴尬的挠挠头。

    “咳,叔叔、阿姨。”

    “嗯?”

    裴父、裴母一同站了起来,笔直的站好,“陆、陆先生。”

    关于陆昱轩的身份,他们自然是知晓的。也深知,裴珮之于陆昱轩,那绝对是高攀。做父母的,虽然现实,但也正是因为现实,才明白,陆家门槛太高。

    再加上,陆家一直不同意他们在一起。

    他们也是担心,耽误了女儿。

    “啧。”

    陆昱轩皱眉咂嘴,“叔叔、阿姨,你们不要这么客气,我是晚辈。”

    “不敢、不敢。”

    裴父、裴母点着头,微微躬身,“我们怎么敢造次。”

    陆昱轩头疼,揉了揉太阳穴。

    “叔叔、阿姨,等珮珮好了,我想,你们和我家人见个面……行吗?”

    “啊?”

    裴父、裴母怔住,见面?什么意思啊?这是……真的吗?

    裴父却又纠结了,“可是,陆先生……珮珮她和康总这边……”

    “您放心。”

    陆昱轩勾唇,“所有的事情,都由我出面解决,只是,希望您二位,在见到我父亲、以及两位母亲时,不要提起这件事。”

    裴父、裴母愣住,这……合适吗?

    “二位不要误会。”陆昱轩解释,“我并不是不相信珮珮,也没有丝毫嫌弃她的意思,只是长辈们的想法总是比较古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们觉得呢?”

    “这、这……”

    裴母支吾了半天,“陆先生,您这是要……”

    陆昱轩笑了,“二位放心,两家长辈见面,是我父亲和两位母亲的意思。”

    “啊……”

    裴母不敢相信,这……

    她不由看向床上的女儿,真的,等到这一天了?

    床上,裴珮皱着眉,嗓子眼逸出轻轻的声音。

    “珮珮。”

    陆昱轩疾步走上前,俯下身子,“珮珮?”

    “……”

    裴珮眼睛睁开一条缝,再次看见了陆昱轩。

    瞬时,眼睛就红了,眼泪滑下,“昱轩,我、我怎么总是看见你?你一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病了,病的好严重,是不是?”

    “傻瓜。”

    陆昱轩抬起手,轻轻拭去他眼角的泪水。

    “你没有病,我在你眼前,珮珮,是我……”

    裴珮还没有反应过来,哭的越发大声了,“啊……昱轩,昱轩,我知道你怪我,可是,我现在不能跟你走啊,我有孩子了,我们的孩子……我跟你走了,它怎么办啊?”

    “……”

    陆昱轩一瞪眼,这个傻瓜!

    他抬起手,贴在裴珮脸上,“我没死啊,裴珮,我是昱轩……我回来了,我好好的,你也好好的,你和孩子,都要好好的。”

    “嗯?”

    裴珮蓦地一怔,整个人都僵住了,不敢置信的盯着陆昱轩。

    她听到了什么?昱轩说话了,他说,他没有死?他好好的?

    这是……真的吗?还是,她太过思念后的幻觉?

    慢慢的,裴珮抬起手,颤抖着,抬起来,伸向陆昱轩。

    陆昱轩鼓励她,“珮珮,是我……你摸摸看,是我。”

    裴珮屏住呼吸,指尖冰凉,触及陆昱轩麦的、温热的肌肤,却像是触电般猛地缩回。

    “珮珮?”陆昱轩不解。

    “别说话!”

    裴珮哑着嗓子,低吼。再一次,将手伸向陆昱轩。这一次,她没有缩回去,而是,猛地揪住他的脸颊,狠狠一掐!

    “啊——”

    瞬时间,陆昱轩疼的一声惨叫!“”,。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