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49章 生之番外,不能出尔反尔

    ,

    裴珮减少了工作,最近除了去希腊拍一组广告,再没有别的安排。

    对外,经纪人公布,她在看剧本,需要慎重选择,所以不宜安排过多的活动。

    实际情况,经纪人自然是清楚的。

    裴珮此去希腊,是要拍婚纱照。

    另外,婚礼地点也定在希腊。

    关于婚讯,康斯仁征询过裴珮的意见,“珮珮,你打算什么时候公布?”

    “随意,我都可以。”裴珮浅浅笑笑,如是回答。

    “那……”

    康斯仁考虑过后,“等到了差不多时间,再公布吧。”

    “好。”裴珮没有意见。

    事实上,康斯仁是怕了。

    他担心,这一次婚礼还会有什么变数。

    他是喜欢裴珮,可是,他不想给她压力。只要婚讯不公布,那么,不到最后一刻,裴珮都有机会反悔。

    出发去希腊的前一天,俞桑婉来了裴珮家。

    裴珮笑了,看着俞桑婉的大肚子,“夫人,您这身怀六甲的,总统阁下还让您四处奔波?”

    “他还管我来看看朋友吗?”俞桑婉温婉一笑,握住裴珮的手,“好久不见了,还好吗?”

    “嗯。”裴珮开了门,扶着俞桑婉进去。

    “你来的巧,明天我就坐飞机走了。”

    “去哪儿?”俞桑婉不经意的问着。

    裴珮想了想,对俞桑婉没有隐瞒,“去拍婚纱照,再看看婚礼现场。”

    “噗……咳咳……”

    俞桑婉正在喝水,不防被呛着了,惊愕的瞪着裴珮,“你说什么?”

    “怎么了?”裴珮忙扯了纸巾递给她,笑笑,“老姑娘终于要嫁人了,吓着你了?”

    “不是……”

    俞桑婉一把拉住裴珮,“你拍婚纱照?看婚礼现场?是拍戏吧?”

    “什么啊?”裴珮笑意更甚,“一孕傻三年吗?要是拍戏,我不会跟你说拍戏?”

    “那你跟谁啊?”俞桑婉心头一沉,“难道是……康斯仁?”

    裴珮点点头,“嗯,是斯仁。”

    “这……”俞桑婉粉唇微张,不知道说什么好。

    肩膀一下子垮下去,“这可怎么是好啊!”

    “怎么了?”裴珮不明所以。

    “珮珮。”俞桑婉急了,“我妈和姑姑已经松口了……你,怎么要嫁给康斯仁了?”

    “……”裴珮懵了,半天没有反应。

    “松、松口?”

    这话什么意思?

    “珮珮。”俞桑婉握住她的手,“我今天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来的,我妈亏欠谨轩、姑姑又亏欠了我妈,所以,谨轩出面,让妈去说服姑姑,姑姑已经松口了……”

    “她……”裴珮舌头打结,“她说什么了?”

    “姑姑说,等昱轩回来,带你回家,她想见见你……”

    俞桑婉神色凝重,“你和康斯仁……”

    一时间,裴珮脑子里一片空白。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他们那样折腾,都没有让傅明珠让步,却在这个时候,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老天爷,开什么玩笑?

    “珮珮、珮珮?”

    俞桑婉发现,裴珮在发抖,“你怎么了?你和康斯仁,真的……”

    “婉婉。”裴珮脸色发青,“怎么办啊?我和昱轩不可能了。”

    “不会啊……”俞桑婉心疼她,“你和康斯仁不是还没有……”

    “婉婉。”裴珮紧握住她的手,她需要一点力量支撑着。

    裴珮摇着头。

    “不能这样,做人不能这样……我不能利用康斯仁。康斯仁对我,是真心实意的,我不能需要的时候就依靠他,不需要的时候就一脚踢开!这样,我就算是获得了幸福,又有什么意义?”

    “可是……”俞桑婉想要劝她,却是词穷。

    裴珮笑了,“你也觉的,我不能这么做,对不对?康斯仁为了我、为了我的家人,做了那么多,我不能出尔反尔。”

    “那……”

    俞桑婉心疼不已。

    作为裴珮的闺蜜,她最是清楚,她有多痛苦!

    “珮珮,你和昱轩,怎么办啊?”

    “呜呜。”裴珮靠在俞桑婉怀里,低低呜咽,“婉婉,我哭一次,最后哭一次,我和昱轩……不可能了。我们没有拥分,总是这样阴差阳错……呜呜,昱轩……”

    听她这样哭,嘴里还叫着陆昱轩的名字,俞桑婉心疼不已。

    该怎么好啊?裴珮,太可怜了。

    ——

    清晨,康斯仁来接裴珮。

    天还没有大亮,裴珮开开门,康斯仁探身进来,拎起行李箱,“我来,车子在楼下,直接去机场……专机。”

    裴珮微怔,“不需要这么破费吧?”

    “我和你那经纪人商量了,这样你的行踪比较保密,狗仔、娱记太多,省的麻烦。”

    康斯仁不在意的笑笑,“别说破费,这算什么?走吧。”

    “……嗯。”

    康斯仁低头看看她,问到,“眼睛怎么红红的?”

    “嗯?”裴珮心头一跳,他都看出来了?

    她要怎么说?难道说,她因为陆昱轩哭了一夜?

    这是万万不能的。

    裴珮扯扯嘴角,掩饰过去,“昨夜没睡好,看剧本看到半夜。”

    “哦。”康斯仁没有深究,“那正好,在路上可以好好睡,不会那么无聊。”

    他们抵达机场,乘坐专机,飞往希腊。

    裴珮的工作团队,并没有一起。

    团队他们是先去的,这样裴珮过去之后先完成工作,剩下的就是私人时间。

    希腊的气候,比圣都要热很多,阳光充足。

    这也是康斯仁选择在希腊结婚的原因。

    ……

    夜晚,幕布沉下。

    热闹的海边小巷,人声宣枭、鼎沸。

    露天酒吧里,人群比肩接踵。

    通往洗手间的小道上,陆昱轩理了理衬衣,走出来,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扔。

    “嘿!”同伴上前来,“怎么样?”

    “嘁。”陆昱轩勾唇笑笑,“小事一桩,我已经做了反跟踪……小样儿,我不想丢的手机,就能那么轻易让人偷了去?”

    同伴笑意更甚,“那么,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先跟观潮联系。”陆昱轩抬起手,将桌上的啤酒举起来一饮而尽,“啊……好爽!该怎么做,不是我说了算的……就凭我们两个,搞不定,请总统阁下示意。”

    “哎,是。”

    陆昱轩挑着眉,眉宇间一股昂扬的自信。

    他没有让他大哥失望,为了珮珮,他也会好好的活着,平安回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