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44章 生之番外,等我回来

    崔若雅情绪这样激动,警察赶紧上来,将她拉开,怕伤着顾筱宁。

    “走!马上带走!”

    崔若雅挣扎着,“顾筱宁,你这么狠!以为真的能得意一辈子吗?我告诉你,只要我不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顾筱宁怔忪,看着她眼里的恨意,心头不免感慨。

    “快走!”

    警察不让她再停留,将人带走了。

    “乐正太太,您没事吧?”警察感叹,“哎,其实您可以不见的……您啊,还真是好心肠。我送您出去吧。”

    “嗯。”

    顾筱宁点点头,心情有些说不出来闷。

    上了车,时间已经不早了。

    顾筱宁吩咐司机,“去观潮。”

    “是。”

    她现在,非常想要见到阿生……非常想。

    到达观潮,那么巧,乐正生正从里面出来。两辆车,在门口遇上了。

    “宁宁?”

    乐正生下了车,急忙走过来。

    顾筱宁笑意盈盈的看着他,“结束啦,好早。”

    “阁下好心,让我回家早点陪老婆。”乐正生笑嘻嘻,“想我了?来接我?”

    顾筱宁点点头,“嗯。”

    一直盯着他,一眼都舍不得挪开。

    乐正生忍不住笑,“我好看吗?”

    “好看啊。”顾筱宁挽着他的胳膊,“阿生是真好看!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想……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好看的男人?比女人还好看,怎么长的呢?”

    “呵呵。”

    乐正生低头,鼻尖蹭蹭她,“我长的像我妈,我妈是个美人。”

    “哎。”顾筱宁叹道,“所以,阿生从小到大,一定被很多女孩子追求过,对吗?”

    乐正生一怔,眯起眼,“又想骗我?我才不上当!追我的是不少,不过……追上的,只有你啊。”

    “嗯。”

    顾筱宁点点头,笑了,“所以啊,我真棒!真的,超棒的!”

    乐正生拉开车门,“上车,乐正太太。”

    “阿生。”顾筱宁突然叫住他。

    “嗯?”乐正生不经意的抬眸。

    顾筱宁双手放在唇边,做成个喇叭状,小小声,却很坚定,“阿生,我真的、真的……非常喜欢你。”

    “呵。”

    乐正生笑了,拍拍她的脑袋,“知道了!一孕傻三年,这种话……还需要你说?全世界都知道了!”

    暮色浓重,两辆车开走。

    观潮门口,恢复了宁静。

    这个时候的侧门,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

    一辆黑色suv停在那里,已经很久了。

    车里,正是陆昱轩和裴珮。

    他们谁都没说话,最终还是裴珮打破了这宁静。

    “昱轩……”

    她刚一张嘴,陆昱轩就靠了过来,掌心托住她的后脑勺,把人带进了怀里。

    裴珮些微惊讶,抬起手环抱住他。

    “时间不早了,你进去吧。”

    “珮珮。”

    陆昱轩万般不舍,“等我回来,嗯?我今晚就要走了,你还不能给我个准信吗?如果我死在……”

    “别瞎说!”

    裴珮蓦地,捂住他的嘴。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说?一个带枪的人,不知道忌讳吗?”

    “珮珮。”陆昱轩抱的越发紧了,“你不要怕,大哥会帮我们的!大哥答应我的,一定会帮我们的!”

    “……”

    裴珮心头百感交集,他就要走了……这或许就是他们的最后一面了。

    “珮珮?嗯?等我啊!”

    “……”裴珮心一横,点点头,“好。”

    “啊!”

    陆昱轩兴奋不已,“真的?珮珮,我听到了!你答应我了!”

    “……嗯。”裴珮哽咽,就让他高高兴兴的走吧。

    在这段感情里,昱轩不容易。

    如果说她苦,昱轩只有比他更苦。

    都说陆昱轩不成熟,其实,他只是太真诚了,一般真诚的人,都会给人不成熟的感觉。

    但正因为如此,陆昱轩才显得可爱。

    裴珮拍拍他的肩膀,“好了,进去吧……真的不早了。”

    “……好。”

    陆昱轩依依不舍,松开裴珮,推门下去。

    “我走了。”陆昱轩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进去了。”

    “嗯。”

    裴珮努力将唇角上扬,笑着送他离开。

    陆昱轩的背影,挺拔高大……其实,他是很可靠的,真的。

    蓦地,陆昱轩站在门口,回过头来。

    朝裴珮咧开嘴角,一个大大的笑容,“珮珮,记着!你答应我的!”

    “……嗯。”

    裴珮忍着眼睛的酸涩,点点头。

    陆昱轩转身,小跑着进去了。

    裴珮心头一空,看不见他了!他,就这么走了。

    “唔——”

    裴珮抬手,捂住嘴巴,泪水终于掉下来。

    对不起,昱轩……你要好好的啊,一定要好好的。

    她掏出手机,开机。

    一开机,就有电话进来。

    裴珮忍着眼泪,深吸口气接起,“喂?”

    “珮珮?”是康斯仁,“你这些天去哪儿了?我奶奶她……”

    “我知道……”裴珮艰难的笑笑,“我临时有点事,我现在就来医院,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的。”

    挂了电话,裴珮狠狠抹了把眼泪,发动了车子。

    到了医院,康奶奶还没有休息,正在冲康斯仁发脾气。

    幸好裴珮来的及时,“奶奶。”

    “哎呀,珮珮,你来了……是不是又是斯仁惹你生气了?”

    “不是的,奶奶,我真的在工作……”

    裴珮三言两语,就将康奶奶哄好了。老人家终于,关灯睡觉。

    外面,康斯仁靠在墙上,无奈的笑笑,“我真是服了,奶奶现在,只认你一个人。谢谢啊。”

    “没事。”

    裴珮扯扯嘴角,情绪很低落。

    康斯仁默了默,问到,“你,去见他了?”

    “嗯?”裴珮好似没听见,完全不在状态,抬起头来,脸色苍白如纸。

    “你说什么?”

    康斯仁觉得不对劲,“珮珮,你没事吧?脸色这么难看,不舒服吗?”

    “呃——”

    裴珮猛地捂住心口,快要站不住的样子。

    “珮珮!”

    康斯仁忙上前,扶住她。

    裴珮已经倒在了他怀里,嗓子眼发出痛苦的呜咽,“斯仁……”

    “珮珮。”康斯仁低头看她,不敢大声,“哪儿不舒服啊?”

    裴珮捂住心口,好半天才摇摇头,“没、没有哪里不舒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