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19章 生之番外,少奶奶

    顾筱宁被锁在了房间里,无论她怎么喊,也无济于事。

    “呼……”顾筱宁气闷的坐在沙发上,环视着四周。

    娶她?结婚?顾筱宁严重怀疑,自己不是碰上什么精神病了吧?还是,她被人贩子拐来卖了?

    等等,那个人是个瘸子……瘸子啊。

    烦闷的躺在床上,顾筱宁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办法来。

    就这么过了一天……

    房门上轻微的响动,门被推开了……顾筱宁立即坐了起来。

    那个男人进来了,推着轮椅的男人。

    顾筱宁直视着他,问到,“你到底是谁?我是你花钱买来的吗?你是因为腿瘸了,所以娶不到老婆吗?”

    “放肆!”一旁管家模样的人,立即喝道。

    吓了顾筱宁一跳,这么大声干什么?

    男人却是笑了,“呵呵……有意思。”

    “……”顾筱宁怔愣,有意思?哪里有意思?

    男人手一抬,“给她。”

    “是。”管家点头,手一挥,身后的下人立即上来,放下一只盒子。

    男人解释道,“里面有套礼服,另外……怕你无聊,给你带了只平板。你看,你还需要什么?”

    “礼服?”顾筱宁眉心紧蹙,他还真打算要娶她啊!

    她打开礼盒看了看,“旗袍?”

    “嗯。”男人点点头,“不是婚礼的时候穿,祭祖的时候穿,对了,你喜欢西式婚礼还是中式婚礼?”

    “……”顾筱宁愣了两秒,咬牙吼道,“放屁!我不会和你结婚的!”

    放屁?

    男人微怔,随即笑了,“呵呵,你可真有意思。”

    他摁动轮椅上的按钮,转过身。

    顾筱宁急了,“你就要走了?喂,我们谈谈吧!我和你认都不认识,结什么婚啊?喂!先生,你是谁啊?你贵姓啊!”

    她想要冲上去,可是却被管家拦住了。

    “少奶奶,您还是好好休息吧!”

    管家口中叫着她少奶奶,可是手上却一点不客气,直接将顾筱宁推出去老远。

    “……”顾筱宁踉跄着,扶着床沿站稳。急的直跺脚,“这都是什么事啊!”

    轮椅男边往外,边吩咐管家,“吃的要好……太瘦了,要给她多喂点好吃的?”

    这话……

    莫名的,顾筱宁听了,心里直发毛。

    她是猪吗?喂胖一点,好宰了吃的意思?

    顾筱宁索杏将盒子打开,这才发现,这身旗袍式的礼服,真是相当华丽啊!

    设计、做工,扣子都是镇住的,滚边是金的吗?这么漂亮……不过,为什么是黑色?噢,那男人说了,是祭祖时候穿的,那就难怪了。可是,她为什么要跟他一起祭祖啊!

    顾筱宁长舒口气,无计可施。

    礼服边上,当真放着只平板。

    顾筱宁计上心来,立即打开平板。她是不是可以下个软件?只要能下个微信,她就能和外面联系了……

    可是,顾筱宁空欢喜一场。试过了,平板被锁死,除了上面自带的软件,完全不能下载任何东西!

    ——

    乐正生刚到酒店,风尘仆仆。

    “司长。”廖敬清接过他的外套,“顾筱宁小姐,下落知道了。”

    天气炎热,乐正生脱去外套,单手插着腰,点点头,“在哪里?”

    另一手举着矿泉水瓶,扬起脖子。

    “呃,顾筱宁小姐……要结婚了!”

    “噗……”乐正生一口水喷出来,惊愕莫名,“什么?”

    ……

    这世上,就没有乐正生想去去不了的地方。虽然是当地的乡绅,可是乐正生一样拿到的了订婚礼的请柬。

    看着请柬,乐正生疑惑不解,这究竟怎么回事?难道他们都估计错误了?宁宁只是被拐来,和人结婚的?事情真的会这么简单?

    他虽然年少成名,可是这次的事情,却着实摸不着头脑。

    不管怎样,要去闯一趟……

    对着镜子,乐正生整理好了西服……要知道,他可是去抢亲的!

    到了地方,果然是当地的豪门。光是看宅院,就能看出点门道来。

    乐正生到的时候,门庭若市,很是热闹。

    廖敬清地上请柬,管家看了眼乐正生,满脸堆笑,“贵客里面请。”

    乐正生带着廖敬清顺利的进入,里面一片喜气,当真是要办喜事的样子。

    可是,顾筱宁在哪里?

    乐正生和廖敬清找了位子坐下,不知道人在哪里,不能轻举妄动。

    这个时候,顾筱宁还在挣扎,她是被下人强行换上的礼服!怎么办?她是真的一点办法没有!打又打不过,跑也跑不了。

    “少奶奶,该出去了。”

    管家带着人来了,“请——”

    顾筱宁瞪着他,无计可施,“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她倔强的一挣脱,自己往外走。

    在拱门的地方,遇见了坐轮椅的男子。

    男子朝她伸出手,“来。”

    顾筱宁惊愕,她为什么要过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子勾唇,“你未来的丈夫。”

    “……”顾筱宁翻白眼,这个人,是听不懂人话啊!

    男子握住顾筱宁的手,“不要闹,听话……马上要去祭祖了。”

    “放开。”顾筱宁想要挣脱,可是才发现,这个男人的手像是钳子一样,根本没法挣开!

    这个瘸子,这么大力气?像是个练家子啊!突然间,顾筱宁有些怕了,她觉得这个男人,恐怕不是买媳妇那么简单,这当中一定有什么阴谋。

    男子看似不费吹灰之力,“走,去祠堂。”

    ……

    前院,廖敬清打听来消息,靠在乐正生耳边。

    “司长,前院的宴席,主人根本不会出面……听说这会儿,应该带着新娘子,在后面祭祖!”

    “……”乐正生一凛,和廖敬清交换了一下视线,“走。”

    ……

    顾筱宁被‘押着’进了祠堂。

    一进去,就感觉到一股阴森森的氛围。

    顾筱宁不由打了个冷噤,为什么这么可怕?

    “跪下!”

    突然间,膝盖被猛的一踢。顾筱宁猝不及防,跪倒在地上,掌心登时蹭破了一层皮,“嘶……”

    她吃痛、下意识的捂住肚子,猛地抬头去瞪管家。

    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笑了,“没事吧?”

    “我踢你一脚,你看看有没有事?”顾筱宁倔强的瞪眼,咬牙。

    这世上,她心甘情愿被欺负的……除了乐正生,还没有别人!

    男子笑意更甚,“你果然是很特别,所以……连身体都和别人不一样。”

    ……身体和别人不一样?顾筱宁皱眉,捕捉到了这个重要信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