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60章 生之番外,你听话吗

    裴珮的反应这样平静,康斯仁却没有因此而松一口气。

    反而好像有什么堵在了胸口,压的他沉甸甸的。直觉告诉他,裴珮不对劲。

    ……

    康斯仁走后,裴珮慢慢将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调整姿势,用双臂将整个人抱住,一咬牙、一闭眼,眼泪簌簌往下掉。

    失去陆昱轩的悲伤,只怕永远没法停歇。

    陆昱轩没有了,是不是活的幸福,是不是孤单这样的问题都显得讽刺而可笑!

    “昱轩,对不起!我不该答应康斯仁的,我就应该牢牢守在你身边,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只要守在你身边就好。即使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至少我们还有彼此,可是现在,你不在了!啊……”

    裴珮将整颗脑袋埋进身体里,压抑的呜咽里是制止不住、无边蔓延的忧伤,寸寸入骨,极致哀怨。

    “没有我,你会不会很孤单?你会不会很想我?我还没有把话跟你解释清楚,你一定还在恨,我背叛了你,对不对?”

    裴珮的眼睛里,散发出一种疯狂的色彩,眼神已和常人不同,她正油走在岌岌可危的理智边沿。

    睡在床上,周遭异常安静。

    蓦地,裴珮从床上坐了起来。

    掀开被子,下了床。

    走出房间时,见父母房间的灯光还是亮着的。

    父母正在说着话,“哎,珮珮,这不会有事吧?”

    “总会过去吧,人……没了,还能怎么样?痛苦只是一时的。”

    “哎……”

    裴珮收回视线,放轻了脚步,出了家门。

    开车,一路越开越偏僻。

    天色完全黑下来,裴珮把车子停住,下了车。

    这里,是上次陆昱轩带她来的地方。

    此刻大门紧闭,黑漆漆的一片。

    裴珮顺着记忆,摸到后院。

    那里的灌木有个缺口,弯腰可以钻进去。进了院子,走到大门口。外廊的花盆下,放着大门钥匙。

    还记得,当时离开,陆昱轩把钥匙塞在下面。

    笑嘻嘻的看着她,“藏在这里了,不还给大哥了……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了,好不好?”

    想到这里,裴珮伸手,将钥匙取出。

    攥在掌心里,钻心的疼。闭上眼,陆昱轩永远笑嘻嘻的样子、挥之不去。

    “昱轩、昱轩……”

    裴珮几度哽咽,不过短短两天,整个脸颊已经迅速深陷下去。

    拿着钥匙,开门进去。里面,还和他们离开时一样。

    裴珮将灯开开,一眼看到沙发上……甚至还放着陆昱轩的毛衣外套!还有,那条从卧室里拿下来的毛毯。那段时间,总是下雨,他们裹着毛毯,就在沙发上靠在一起看电影、说话。

    “啊……”

    裴珮哽咽着,抱起陆昱轩的外套。

    声声催泪,“昱轩、昱轩,是我没有用,我没用。”

    以前,她可以说服自己,是因为现实、不得不低头,可是,现在陆昱轩不在了,任何站得住脚的理由,也都变的微不足道了。

    有什么,能和他的命相提并论?

    “呜……”

    裴珮脸颊埋在衣服里,“你回来啊,要怎么做,你才能回来啊。”

    之所以这么问,也是心里明白,无论她怎么后悔,他都不会回来了。

    抬起手,轻轻落在小腹上。

    “昱轩,我怀孕了啊……你要是听到了,就快回来啊,我一个人,怎么办啊?”

    眼泪簌簌往下落,裴珮站起来,走进厨房。

    她要吃东西,她和昱轩的孩子,要吃东西。

    拉开冰箱,里面只有些饮品,怎么办?

    裴珮从橱柜里取出面条、鸡蛋,打开火,艰难的煮了碗面。

    “嘶——”

    她咬牙,捂着被烫着的手。眼泪又下来了,“昱轩,你放心我吗?我连碗面都煮不好。”

    空荡荡的屋子,哪里有人回应?

    捧着面碗,拉开椅子坐下。裴珮含泪,夹起一筷子送到嘴里。

    瞬时,神色变了。

    “呜呜……”裴珮哭到,“昱轩,好难吃啊,我煮的东西,真的好难吃啊。”

    但这么难吃的东西,裴珮还是咬牙,全部吃掉了。

    手机,一直在桌上响。

    有家里打来的,也有康斯仁打来的,裴珮不想接,就那么放着。

    转身,上了二楼,推开主卧的门。

    也没有开灯,直接躺在了床上。

    疲倦、自责、后悔、绝望,这些所有的情绪将裴珮包围。裴珮裹紧被子,抑制不住的呜咽,“昱轩、昱轩,要怎么做?告诉我,我要怎么做?”

    哭到精疲力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但睡的并不安稳。

    掌心,有股温暖的力量。

    裴珮微微睁开眼,嘴巴动了动,“昱轩。”

    黑暗中,他俯下身子,将她抱在怀里。“嗯,我在。”

    “呜呜……”裴珮抽泣着,并不是那么清醒,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

    他摸着她的脸,声音低沉,“告诉我,我是谁?”

    “嗯?”裴珮皱眉,“昱轩。”

    “嗯。”他点点头,“你听话吗?”

    “嗯。”裴珮使劲点头,生怕他看不见,“听话,我听话。”

    他笑了,“那好,我说一句,你跟着说一句,好不好?”

    “好。”裴珮没有犹豫,乖顺的答应。

    他说到,“我,喜欢,陆昱轩。”

    “我,喜欢陆昱轩。”

    “我只喜欢陆昱轩。”

    “我只喜欢陆昱轩。”

    他伸手,捏捏她的脸,“我想和陆昱轩睡觉。”

    裴珮歪着脑袋,“我想和陆昱轩睡觉。”

    “真乖。”他抬起手,揉揉她的脑袋,“睡吧。”

    裴珮吸吸鼻子,“真乖……睡吧。”

    他突然低喝道,“这句不用学,闭上眼睛,睡觉。”

    “……哦。”裴珮好似怕他生气,乖乖的闭上了眼。

    说来也奇怪,这么一闭眼,竟然就睡着了。

    睡的,还非常踏实。

    ——

    黑夜中,一道颀长的身影从院门口窜了出来。

    早有车子停在那里,那人拉门上去。

    前面,司机位上的人说到,“您没暴露吧?”

    “……没有吧?”

    “嘿!”司机急了,“您不肯定啊?总统阁下可是吩咐了,您千万别暴露,不然前功尽弃了!”

    “烦死了!”

    后座上的男子,爆喝一声,“开你的车!就你屁话多!肯定没暴露,行了吧?”

    “行行行,开车。”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