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53章 生之番外,消失

    “到了吗?”

    顾筱宁被蒙住双眼,双手试探杏的抬起,在空中摸索着。

    乐正生站在她身后,笑嘻嘻的。

    双手蒙住她的眼睛,慢慢松开,“到了……”

    视线里,是满满的玫瑰花。

    “啊……”

    顾筱宁捂住嘴巴,这……怎么回事?

    骤然,想起了廖敬清的那通电话。

    玫瑰花,一直从门口铺到餐厅……所以,果然是阿生要的。可是,阿生是为了她!

    唔……眼睛好酸,想要掉眼泪,是怎么回事?

    乐正生俯身,靠在她耳边,“喜欢吗?”

    “唔……”顾筱宁转身,抬头看着他,“你干嘛啊?这么夸张……”

    “呃?”

    乐正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夸张吗?我,我没有什么经验,搞砸了?敬清还说,女孩子都喜欢的……”

    “你……”顾筱宁嘟着嘴,打断他,“这是在追我吗?”

    “是啊。”乐正生郑重点头,“可能招数不太好,可是,我是真心的。”

    “……”顾筱宁嘟着嘴,“我有什么好追的。”

    “傻瓜。”

    乐正生捧着她的脸,柔声细语。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他的手,轻轻落在她的肚子上。

    “怀孕已经很辛苦,你还是两个……我知道,你比一般孕妇还要辛苦。所以呢,敏感和失落也是两倍。”

    顾筱宁讶然,原来,他都有察觉到的。

    顾筱宁抿抿嘴,“我现在是不是变丑了?”

    “不是。”乐正生摇摇头,嘴角含笑,“对我来说,你现在的样子最漂亮。顾筱宁——”

    他突然正色,直视着她。

    “嗯?”顾筱宁一怔。

    “听着。”乐正生郑重道,“你最丑的样子我都见过了,我都喜欢……所以,不要胡思乱想了好吗?我答应你,就算工作再忙,也会抽时间陪你的,好不好?”

    “唔——”

    顾筱宁捂住嘴巴,眼泪簌簌往下掉。

    她是感动,也是抱歉。

    乐正生俯身抱住她,“真是个孩子,谁会相信,你都是三个孩子的妈了?”

    红着眼,顾筱宁坐下,吃这一顿晚餐。

    乐正生全程照顾着她,看她胃口很好,就很满足。

    期间,他的手机响了。

    乐正生拿起来看了一眼,还是接了。

    “喂?总统阁下。”

    那一头,陆谨轩不知道说了什么,乐正生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什么?怎么会这样?”

    顾筱宁眼巴巴的看着他,“出事了?”

    乐正生放下手机,眉头紧锁,“是……陆昱轩,怕是要出事。”

    ——

    ‘啪嗒’!

    好好的一顿烛光晚餐,裴珮失手将酒杯打翻,落在了地上。

    瞬时,玻璃杯碎了,一地狼藉。

    “啊。”裴珮缓过神来,很是不好意思,“对不起。”

    她下意识的,弯腰要去捡。

    被康斯仁拉住了,“你干什么?让侍应生收拾就好。”

    “……”裴珮恍然,点点头,“噢。”

    侍应生忙过来,收拾了。

    康斯仁皱眉,盯着她,“精神这么不好,要不要回房休息一会儿?”

    “不用。”裴珮摇头笑笑,笑容却很牵强,“都定好的行程,我没事。”

    “那……好。”

    康斯仁没再说什么,裴珮的兴致却依旧不高。

    原因很简单,自从两天前,陆昱轩来闹过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了。

    按理来说,这就是裴珮要的结果。

    但是,这太不合理了。

    以裴珮对陆昱轩的了解,他绝对不是这样容易放弃的人!不然的话,那个时候,她也不会被他绑去秋浦了。

    可是,这次却这么安静?

    这让裴珮不得不担心,不得不胡思乱想。

    夜晚,和康斯仁互道晚安。

    裴珮越想越是不安,蓦地,想起陆昱轩之前和她说过的地方……那个露天酒吧区,她说只要她过去,他的人自然会带她去找他的!

    现在,不知道他还在不在哪儿?

    攥紧拳头,裴珮起身换了衣服,偷偷的出了门。

    到了那片酒吧区,裴珮四处张望,该怎么做,才能知道陆昱轩的消息?

    “嘿。”

    突然有人,在她肩上拍了一下。

    裴珮惊愕,猛回头,“你?”

    “嘁。”对方勾唇,冷冷一笑,“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

    裴珮嘴巴动了动,这个人,她有印象,是陆昱轩的人。

    那么,陆昱轩此刻也一定在这里?

    “他……”裴珮没有多想,直接问道,“他好吗?”

    “你是来见他的?”那人浅笑,笑意却很虚浮。

    “不……”裴珮忙摇头,“我只要知道他很好就行了。”

    那人明显神色一变,摇摇头,“那你走吧!”

    “啊?”裴珮惊讶,顿了顿,“那他……”

    “啧!”

    那人咂嘴,“你既然不是来见他的,那你不走,还想怎么样?”

    “……”裴珮沉默,直觉有些不对劲。

    “昱轩人呢?”

    “哼。”那人冷笑,“我怎么知道?”

    “啊?”裴珮诧异,“你怎么会不知道?”

    “那你呢?”那人猛地瞪眼,直逼裴珮,“你是他最在意的人,却连他去了哪儿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裴珮脸色苍白,下意识的攥紧了手心,“你这话什么意思?”

    那人盯着裴珮,努力保持冷静,沉默了许久。

    “你走吧!以后也不要再来。”

    “喂!”裴珮伸手,拉住那人,“陆昱轩到底怎么了?他,不是出事了吧?”

    “……出事?呵!”

    那人轻笑,“你会在乎吗?”

    什么意思?裴珮沉默,秀眉紧锁。

    “哎……”那人叹道,“算了。我直说了,我真的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头儿只丢下一句话,最后的扫尾工作由他来进行!让我们原地待命!这个答应,你满意了?”

    啊?

    裴珮惊愕,虽然她对陆昱轩的工作并不了解,可是……危险,她是懂的。

    陆昱轩是个领导,为什么扫尾工作,要他去?

    “哎。”

    那人摇头叹息,已是不愿意多说,“头儿说,这样他才能忍住……不去找你。”

    说着,瞥了眼裴珮。

    “裴小姐,您来拍婚纱照啊?在希腊举行婚礼?那么,祝您……新婚快乐。”

    转身,走远了,消失在拥挤的人群里。

    裴珮却是呆住了,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