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47章 生之番外,是我犯贱

    第747章 生之番外,是我犯贱

    裴珮定了定神,看着父亲。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裴父沉默了半天,“……珮珮啊。”

    “说啊!”裴珮急了,口气也变得不好,“你要瞒着我什么?你们还要我欠他多少?啊?”

    “珮珮……”

    裴父汗颜,看女儿这样又没有办法。

    “你别着急,其实这个事情……不是我们要瞒着你的,是康斯仁,他……他要我们瞒着你的。”

    “什么?”裴珮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哎……”

    裴父叹息着,解释道。

    “没错,裴俊的事情,确实是康总拿钱摆平的……”

    裴珮怔愣,果然如此!可是,他不是答应她,不会拿钱的吗?

    “可是。”裴父接着说道。

    “康总也说了,这些事都不要告诉你,以后,家里有什么事,让裴俊他们直接去找他,都不要再去烦你了……他不希望你知道。如果你知道的话,他就真的不管裴俊他们了……”

    听完,裴珮完全呆住了。

    她知道康斯仁喜欢她,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康斯仁会为她……做到这一步!

    一直以来,只当他是个花花大少。

    没想到,深情起来,却是这样让人动容!

    “啊……”

    裴珮捂住眼睛,哽咽道。

    “那么,爸,你为什么告诉我?”

    “哎。”裴父叹息,“珮珮,爸爸是想你知道,康总都为你做了什么……珮珮,他真的很不错,你们,就真的不能在一起吗?”

    裴珮说不出话来……

    该怎么办?康斯仁为她做了这么多,要说一点不感动,那是假的。

    可是,陆昱轩怎么办?

    她怎么能忘了,陆昱轩临走前,殷切的目光?

    ……珮珮,等我回来!

    “呜——”

    裴珮捂住眼睛,跌坐在沙发上。

    情两难,要她怎么办啊?

    ——

    从家里回来,这两天,裴珮都没什么精神。

    经纪人依旧将她的通告安排的满满当当,裴珮翻着行程表,里面就包括了康家旗下的品牌huó dòng。

    “这个……”

    裴珮不禁疑惑,“这个争取到了?”

    经纪人笑笑,“别装蒜啊,谁不知道珮珮你和康总的关系啊?这哪儿需要争取啊?前一阵子,你是缺席了很多huó dòng,公司的确是想要培养新人,可是人家康总不愿意啊。”

    说到这里,经纪人笑容越甚。

    “珮珮啊,只要康总还在意你,你这一线小花旦的位置,就没人能取代……”

    哎……

    后来,经纪人又说了什么,裴珮已经听不下去了。

    她心事重重,脑子里乱的很。

    这样努力挣钱,又有什么 意义呢?挣再多的钱,也是康斯仁的庇护!

    可以说,是康斯仁变相把钱塞进了她的口袋里。

    “时间不早了。”

    经纪人看了看腕表,“珮珮,准备出场吧!”

    “……嗯。”

    裴珮点点头,站了起来,和经纪人一同出去了。

    ……

    现场,很热闹。

    对于这种场面,裴珮早已经是轻车驾熟。

    隔着人群,她看到了康斯仁。

    康斯仁正和人周旋着,抬眸的瞬间看到裴珮,微一颔首笑了笑。他和人寒暄了两句,朝着裴珮走过来。

    “忙吗?”

    裴珮笑笑,“你一个大忙人,这样问我?比起你,我这点算什么?”

    “珮珮。”康斯仁低头看着她,“瘦了很多,钱是赚不完的……身体要紧。”

    “嗯。”裴珮点点头,心头百感交集。

    康斯仁顿了下,“那……我就先走开了。”

    “……”

    康斯仁转过身去,看着他的背影,裴珮突然叫住了他。

    “斯仁。”

    “……嗯?”康斯仁疑惑,微微侧过身子,“有事?”

    “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裴珮垂下的手默默攥紧。

    康斯仁懵懂,“什么?怎么了?”

    看来,他是不打算说了。

    裴珮心头梗的难受,他为她做的那么多,就这样只字不提?

    裴珮扯扯嘴角,“没事,你去忙吧。”

    “嗯。”康斯仁笑笑,转身离开了。

    忙完一整天,裴珮回到公寓,接下来,她有两天的假期。

    假期里,她一整天都窝在公寓,直到晚上才出门。

    裴珮穿着连帽衫,带着口罩、墨镜,去附近的餐厅吃了点东西。

    结账时,却遇到了麻烦。

    “谢谢,一共107块。”

    裴珮往口袋里一摸,糟了,钱包、手机都忘记带了。

    怎么办?她怎么这么糊涂?睡了一整天,脑袋睡的缺氧了吗?

    难道要刷脸?

    旁边,一直胳膊伸了过来。

    “给,不用找了。”

    裴珮抬起头,看到康斯仁长身而立,轻轻巧巧替她付了账。

    他怎么会在这里?裴珮皱了眉,心上一刺。

    康斯仁讪讪的,有些尴尬,“那个,我刚好也在这里,这么巧。你,是忘了带钱包?”

    “嗯。”裴珮点点头,站起来往外走。

    康斯仁有些慌了,慢慢跟在她身后。

    裴珮一直不说话,他就越发害怕,“珮珮、珮珮?”

    裴珮双手插在口袋里,疾步往前走,似乎没听到康斯仁的话。

    “珮珮,你怎么了?”康斯仁急了,“我真的是恰巧……”

    “恰巧?”

    裴珮脚下步子一顿,猛回头。

    瞪着康斯仁,“康总,有没有那么巧?你公司在文达大道,住在清水湾豪宅别墅!你来告诉我,你是怎么个恰巧?”

    “我……”康斯仁语滞,手足无措。

    裴珮哂笑,“来见客户吗?康总,你觉着我会相信,你选在这种低档次的面食餐厅见客户?”

    “珮珮,你听我说……”

    可是,康斯仁压根插不上嘴,“康总!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是跟踪狂吗?你在跟踪我?”

    “不是的!”康斯仁舌头打结。

    “我是担心你出事!裴俊的事情,我不知道他背后有没有惹到什么道上的人……你是他姐姐,只有你有能力帮他,我是担心你会……”

    裴珮一错不错的看着他,康斯仁的声音渐渐没了。

    “呵呵。”裴珮笑了,摇摇头,“你不是答应我,不再管他们了吗?你现在在干什么?”

    康斯仁面色一沉,低下头去,“对,是我不对,是我他么犯贱!”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