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22章 生之番外,越描越黑

    “你们要干什么?”

    乐正生牢牢抱住顾筱宁,“不要伤害她!”

    “哼!”

    轮椅男冷笑,“这可由不得你了!”

    顾筱宁惊惧的看着乐正生,牢牢抱住他,“阿生……”

    他们死死抱在一起,虽然对方人很多,但是就是没法将乐正生拉开。

    乐正生牙关紧咬,他誓死在护着顾筱宁……

    两年前,他那样误会她,害她受伤、被误会……如果这一次,他还不能保护她,那他还是个男人吗?

    “好啊!”

    轮椅男面色阴狠,“骨头这么硬?不怕死是吧?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死不了!”

    “来人!给我朝着他的肩膀砸!给我狠狠的砸!”

    “是!”

    那些手下,开始专门朝着乐正生受伤的肩膀攻击!

    “阿生……”

    顾筱宁含泪,仰望着他。

    鲜血从他肩膀上往下流淌,顿时血流成河……

    “呜呜……”顾筱宁哭的泣不成声,“阿生……”

    乐正生面色中已经透着苍白,可是,他忍着剧痛,还是不肯松手。

    “宁宁,我不松开……只要我还有一口气,绝对不让他们伤害你!”

    “……”

    顾筱宁泪流不止,咬着下唇,一个劲的点头。

    “好,我知道了……”

    她死死抱住乐正生,“那么,我们就这样……是生是死,都不要分开!”

    “……嗯!”

    乐正生低头,亲吻着顾筱宁。

    重复着她的话,“不分开。”

    轮椅男气的不行,“给我砸!砸到死为止!”

    “是!”

    乐正生拧眉,不想让她担心,“我没事……”

    可是,眼前却晕晕乎乎的,视线不是那么清晰了。

    “阿生?”顾筱宁注意到了,他的嘴唇开始发乌……该死,那些不知道什么种类的青苔,难道是有毒?

    乐正生吃力的瞪着她,深深看了两眼,突然,眼皮一耷拉,那么个大个子‘轰’的倒下了!

    “阿生!”顾筱宁哭喊着,紧紧抱住他。

    可是,却被那些手下给拦住了,“老实点!”

    “松开我!”顾筱宁一张嘴,咬住那人的胳膊。

    “啊……”那人疼的龇牙咧嘴,抬起胳膊狠狠给了顾筱宁一巴掌,“死丫头!让你咬!”

    “呸!”顾筱宁抱住昏迷的乐正生不放,“我不会松手的……死都不会松手的!”

    她等了两年了,好容易等到这一天……

    她和阿生,谁都没有走。

    他们一直都在原地,等着彼此!知道这些以后,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不就是一死吗?

    如果被这些人抓去做活体研究,以她的身体状况,她和孩子都会保不住的!

    那么,就这样吧!和阿生一起,死吧!

    “臭丫头!”

    手下扬起拳头,狠狠砸在顾筱宁后脑勺上。

    顾筱宁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啧啧。”男子移动着轮椅过来了,看看双双倒在地上的乐正生和顾筱宁,笑了,“管家?”

    管家立即点点头,吩咐下人,将他们抬起来,“把他们分开、抬下去!按计划进行。走!”

    “是!”

    可是,手下无论如何,也没法将他们分开。

    两个昏迷的人,却紧紧抱着彼此,这现象……简直透着诡异了!

    手下看向轮椅男,“先生,分不开……”

    “噢?”

    轮椅男脸色很难看,无法。“一起抬走!”

    “是!”

    ——

    昏暗的仓库里,顾筱宁醒了过来。

    适应了光线,顾筱宁惊喜的发现,她和乐正生还在一起。

    “阿生,阿生?”

    乐正生费力的睁开眼,气息微弱,“宁宁……我们,是一起死了啊?现在,在哪里?”

    “……”顾筱宁怔了怔,抬手拧了拧乐正生的脸颊。

    “嘶……疼。”乐正生皱眉,笑了,“原来,还没死……”

    “阿生……”顾筱宁很担心,“你怎么样?”

    “……嗯。”乐正生脑袋靠在顾筱宁肩上,“好像还行。宁宁,你怕吗?”

    顾筱宁紧扣住他的手,“不怕,这世上,没有比失去你更可怕的了……”

    乐正生笑了,“傻丫头。”

    “哼。”顾筱宁吸着鼻子,故意骂道,“你才傻!”

    “我说……”乐正生笑着,“你心里明明是我,为什么……要那个凌宇的房子?我没有钱吗?你跟我要,我会不给你吗?”

    凌宇的房子?

    顾筱宁微怔,看看他,“你去找过我妈了吗?”

    “嗯。”乐正生点点头,“气死我了……我又不是养不起老婆,为什么我的岳母要睡在别的男人买的房子里?”

    “不是的。”顾筱宁小声说道,“那是……是你给我的钱。”

    “什么?”乐正生惊讶,猛然坐直了,“怎么回事?”

    顾筱宁些微赧然,解释道。

    “我妈一直担心我,我也是没有办法……所以,就和凌宇商量了,让他帮着我在我妈面前做做样子。买房子的钱,是当年乐正叔叔给我的……我一直没有花,本来,有一半就是留给我妈和小正的。凌宇倒是好心,愿意帮我……”

    “哼!”

    乐正生吃醋了,不屑的瘪嘴。

    “他什么好心?他不过是想献殷情!宁宁,你没有上当,太聪明了!”

    顾筱宁怔忪,失笑,“你真是小气鬼。”

    “这能大方吗?”乐正生理所当然,“我要是知道你心里是我,我会把你让给他?他哪里好了?没我有钱、没我帅,连年纪都比我老!”

    “……”顾筱宁不说话,只看着他笑。

    乐正生心痒痒,捧住她的脸。

    细细摩挲,“宁宁,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哼!”顾筱宁想起了什么,“你说!你这两年,拈了多少野花?”

    “呃……”

    乐正生后脑勺发凉,他突然想起来,那一次在按摩中心。

    “那个……宁宁,你听我解释,我真的只是对你才那样!”

    “哼!”顾筱宁嘟着嘴,“我才不信!你一抱住我,你那个同伴就走开了,那么自然……一看你就不是第一次!当时你不是也那么说的吗?你的私生活,可精彩了!”

    “哎哟!”乐正生百口莫辩,“我那不是为了气你吗?我脑子抽风了,你别跟傻子计较啊!”

    “不听!你不要解释了!越描越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