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45章 生之番外,不要给她钱

    裴珮晕倒了。

    醒来时,是躺在病床上。

    母亲坐在一旁,正在抹眼泪。

    裴珮吞了吞口水,一开口,声音都是嘶哑的,“妈……”

    裴母揉着眼睛,忙站了起来,“珮珮,醒啦。”

    “妈。”

    见母亲伤心难过,裴珮不禁有些动容。

    她张张嘴,“妈,你怎么哭了?我没……”

    一句‘我没事’,还没出口……

    就听裴母说到,“珮珮,你这次真的要帮帮你弟弟啊。”

    什么?

    裴珮愣住,母亲哭的这么伤心,竟然不是因为她?呵呵,看来,她是自作多情了。

    “珮珮。”

    裴母一把握住女儿的手,哭戚戚,“你帮帮裴俊,啊?他是你弟弟啊!”

    裴珮皱眉,压抑着怒火。

    “这次,他又怎么了?”

    “这……”裴母擦擦眼泪。

    “听我说,裴俊这次是被人坑了,他和人合伙做生意。需要资金,那人没有钱,裴俊就先垫付了,哪里知道,钱给了,货却是一堆废品……”

    听到这里,裴珮重重闭上眼。

    她是忍无可忍,“别说了!”

    “我还没说完……”裴母怔愣,“怎么了?”

    “呵……”裴珮哂笑,“怎么了?妈,你问我怎么了?我还想问,你们怎么了?裴俊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为什么还要折腾啊!”

    裴母脸色一沉,有些不悦。

    “你别这么说,裴俊也是没办法,他现在朝你要钱越来越困难。他还不是想做点生意,以后好自食其力?”

    “自食其力?”

    裴珮气血上涌,摇摇头。

    “妈,人有多大本事,就吃多少饭!裴俊做生意,这根本是异想天开!他是第一次赔吗?他就不能老老实实的找份工作、踏踏实实生活?”

    裴母不乐意了,“找工作?什么工作?打工吗?那能挣多少钱啊!”

    “你……”

    裴珮气的牙齿直打颤,“妈,怎么就不行?这个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是这么生活的!”

    “可是。”裴母皱眉,“你哥哥弟弟都已经习惯了好日子,花钱都大手大脚……”

    习惯?

    呵呵!

    裴珮无声冷笑,是啊!习惯了!他们都习惯了,压榨她、剥削她!

    见裴珮不说话了,裴母又说到。

    “珮珮,我知道裴俊欠考虑,可是……你这次一定要帮他啊!他那个合伙人卷了钱跑了,如果你不帮他,裴俊就要坐牢的!他可是你亲弟弟啊!”

    “……”

    裴珮语滞,说不出话来。

    她帮?她怎么帮啊?这个无底洞,要她怎么填啊!

    裴珮吸吸鼻子,实话实说,“我没钱。”

    “……”

    裴母愣了一下,“珮珮,你这是要看着裴俊……不管啊?”

    “妈。”裴珮咬牙,“我真的没钱!我的钱,早就给了你们了!我是不是撒谎,难道你不清楚吗?”

    “是。”裴母点点头,“妈自然知道你没钱,可是……康斯仁有啊。”

    “妈!”

    裴珮厉声喝断母亲,“你在说什么啊?康斯仁有钱,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们已经分手……”

    “分手?什么时候的事?上次那200万……”

    “妈!”

    裴珮听不下去了,捂住耳朵,“求你,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

    裴母一脸茫然,“你这孩子,我说什么了?你就不要我说了?再说了,我现在能不说吗?裴俊他……”

    “啊——”

    裴珮失声尖叫,她要疯了,真的要疯了!

    裴母受惊了,错愕的看着女儿,“你这是喊什么?你冲我吗?”

    裴珮咬牙,忍着泪水。

    裴母越发不高兴,“好啊!你现在,是冲我发脾气吗?我把你养到这么大……我,结果,现在还要受你的气?真是,气死我了!”

    说着,激动起来。

    裴珮咬着下唇,觉的和母亲没法沟通了。

    房门推开,康斯仁走了进来。

    见状一愣,“阿姨,珮珮……这是?”

    “斯仁啊。”裴母立即将视线转向了康斯仁,堆起笑容,“好久不见了,怎么你这一向也不去看你叔叔和我了?”

    “妈!”裴珮受不了母亲这个态度,“他为什么要去我们家?”

    裴母一愣,又垮下脸来,一拍手,“哎哟,这个女儿是白养了!我现在,连和人说句话,都要看她脸色了!哎呦哟,我可怎么活啊!”

    “……”裴珮不忍看,母亲这根本是撒泼啊!

    他们生养了她,就可以这样对她吗?

    康斯仁也觉得尴尬,忙安抚着裴母,“阿姨,您别激动,有话好好说,珮珮身体也不好……这样,我们去下面茶餐厅喝杯茶,我们也好久不见了,有话您跟我说,行吗?”

    “斯仁!”

    裴珮皱眉摇头,“不要麻烦了。”

    “行了。”

    康斯仁拍拍裴珮的肩膀,“你好好休息,医生说你情绪太紧张、压抑,我来解决……你不要总是为难自己,行吗?”

    “我……”

    裴珮还要说什么,却已经被康斯仁摁着躺下了,“听话,好好睡一觉,交给我,你也不想继续和你妈吵下去,对吗?”

    “……”裴珮拧眉,“斯仁,你答应我……不要给她钱。”

    康斯仁一愣,神情微微透着苦涩。

    “你答应我啊!”裴珮急了。

    康斯仁只好拍拍她的手,“好,我答应你。”

    康斯仁笑笑,过去揽着裴母,“阿姨,走……珮珮怎么气你了,和我好好说说。”

    裴母看了眼女儿,愤愤不平的出去了。

    房门关上,裴珮闭上眼,听到他们说话。

    “斯仁啊,珮珮真是太不懂事了。”

    “阿姨,您别生气……”

    哎……

    裴珮无声叹息,她还不懂事?她把日子过成这样,难道不是太懂事了吗?

    ——

    康斯仁回来的时候,裴珮还在睡。

    餐桌上,放着已经凉掉的晚餐。

    康斯仁皱眉,走到床边。

    裴珮把被子踢开了,没盖严。康斯仁抬起手,想替她盖好。

    蓦地,裴珮睁开眼,“斯仁。”

    “嗯。”康斯仁讪讪的笑笑,收回了手。

    裴珮微微蹙眉,“你没给她钱吧?”

    “……没。”

    康斯仁摇摇头,“我答应的,自然做到。”

    裴珮眉头却没有松开,叹道,“谢谢。”

    她其实还是担心的,没有钱……裴俊会不会真的坐牢?

    但不管怎样,康斯仁的钱,她都不能再要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