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63章 生之番外,梦境还是真实

    第763章 生之番外,梦境还是真实

    康斯仁赶到裴家,救护车正停在门口。

    他冲了进去,“叔叔、阿姨,珮珮……”

    裴母眼泪汪汪,“来了?医生在里面……马上送医院。”

    “我进去。”

    康斯仁脸发白,急促的点点头。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裴珮如此想不开,是因为陆昱轩吗?

    “呃!”

    突然,身后一股重力撞击过来,将康斯仁狠狠撞向前方,差点跌倒在地。

    众人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见陆昱轩满头大汗、急火攻心的往里冲,连眼底仿佛都在冒着火,低吼着质问,“珮珮呢?珮珮在哪儿?”

    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这不是陆昱轩吗?

    他,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怎么死了的人,会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看他中气十足的样子,哪里像个死人?

    陆昱轩咬紧牙关,吼道,“说话啊!都哑巴了?”

    “哎哟!”裴母扶住后颈,一阵眩晕,“我的天啊,我这是见了鬼了!”

    裴父匆忙扶住妻子,“你别这么激动,没事?快坐下……”

    唯一还能够保持冷静的,就是康斯仁了。

    康斯仁勾勾嘴角,却没有说话,径直冲向珮珮的卧室。

    陆昱轩一见,立即跟了上去。到了门口,就将他一把拽开,“你特么给我让开!”

    “呃……”康斯仁脚下一个趔趄,还没站稳,已经被陆昱轩抢先了。

    床上,医生刚对裴珮的伤口进行了初步止血。

    “她怎么样?”

    陆昱轩气息粗重,那种因为过度担心引发的心慌,不言而喻。

    医生简单说到,“先止了血,需要送医院缝合……”

    边指挥下级,“快把伤着抱起……”

    “我来!”

    陆昱轩蛮横的推开他们,俯下身子,将裴珮抱了起来,轻柔的揽在怀里。

    裴珮闭着眼,满头都是冷汗。感觉到身子凌空,微微睁开眼。

    “你……”

    她好像看到了昱轩?

    呵,不过,这也不奇怪了。最近,她总是会看见她,可是她知道,她是在自欺欺人……昱轩已经没了,她只是太思念他了。

    陆昱轩心疼的要命,低头吻在她冰凉湿濡的额头上。

    低低骂道,“笨蛋!你怎么这么笨!”

    “呜呜……”裴珮钻进他怀里,“昱轩,我想你、我太想你了。”

    陆昱轩薄唇紧抿,声音有些哽咽,“我知道、都知道。”

    胳膊用力,将裴珮抱了出去。

    外面,裴父、裴母才缓过劲来,看着陆昱轩的背影。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是我们老眼昏花了吗?”

    康斯仁跟在后面,脸上带着苦笑,“叔叔、阿姨,不是眼花……是陆昱轩,没错。”

    “啊?”

    裴母惊讶,看看康斯仁,“这,这可怎么办?”

    康斯仁沉默不语,是啊,怎么办?

    陆昱轩没了,裴珮痛不欲生,这是他们都不愿意看到的。可是,陆昱轩好端端的回来了,他们……又该怎么办?

    ——

    医院里。

    陆昱轩抱着裴珮下车,裴珮马上要送手术室缝合。

    可是,裴珮不要离开陆昱轩,死死扣住他的手,“不要走、不要走……”

    也不知道她清醒还是不清醒,陆昱轩看着,只是心疼。

    这就是大哥出的主意!然他诈死,结果,他的珮珮差点就真的没了!

    但是,也是因为这个该死的主意,他才看的到珮珮这样一面……这个从小养活一家人的女孩子,为了他,原来连命都可以不要!

    陆昱轩握住她的手,“不走,我不走。”

    于是,一起进了手术室。

    躺在手术台上,裴珮才反应过来。

    “医生!”

    裴珮竟然撑着胳膊想要起来,“你们要用药吗?不行,不行的!我怀孕了,我有孩子!”

    “这……”

    医生已经准备开始了,闻言愣住,“可是,不用药,我们怎么缝合?”

    “不、不行……”裴珮气喘吁吁,佝偻着身子,疼的大汗淋漓、神志模糊,可是关于这一点,却是很坚持,“不能伤害我的孩子。”

    孩子?

    陆昱轩惊愕,石化般僵住了!这是,怎么回事?裴珮说的,是真的吗?他怎么会不知道?裴珮竟然怀孕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他们的孩子!

    “珮珮!”

    陆昱轩惊喜的抱住她,“这是真的吗?孩子?你……怀了我的孩子?”

    “……”

    裴珮视线模糊,盯着陆昱轩,“昱轩……对不起、对不起。呃……”

    终于,体力、精神不支,一下子晕倒在陆昱轩怀里。

    “珮珮!”

    陆昱轩惊慌,看向医生,“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这……”医生怔愣,“陆先生,您的意思呢?这个,我们怎么缝?”

    陆昱轩眉头紧锁,吼道,“你们是医生,反倒来问我?我不管那么多,总之……她不能有事,我的孩子,一样不能有事!”

    “是。”

    医生斟酌着,“那么不上全麻……局麻,不过效果没有那么好,她可能还是会觉得疼的。”

    陆昱轩低头看看怀里的人,小声问她。

    “珮珮,会有一点疼,可以吗?”

    裴珮自然不能回答他,陆昱轩只能自己拿主意。“你不说话,可是,我知道,你一定会同意的……没事,别怕,我在这里,一直陪着你,好吗?”

    一咬牙,冲医生吼道。

    “快开始啊!还愣着干什么?”

    “哎……是。”

    疼痛,在所难免。

    陆昱轩始终抱着裴珮,看她闭着眼,还不时皱眉、轻哼,就知道有多疼。

    他不时低头,轻吻着她的额头,喃喃。

    “珮珮,忍着点……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以后都让你在我身上找补回来啊,你现在有多疼,以后,你就怎么还给我,好不好?乖,忍着点,很快、很快就好了。”

    终于,结束。

    筋疲力尽。

    ……

    病房外,陆昱轩见到了康斯仁。

    康斯仁皱着眉,想要推门进去。

    却被陆昱轩伸手拦住了,“她还没醒,不要吵她。”

    康斯仁淡淡道,“我只是看看她,不吵她。”

    “你……”陆昱轩气结,又觉的好笑,“康总,这样吗?”

    康斯仁抬头,看着他,“没意思,你以为,我想这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