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08章 生之番外,只能抱我妻子

    凌宇愣了一下,“你这话,什么意思?”

    顾筱宁想了想,“凌宇,我有些话,想对你说……你有时间吗?”

    看着她严肃的样子,凌宇拧眉,点了点头,“……好。”

    ——

    顾嫂和小正没有于凌云山庄呆很久,外面的房子已经找好了。

    搬家时,顾嫂脸上笑嘻嘻的。

    地方不大,但是干净、整齐。

    顾嫂感叹着,“凌宇费心了。”

    顾筱宁笑笑,不说话。

    “宁宁。”顾嫂知道女儿委屈,握住她的手,“妈知道,你心里还惦记着阿生……可是,如果生活都过不下去了,感情有什么用?妈不是贪图富贵……”

    “妈。”顾筱宁打断母亲,“我知道的……你和小正安心在这里住下,小正的学校那边也不用担心……可以继续念的。”

    顾嫂点着头,“好……那就好。明天,妈妈给小正送到学校去……然后去帮你们收拾行李。”

    “不用了……妈,我自己行。”

    “行什么?”顾嫂不放心。

    “知道凌宇不缺照顾的人,但是,生活上的事情,还是要你自己来……你啊,没有过过多少天两个人的日子,有些事,妈还得再教教你,以前阿生,太惯着你……”

    说到这里,顿住了。

    顾筱宁也沉默……是啊,阿生一直是很惯着她的。

    她要走了,凌宇忙着凌家的事情,要离开圣都一段时间……顾筱宁和他一起去。

    ——

    “放开我!”

    ‘啪’!

    乐正生一声怒吼,目眦欲裂。

    廖敬清和两个手下一起从后面架住他,“司长,您冷静点!”

    “冷静?”

    乐正生近乎于咆哮,“你他么要老子怎么冷静?”

    他刚才才接到消息,父亲乐正鹏赶走了顾嫂!他身在这里,弄不清到底什么情况,但是……无疑,这其中有着很深的误解!不管发生什么,顾嫂是他岳母,他要是赶走岳母,那是要遭天谴的!

    “放开!”

    廖敬清皱眉,“您要去哪儿?”

    “我要回圣都!”乐正生振着胳膊,即使押着他的是三个人,也快招架不住了。

    廖敬清发急,“司长,您在总统阁下那里已经犯了错了……您这次是戴罪……”

    “老子不管!老子现在必须回去!”

    乐正生红了眼,瞪着廖敬清,“那是我岳母啊!是我老婆的母亲!还有我的小舅子……我不能不管!”

    廖敬清从未见过他这样认真的样子,或者说,从未见过他如此情绪激动。

    这两年来,乐正生平步青云……但他很少有情绪起伏。

    “……”廖敬清突然松手了,“您去吧。”

    乐正生感激的朝他点点头,冲了出去。

    他是连夜赶回的圣都,回到家里,就和父亲吵了起来。

    “您怎么能这么做?那处房产、工作和小正,都是我安排的,两年了,您都没有意见,您怎么能……”

    乐正鹏冷笑,“是啊!两年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次不一样,顾筱宁让我没了孙子!赶走她母亲,已经是很小的惩罚,要不是因为她是九九的母亲,我能一枪蹦了她!”

    “……您的孙子?”

    乐正生错愕,“您……什么意思?”

    他紧张起来,一把扼住父亲的胳膊,“宁宁怎么了?她现在在哪儿?”

    难道,宁宁的孩子没了?不要!千万不要!

    “啧!”乐正鹏低吼,“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刚没了孩子的若雅,一个背叛你的前妻,有什么好惦记的?”

    若雅?

    没了孩子的是若雅?若雅什么时候有孩子了?不是,若雅的孩子和他有什么关系?

    乐正生有点懵,“若雅,在哪儿?”

    “医院……你啊,收收心吧!若雅现在……”

    话没说完,乐正生已经跑了出去。

    ……

    医院里,崔若雅正要躺下。

    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乐正生步履匆匆。

    崔若雅愣了下,随即笑了,“阿生?你是……回来看我的?”

    乐正生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孩子……是谁的?”

    “……”崔若雅捂着肚子,神情尴尬,“阿生,不要问了……能帮帮我吗?”

    “若雅!”

    乐正生拧眉,摇摇头。

    “知道吗?我一直对你心存感激,因为我这条命是你救的!”

    崔若雅心头一跳,脸色都变了,“阿生,你听我说……”

    “是你听我说。”乐正生浓眉紧蹙。

    “之前,你要我保守秘密,让所有人都以为,是你不要我……行,没有问题,我一个大男人,难道还在乎这个?但是,你为什么迟迟不说明?现在,还让所有人都以为,你没了的孩子,是我的?”

    “不!”崔若雅慌了,“阿生,我不是故意的!因为你总是拒绝我,我很难过……所以我那天喝多了,我和同事……”

    “我不想知道这些!”

    乐正生眸色冷了下来,“若雅,说句不好听的话,你的孩子是你和谁弄出来的,我真的不感兴趣!”

    “……”崔若雅一怔,面色苍白。

    她嗫嚅着,“阿生,十几年了,你就真的……对我一点意思都没有?”

    “没有!”乐正生果断的摇头,“在我这里,你只是个伙伴、是个朋友,知道吗?你在我这里,是没有杏别的!和廖敬清他们一样,只是兄弟、朋友!”

    “……”崔若雅肩膀一垮,“你……这么绝情?阿生,我是女人啊!你看不到吗?”

    “我看不到!”

    乐正生拧眉摇头。

    “非常抱歉,我二十六之前,一心追随俞桑婉,我以为那是爱!可是,我二十六岁时遇见了顾筱宁,我不想只是对她好!我还发了疯一样想占有她!你是女人,你来告诉我,我是不是喜欢她?”

    崔若雅瞠目结舌……

    乐正生眸色冷冽,“你是故意的!你让我父亲以为,宁宁害死了他的孙子,赶走我岳母!这笔账,我算在你头上!”

    说完,转身就走。

    “不,阿生……”

    崔若雅着急,想要拦住他。

    一个不小心,从床上摔了下来。咣当一声,匍匐在地,“阿生……”

    乐正生微微侧过身子,“我去叫护士……”

    “阿生……”崔若雅惊愕,“你连抱我上床,都不行吗?”

    “不行。”乐正生侧着脸,说出来的话掷地有声,“我,只能抱我妻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