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58章 生之番外,撑住啊

    裴珮的脸色,好像一张白纸,苍白的毫无血色。

    裴母见了也心惊,“发生什么事了?出去,去哪儿啊?”

    裴珮不说话,只是眼泪一直往下掉。

    簌簌的,没有声响。

    “妈,我要出去!”

    她用力推开母亲,疯了一样冲出了家门。

    甚至没有察觉到,脚上穿着的,还是拖鞋。

    ……

    匆匆赶到观潮,裴珮泪眼婆娑,脚下的拖鞋早就不见了踪影。

    她喘着气,话都说不清楚了。

    “夫人、夫人,我要见夫人。”

    “是,裴小姐,您请。”

    警卫兵都认识她,并没有阻拦她。

    裴珮冲进内院,一身狼狈的站在门口。

    陆谨轩和俞桑婉正从里面出来,两人都阴沉着脸色。

    看到裴珮,陆谨轩下意识的皱眉。

    俞桑婉慌忙上前,“珮珮,来了?怎么弄成这样?”

    “呜……”裴珮抽泣着,话不成音,“昱轩,昱轩……”

    俞桑婉眼睛一红,哽咽着,“我们现在正要过去。”

    “啊!”

    裴珮猛地捂住心口,直到现在,她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就没了呢?

    欧冠声走过来,“阁下、夫人,走吧。”

    陆谨轩微一颔首,走在了前面。

    “珮珮。”俞桑婉扶住裴珮,悲伤同样难以自持,“走吧。”

    裴珮悲痛不已,“婉婉,我不敢去……这不是真的,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我们也希望这不是真的。”俞桑婉咬着牙,眼眶泛红,“还不敢告诉长辈,总要我们先确认了。珮珮,撑住……走吧。去看看,是不是昱轩!”

    ……

    到了地方,陆谨轩和欧冠声先进去了。

    没多会儿,欧冠声又出来了。

    “怎么样?”

    俞桑婉紧张不已,心提到了嗓子眼。

    “哎。”欧冠声一声叹息,点点头。“夫人,是。”

    是……

    天崩地裂!

    “不,不!”

    裴珮嘶吼着,嗓子已经被撕毁了,发出来的声音像刀子划在金属上,听得人心里跟着抽痛。

    理智已然告磬,她被俞桑婉揽在怀里,身子却是不受控制的往外挣扎!

    “婉婉,放开我!让我进去!让我看一看他!”

    裴珮疯了,赤红着双眼。

    俞桑婉张了张嘴,“珮珮……”

    欧冠声插嘴,“夫人,阁下的意思,您和裴小姐还是不要进去了。”

    “为什么?”

    俞桑婉也不能理解。

    欧冠声欲言又止,很为难。

    “说啊!”俞桑婉急了,催促道。

    欧冠声小声道,“夫人,陆部长,已然……满目全非!”

    “啊……”

    裴珮失声惊叫,此时的裴珮,恐怕并不清楚她在做什么。

    她一把揪住欧冠声的衣领,“什么叫面目全非,什么意思?啊?你说话啊!”

    “珮珮,珮珮!”

    俞桑婉想要阻拦她,可是根本不行。

    欧冠声皱着眉,小小声,“裴小姐,陆部长被……总之,面目全非,阁下有令,不让你们看、你们承受不了。”

    裴珮崩溃,转身冲向门口。

    “开门,开门!那不是昱轩,不是!”

    裴珮靠在门上,伸手用力在上面拍打着,每一下都用尽了全力。可是,铁门紧锁,纹丝不动,冰冷的将其拒之门外。

    她的双膝一软,像是支撑不住似的,整个人倒在地面上。

    俞桑婉脚步再快,赶过去也只来得及在她手肘处托了一把,裴珮膝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裴珮,起来,快起来!”

    俞桑婉伸手想要将裴珮拉起来,哪里知道,她原本轻盈的身子此刻却如同有千斤重,她和欧冠声两个人都没有将她拉起来。

    “不,为什么不让我看!”

    裴珮倔强的贴在冰冷的铁门上,想着此刻已和她阴阳两隔的陆昱轩,想起那一次在观潮分开,他说,“珮珮,等我回来!”

    裴珮捂住胸口,疼的几乎要昏死过去。

    那个时候她迟迟不肯做出回答,即使是最后答应了他,其实也是在敷衍他!现在他却真的回不来了!

    想到他就这样,带着对她的误会、对她的怨恨,再也不能睁开眼看一看她!裴珮抬起眼,眼泪依旧往下滚了出来。

    陆昱轩有着有目共睹的俊朗外表,显赫的家世,他们在一起,自然是不匹配的。

    可是,陆昱轩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

    他会在她睡不着的时候,给她打电话,只为了跟她说:“睡不着对不对?我数山羊给你听……”

    他还会体贴的帮她吃掉她不喜欢的蛋挞皮,只把里面的蛋黄心挖出来送到她嘴里。

    他说,以后要生很多孩子,男孩都要个个出色,女孩则天天捧在手心。

    他说,裴珮,我喜欢你,会一辈子对你好!

    “啊……”

    裴珮失声痛哭,现在想起来的全部都是他的好,这么好的人,为什么已经不在了?谁同意他可以走了?

    裴珮从地上爬起来,这一次是手脚并用,朝着门一阵拳打脚踢。

    “你出来!陆昱轩你出来!你说话不算话!你丢下我!”

    裴珮开始放声大哭,“你给我出来……你出来好不好?我求你了……我不喜欢康斯仁,我不想嫁给他,我不要嫁给他,我只要你!你起来,我只想嫁给你,说好的,等你回来的,啊——”

    俞桑婉站在一边,同样是泣不成声。

    “啊!”

    裴珮突然捂住了肚子,下腹一阵疼痛。

    “珮珮……”

    俞桑婉吓了一跳,忙扶住她,“怎么了?不舒服吗?”

    裴珮蹲下身子痛苦的缩做一团,脸色苍白,有冷汗冒出来。

    “夫人!”

    欧冠声突然出声,指着裴珮,“裴小姐,在流血!”

    俞桑婉瞳仁一缩,神色巨变,猛的移下视线。

    “啊!”俞桑婉惊叫,“裴珮,这是怎么回事?”

    “婉婉!”

    裴珮用力,抓住俞桑婉,吃力的说到,“孩子,我的孩子……救救它,它不能没有的!”

    俞桑婉惊愕,“孩子?”

    “婉婉。”裴珮双眼红肿,“我的孩子,我和昱轩的孩子……”

    如果说,她曾经还犹豫过这个孩子要不要,可是这一刻……她没有丝毫犹豫,她要这个孩子!

    不管她是不是有婚约,不管这个孩子将来出生会不会不健康!

    “欧冠声!快叫医生!”

    俞桑婉紧握住裴珮的手,“好,我知道了!珮珮,你撑住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