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62章 生之番外,自杀

    裴母一怔,“怎么不能嫁?”

    没等裴珮说,她反应过来,一把拉住女儿。

    “珮珮,你该不会犯傻吧?陆昱轩已经没有了!难道,你打算把孩子生下来?”

    裴珮不说话,默认了。

    她想了很多,正因为昱轩不在了,她和昱轩唯一的联系,就只有这个孩子了!

    “哎呀!”

    裴母气血上涌,捂住脑袋。

    “你这个孩子,真是糊涂透顶了!”

    裴珮皱着眉,“妈,对不起,但是……我已经想好了……”

    “你!”

    裴母扬起手,作势要打她。

    裴珮不似以前,根本是无所畏惧。

    “妈,你要打就打吧!即使打死我,我也不会妥协的!从小到大,这个家,一直是我在养着!我马上27岁了!还不够吗?妈,我好累,放过我吧!”

    她咬着牙,眼睛里都是红血丝。

    她决心已定,要么就这样守着孩子过,要么,就干脆和孩子一起被母亲打死、一了百了!

    在家人面前,裴珮还从来没有这样硬气过。

    这么一来,裴母竟然怔住了,抬起的手僵在半空中。

    裴珮一咬牙,“我不会管的,和康斯仁,我也会分手的!”

    说完,转身回了房间。

    裴父、裴母一时呆住了,“这可怎么是好?”

    ——

    虽然裴珮没有去求康斯仁,但这件事,康斯仁自然还是知道了。

    康斯仁自然不会放着裴俊不管,得到消息之后,就立即在想办法。

    托了人、找了关系,好容易知道裴俊现在关的地方,匆匆赶过去。

    里面,陆昱轩听说康斯仁来了。

    那真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夺妻之仇、不共戴天啊!

    “部长,康总托了人找来的,给见吗?”

    陆昱轩叼着烟,两腿翘在茶几上,皱着眉,烦躁不已,“你说呢?”

    “呃……”手下有些犹豫,“都是系统的人,再说了,裴俊目前的情况,还没有定罪,见一面也是合理要求!”

    陆昱轩霍地站起来,暴躁不已。

    “我管他是找的谁?论权势,还能大过我的后台?”

    想到裴珮,陆昱轩恨意滋生。

    “我要不是因为身在陆家,处处要受约束,哪里容的他钻空子?现在好了!知道权利的好处了?我倒是要看看,康斯仁这次怎么用他的钱,再来困住裴珮!哼!不给他见!”

    “……是。”

    没办法,既然陆昱轩这么说了,手下只能这么办。

    外面,康斯仁得知这个回复。

    一怔,“为什么?我们走的是合法程序,为什么不能见人?”

    手下板着脸,“没有为什么,我们头手不让见,要不……您跟我们头说去?”

    康斯仁:“……”

    这算怎么回事?

    ……

    裴家。

    裴珮一个人待在卧室,并没有睡着。

    她坐在沙发上,将包打开。

    里面放着的,是她从别墅屋带来东西……都是陆昱轩的东西,这也是睹物思人吧。

    一一打开,又陆昱轩的毛衣外套,还有他的洗漱用品。

    裴珮低下头,闻到那股熟悉的味道。

    她记得,他们在别墅屋时,下着雨,他拉着她彼此身上都是潮湿的,可他却不管不顾的对她提要求,像个无赖一样,咬着她的耳朵说:“珮珮,你真漂亮,我要吃了你……”

    结果她当然是被他拆骨入腹。

    这里,是他的剃须刀、剃须膏和须后水。

    那几天,他总是在她怀里撒娇,闭着眼,顶着头乱发,抱着她说,“珮珮,帮我刮刮胡子。”

    她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于是很乖巧的替他刮起胡子。

    想着这些,裴珮止不住成串的眼泪水往下流,抬起手哆哆嗦嗦的伸向陆昱轩的剃须刀。

    那个时候,她喜欢拿着刀子对她开玩笑。

    “陆昱轩,一会儿不许欺负我,你要是敢耍流氓,我就一刀子下去!哼,听到没有?”

    陆昱轩总是很配合的高举双手:“哪能啊!我不欺负你、不耍流氓!”

    结果,晚上还是钻进被窝抱紧她……

    “你干什么?不是说好了不许来?”

    “我没欺负你啊,我这是疼你呢!”

    想到这里,裴珮已经泪流满面。

    “昱轩,我对不起你,你能原谅我吗?”

    裴珮举着剃须刀,原来总是对着她笑的人,已经不会再回应。

    “珮珮……”

    裴母,突然推门进来。

    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裴珮举着剃须刀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冲了过来。

    “珮珮,你干什么?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妈……”

    裴珮不明所以,她怎么了?

    裴母却是脸色苍白,抢着去夺她手上的刀子,“珮珮,你不要想不开!千万不要啊!”

    “啊!”

    慌乱中,意外发生。

    刀片割下去的时候,裴珮都没觉得疼,只觉得腕上一阵冰凉,然后有温热的液体冒出来。

    “滴答,滴答,滴答……”

    浓重的液体,伴随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落在厚实的地毯上。

    母女俩都惊呆了,一时间空气死一般的安静!

    裴珮蓦地,心头一空,却也……瞬间释然了。

    这算什么?不过,也挺好的。她竟然,勾唇笑了,缓缓闭上眼,想着:原来,死亡,就是这样的感觉,也没有多可怕,因为,她马上就要见到昱轩了。

    裴母吓的声音都变调了,“珮珮、珮珮!你不要吓妈啊!不要啊!”

    ……

    这边,康斯仁正急的没有办法,突然接到了裴家来的电话。

    他也没有避讳,立即接了,“喂,叔叔阿姨,我现在正在忙,一会儿……”

    “斯仁啊。”裴母声音颤抖,带着哭腔,“你快回来吧!珮珮,自杀了!”

    “珮珮自杀?”

    康斯仁错愕,脱口而出。

    “好!我马上回来!”

    那个接待他的手下一听,也急了,赶紧跑进去找陆昱轩。

    “头!出事了、出事了!”

    陆昱轩吞云吐雾,正烦躁的不行,“好好说话!”

    “裴珮小姐,自杀了!”

    什么?

    陆昱轩头皮一阵发麻,整个人腾的一下弹了起来,一把揪紧手下的衣领,“你特么听谁说的?”

    “康总,刚才接了个电话,我听得清清楚楚啊,珮珮自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