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54章 生之番外,魂不守舍

    第754章 生之番外,魂不守舍

    希腊之行,结束的稀里糊涂。

    裴珮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回去的时候,也是浑浑噩噩的。

    从机场一路到家,裴珮一句话都没有说。

    康斯仁送她到门口,“珮珮,累了?”

    “嗯?”裴珮恍然,点点头,“是。”

    “这几天,不让经纪人给你安排工作,你好好休息,我们再谈婚礼的事情,嗯?”

    康斯仁揉揉她的脑袋,把门开开。

    “斯仁。”裴珮知道他的意图,但是,她此刻完全没有招待他的念头。

    “我想直接睡了……”

    康斯仁愣了一下,点点头,“好,那我就不进去了,你睡,晚一点我再给你打电话。”

    “……嗯。”

    裴珮答应着,目送康斯仁离开。

    心头骤然一沉,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来气。

    简单收拾了,在床上躺下。

    分明是很累,可是,却一点睡意也没有。翻来覆去的,脑子都要炸开了。

    索杏,爬了起来。

    思来想去,拨通了俞桑婉的号码。

    那边,响了很久才接。

    “喂?珮珮。”

    裴珮语气透着焦灼,“婉婉,你忙吗?”

    “我有什么可忙的?”俞桑婉浅笑,“养胎呢,你这是在哪给我打电话?还在希腊吗?”

    “婉婉……”

    裴珮支吾着,“我,回来了。”

    “哦。”俞桑婉应道,“这么快啊。”

    “婉婉……”裴珮欲言又止。

    俞桑婉察觉出来了,“怎么了?有话跟我说啊?”

    “婉婉。”裴珮心一横,问到,“昱轩……你有他的消息吗?有没有听总统阁下说什么?”

    “……”

    俞桑婉沉默了一阵,反问她,“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

    谁说的孕妇反应迟钝?俞桑婉显然不是这样,她依旧这样敏感、细腻。

    裴珮也不瞒她,“婉婉,我在希腊,见到昱轩了。”

    “……什么?”

    俞桑婉陡然拔高了音量,一时间没控制住,脱口而出,“糟了!那真是糟糕了!”

    裴珮心一沉,“婉婉……”

    俞桑婉直言,“我和谨轩只是知道他自己擅自做主,但是,却不知道,他见过你了!如果他是见过你,才做出这个决定的话,那真是危险了……昱轩在想什么啊?真是,太冲动了!”

    听了这话,裴珮脸都变了。

    “婉、婉婉……怎么办啊?”

    俞桑婉沉默片刻 ,“我不知道,现在完全联系不上他!珮珮,不说了啊,这件事我得告诉谨轩去!昱轩这个傻孩子,怕是要出事!”

    “喂,婉婉?”

    裴珮握着手机,可是,通话已经切断了。

    裴珮颓然跌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失了魂。

    那些陆昱轩曾经说过的话,一遍遍在她耳边想起。

    ……珮珮,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不管有多难,一定会坚持到家里人同意的那天。

    ……珮珮,我喜欢你,喜欢到死。

    ……裴珮,等我回来。

    “哎……”

    裴珮捂住眼睛,毫无疑问,陆昱轩这个人的感情,和他的杏格一样,太过直接、热烈。他不需要迂回和隐忍,要么在一起,要么、分开,万劫不复!

    他活的太率杏,是她,跟不上他的节奏。

    ——

    然而,陆谨轩这天晚上,却没有回观潮。

    不止如此,接连后面一个多星期,他都没有回来。

    俞桑婉隐约知道,他是为了弟弟的事情忙去了,只是,他连欧冠声都没有带,看来又是秘密行动。

    只好安静在家里等着,第九天,陆谨轩回来了。

    满身疲惫,从玄关进来。

    “回来了?”俞桑婉迎出去,看看他身后,空荡荡的,诧异道,“你……自己吗?”

    陆谨轩下眼睑一层青灰,点点头,“嗯。”

    “那……”俞桑婉不免担心,“昱轩呢?”

    陆谨轩顿了顿,摇摇头,“暂时还没有消息。”

    “啊?”俞桑婉很是诧异。

    怎么会呢?连谨轩都出动了,结果……却没能带回昱轩?

    “可是……”

    她张了张嘴,刚想问,却被陆谨轩打断了。

    陆谨轩眉头紧锁,看起来很烦闷,“这个臭小子,太意气用事,永远是这么一副鲁莽的样子!自己惹的祸,自己解决!也该让他吃吃苦头!”

    话是这么说没有错,可是,现在陆昱轩生死未卜、音讯全无,真的合适吗?

    “谨轩。”俞桑婉张了张嘴。

    欧冠声从门外进来了,催促道,“总统阁下,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嗯。”

    陆谨轩微一颔首,朝俞桑婉示意。

    “去给我挑衣服,我离开这么久,堆积了太多事情……今晚恐怕要加班,其他事情先放一放。”

    “……哦。”

    丈夫都这么说了,俞桑婉也只好作罢。

    跟着他一起上楼,帮他打点。

    才送走陆谨轩,裴珮的电话就来了。

    “喂,珮珮。”俞桑婉真是难以启齿。

    “怎么了?”裴珮听出不妙,“总统阁下回来了吗?他,说什么了?”

    “珮珮啊。”俞桑婉支吾着,“……还是,没有消息。”

    闻言,裴珮浑身骤然冰冷。

    怎么会呢?都这么久了,还是没有消息?

    如果说,连陆谨轩都带不回陆昱轩的消息,那么,只怕是……凶多吉少。

    “喂?珮珮、珮珮……”

    裴珮呆坐着,眼泪无声滑下,她自己都未曾察觉。

    门铃,一直在响。

    裴珮站起来,去开门。

    门口,是康斯仁。“你来了?”

    康斯仁却是一愣,盯着她,“珮珮,你……在哭?”

    哭?

    裴珮茫然,伸手抹了把脸,湿哒哒的……还真是眼泪啊。

    康斯仁很担心,“怎么了?为什么哭?”

    “没……”裴珮摇摇头,“没什么,我……刚才在看一个剧本。”

    康斯仁松了口气,“你们女孩子啊,看个剧本也会感动成这样。”

    “你……有事吗?”裴珮茫然,问了句。

    康斯仁诧异,“珮珮,你忘了吗?今天,我们两家长辈见面啊。”

    “啊?”裴珮一怔,猛然记起来,“啊,是……是今天啊。”

    她慌乱的扯扯嘴角,“你等我一下,我洗个脸、换身衣服就好。”

    “好。”

    康斯仁看着她的背影,笑容收起,眉头微微皱起,若有所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