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38章 生之番外,饮鸩止渴

    脚下油门一踩,车子疾驰而去。

    裴珮着急了,拍着椅背,“陆昱轩,你干什么?快把车子给我停下!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陆昱轩勾唇,冷哼,“坐稳了!”

    裴珮看到他眼里不一样的光芒,那是一种亡命之徒才有的神采。

    她以前见过的,陆昱轩狠起来的样子……

    裴珮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靠紧了椅背。

    ……

    “珮珮,珮珮?”

    裴珮缓缓睁开眼,迷迷糊糊的发现自己被陆昱轩抱着。

    “这是哪儿?”裴珮睡的不太清醒。

    陆昱轩索杏将她打横抱起来,“到了。”

    出了车子,一阵冷风,裴珮不由打了个哆嗦。

    陆昱轩发现了,低头看看她,“冷吗?”

    “嗯……”裴珮点点头,“有点。”

    “一会儿就好了。”

    从院门到主楼不过几步路,可是,因为天空下着大雨,两个人进到屋里还是淋了不少雨。

    然而,屋子里也没有比外面好多少。

    这屋子虽然看着干净整齐,可是,显然很久没有住过人了……冷冷清清的,连灯都没有。

    陆昱轩把裴珮放在沙发上,用毛毯将她裹住,“坐一会儿,我去地下室看看,把灯打开。”

    “……嗯。”

    黑暗中,裴珮裹着毛毯,等着陆昱轩。

    ‘啪’!

    灯亮了,陆昱轩还没回来。

    裴珮环视着四周,这里像是个小型的度假屋。想必,也是陆家的产业。

    只是,外面太安静了……这里像是人迹罕至。

    陆昱轩为什么带她来这里?

    哒哒……

    地板上有脚步声,陆昱轩回来了。

    “珮珮。”

    陆昱轩头发是湿的,刚才他护着裴珮,自然身上要比裴珮湿的厉害。

    他走过来,揉着裴珮的脑袋,“洗澡吗?”

    “……”

    裴珮微怔,她嘴巴动了动。其实,她很想问问他为什么带她来这里,可是,问了又有什么意义?

    他们俩,就像是已经知道自己得了绝症的两个人……明明清楚无药可救,可是,还是要大把大把往嘴里塞药!也十分明白,那些药,都是带着毒的!

    所谓饮鸩止渴,正是他们现在的状况。

    裴珮欲言又止,什么都没说,只点了点头。“……嗯。”

    陆昱轩笑了,弯下腰,“我抱你去。”

    “……”裴珮看着他单纯的笑着的样子,喉头发硬,“好啊。”

    “走咯!”

    陆昱轩将裴珮抱了起来,直奔二楼。

    没进房,已经撕开了裴珮的裙子。

    “别……轻点儿。”裴珮气息微喘,“我没带换洗的衣服。”

    “不要紧。”陆昱轩眸光暗沉,“这里我大哥和大嫂来过,柜子里应该有大嫂的衣服……你们那么要好,你穿她的就可以了。”

    嘶啦……

    裴珮再不阻拦,任由他去了。

    这一晚,酣畅淋漓。

    裴珮软弱无力的趴在床上,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眼皮都不愿睁一下。

    “珮珮。”

    陆昱轩起身,轻抚着她的鬓发,“肚子饿不饿?”

    “……嗯。”裴珮懒洋洋的答应。

    当然饿了,被他拉到这里来,到现在还没吃过一点东西。

    “我去做饭,你睡一会儿。”

    “……嗯。”

    裴珮哼唧着,懒得动。

    陆昱轩弯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起身出去了。

    房间里安静下来,裴珮翻了个身,盯着天花板。

    他们这样,算什么呢?可是,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又根本克制不住。

    哎……

    裴珮叹着气,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坐了起来,翻身下床。

    披上睡袍下了楼,客厅里很安静,“昱轩、昱轩?”

    陆昱轩却不在客厅里,他去了哪儿?不是说,下来做饭吗?

    ‘哗啦’,通往院子的玻璃门被拉开,陆昱轩穿着雨衣进来了。

    他抖落一身雨水,手上拎着只篮子,里面是他刚刚从院子里采回来的食材。

    见裴珮下来了,笑嘻嘻的抹了把脸,“你怎么下来了?我还没开始呢?饿了吗?”

    “……”裴珮抿抿嘴,“那个……昱轩,你带药了吗?”

    此言一出,陆昱轩神色僵了僵。

    他们在一起这么久,虽然最亲密的关系都有过无数次了,可是……裴珮却没有怀孕。

    大哥陆谨轩曾经教过他,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就让裴珮怀孕吧!

    不是陆昱轩不愿意,而是……裴珮太冷静,她明知道吃药对身体不好,可是她不想怀孕,不想因为孩子,给他们的关系套上束缚。她一直在吃避孕药,这就是裴珮一直不怀孕的原因!

    “……嗯。”

    陆昱轩点点头,“带了。”

    他走过来,从抽屉里取出一只药盒,随手丢给裴珮,“给。”

    “嗯。”

    裴珮知道他不高兴,可是,她真的不能怀孕。

    他们这样的关系,如果怀孕了,就更尴尬了……到时候受伤的,怕是还要加上他们的孩子。

    裴珮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水,准备吃药。

    却被陆昱轩一把夺走了,“别喝这个,凉。”

    “……”裴珮讪讪的笑笑,“没关系……”

    吃避孕药而已,连这个药都能吃了,还怕喝凉水吗?

    “听话。”

    陆昱轩沉着脸,“我烧水,马上就好……也不在乎这点时间。”

    见他这样坚持,裴珮失笑,“好吧。”

    陆昱轩动作倒是很熟练,立即将水上上,等着烧开。

    另外,同时开始洗米淘米、煮饭,收拾食材,准备做菜。

    裴珮抱着胳膊,看着他,“要帮忙吗?”

    “不用。”陆昱轩看看她,“你等着吃就好。”

    “……嗯。”裴珮点点头,其实明白他不用她帮忙,她并不是第一次吃他做的饭了。

    陆昱轩的厨艺,在男人里,真的算是惊艳!尤其是在一帮纨绔公子哥里。

    “昱轩。”裴珮看着他,不无感慨,“你小时候,受了不少苦吧?”

    她听俞桑婉说过,总统阁下陆谨轩,是连酱油和醋都分不清楚的,可是弟弟昱轩……显然是完全不同。

    “嗯。”陆昱轩点点头,“十二岁以前,我是什么都不会……十二岁以后,什么苦都吃过了。”

    陆昱轩叹息着,“一夜之间,母亲、长兄,都抛弃了我……我只能靠自己!养我的人,也是目的不纯,我除了自己,没有可以相信的人……算是迫不得已吧!不过,我现在能给你做饭吃,也算是好事一桩。”

    “昱轩。”

    裴珮倾过身子,轻轻抱住陆昱轩。gfbjd6vtlsadjna7x+cajfrxdlwh/zzyo8z5gisjlpbdedigjfyq9n6alntkprnlifsk6khqwjra==

    缓缓说道,“对不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