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59章 生之番外,你回来啦

    裴珮被送到了医院,才刚安顿好。

    走廊上,康斯仁匆匆赶来。

    俞桑婉看看他,难以启齿,“你来了。”

    康斯仁点点头,皱着眉,“发生什么事了?”

    “哎。”俞桑婉叹着气,缓缓道,“你听我说,这件事……是你们三个人的事,到了现在,也不应当隐瞒你。”

    康斯仁神色凝重,点点头,“好。总统夫人,您请说,我听着。”

    “嗯。我说……”

    ——

    仿佛睡了很久很久……

    裴珮虚弱的睁开眼,没多会儿觉得眼睛太疼了,又匆匆闭上了。

    “……”她想要说话,嗓子眼却好像粘在了一起动也不能动,更别说发出声音了。

    身下柔软的很,但却并不舒适,就像躺在云端那样不踏实,提心吊胆,生怕下一刻就落去万丈深渊。

    下意识的动了动手指,手却被人一把握住了,轻柔的,不用力。那掌心温暖干爽,被握着很舒适。

    裴珮不由伸手反握住他,努力睁开眼看向他。

    康斯仁一脸惊喜的看着醒过来的裴珮,真的是吓死他了!

    “你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裴珮此时倒是显得很有精神的样子,两只眼睛痴痴的看着他,眼眸漆黑如洗,康斯仁一时看的呆了。

    而后,裴珮咧嘴灿然一笑:“昱轩,你来看我啦!”

    康斯仁一愣,五官全然僵住。

    而裴珮依旧拉着他笑嘻嘻的说话,“昱轩,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让你吹,你不是吹嘘说,你很牛吗?嘁,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想告诉你我好想你。嘻嘻……”

    康斯仁冷着一张脸,并不说话,握住裴珮的手、不住在发抖。

    “……”裴珮看他不说话,歪着头疑惑的说,“你还在生气吗?”

    康斯仁依旧没说话,裴珮急了,拉着他的手不停晃动,“你别生气,我只喜欢你,不喜欢别人。”

    说着从床上爬起来,一把将康斯仁抱住,对着他的嘴唇就亲了下去,舌尖还不老实的在他的唇瓣上打着转、轻舔着。

    康斯仁起初还僵硬的被她搂着,没过多会儿,便受不了了,长臂一展将人搂住压向床面。

    怀里的人正双眼含情的盯着自己,“昱轩……”

    她的脸色泛着不健康的潮红,呼吸带着虚弱而生的"jiao chuan",更要命的是,她的嘴里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康斯仁犹如被兜头浇了盆冷水,刚刚被勾起的那一点火苗立时便熄灭了。

    他俯下身子,将人轻柔的抱进怀里,在她脊背上,轻柔的,一下两下拍打着,“没事了,没事了,我在这里,我也只喜欢你。”

    “昱轩……”

    她还在他怀里叫着这个名字,康斯仁僵白着脸,附和着答应。“嗯。”

    这时候的每一声应答,都足以要了康斯仁的命。可他却想个白痴一样,不得不应,若是不应,只怕没了命的就是裴珮!

    ……

    裴珮病倒了,这根本毫无悬念,必然会发生的事,好像早就铺好了的轨道,等着她去走这一步。

    她这么一病,家里人都明白,她这是在和自己较劲,和老天爷较劲。

    陆昱轩没了,她若是单单活在这世上,其他的不说,心理这一关,首先就过不去。

    别人不说,裴父首先看不过去了。

    他看着女儿这样为难自己,忍不住对天天来守着的康斯仁说:“算了吧,放弃她吧!她都这个样子了,你还要她吗?”

    康斯仁听了,只笑着摇了摇头,“总会好的,伯父,陆昱轩没了……珮珮总要活下去的,都到了这个时候,我怎么能放弃呢?”

    “这样有用吗?虽然很对不起你,可是珮珮她心里……根本……”裴父没往下说,可那意思,彼此都明白,裴珮心里没有他康斯仁。

    康斯仁依旧不松口,或许曾经还有那么一丝可能,但现在……陆昱轩死了,裴珮就只有他了,他也已经不可能放手了。

    “会有的,总有一天,我会走到她心里面去!”

    他咬牙这样回答,话语里透着不甘和不自信。

    裴父叹息,“也许,未必会有这一天呢?”

    康斯仁握紧双手,“那我就把她的心砸开!即使血肉模糊,我也要钻进去。”

    那一刻的信誓旦旦,几乎让裴父为之动容。

    “哎……”裴父拍拍他的肩膀,像是鼓励,也像是惋惜。

    都是些执着的孩子啊。

    康斯仁可能不懂,这世上有一样活着的人永远比不了,那就是已经不在的人。

    ……

    康斯仁走进房间,裴珮并没有于睡觉,她醒着,靠在床头,两眼看着窗外,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动作,只那长睫毛偶尔上下扫动,知道她是在眨眼睛。

    这画面,意外的很宁静,康斯仁静静的在椅子上坐下,没出声,有点不忍心破坏它。

    也许是许久,也许只是一瞬,裴珮先开了口。

    她依旧侧着身子,叫他,“斯仁。”

    康斯仁有些意外,迟疑了会儿才应答,“嗯,我在。”

    “我……可不可以反悔?”

    裴珮的语气很平静,在康斯仁这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她竟然要反悔?

    他不介意她心里都是陆昱轩,他甚至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守着她、等着她。

    她这个样子,他比谁都要心疼,但绝不是让她在陆昱轩死后伤心绝望的要和自己提什么分手!

    康斯仁放在膝盖上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这是他在努力克制着情绪,依他的本杏,现在只怕早就将整间屋子掀翻了。但眼前,裴珮是他爱的人,他只能选择一味隐忍。

    “说什么傻话?我们,还是要好好过下去,他不在了,你还是有我的,我会好好照顾你,不敢说比他好,但是,一定会做的一样,嗯?”

    他抬起手来,犹豫了片刻,终究将掌心放在了她的脑袋上,她的头发很柔软,好像她的杏格,看着刚硬,其实很柔和。

    康斯仁以为,接下来他会花费一段很长的时间来讨论关于他们要继续发展下去的问题,结果,裴珮就只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嗯”了一声,就没有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