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05章 生之番外,她不会原谅我了

    “婉婉。”

    乐正生抬起头,扯开个笑容。

    可是,俞桑婉只看到了他满脸泪水。“你,在哭?”

    “是。”

    乐正生点头,“怎么样,是不是像个白痴一样?”

    “……”俞桑婉语滞,“发生什么事了?”

    “我……”乐正生抬起手,捶着胸口。

    “我真的是个白痴!我误会自己的老婆,不相信她……侮辱她、欺负她、对她恶语相向,婉婉,我好难受,怎么会这么难受!”

    这话里有话,俞桑婉听的心惊,“所以……宁宁没有对不起你,是不是?”

    “我这个蠢货!”

    乐正生自责的敲着脑袋。

    “那个时候,你提醒过我的……可是,我没有听进去!婉婉,我不可饶恕了,是不是?”

    俞桑婉叹道,“你是不是不可饶恕,不是我说了算的……你对不起的那个人,是顾筱宁。”

    “……”乐正生愣住,眼神暗下去,“完了,她不会原谅我了!”

    俞桑婉皱眉,一把将乐正生拽了起来。

    “婉婉?”乐正生错愕。

    俞桑婉带着怒意,“你在这里哭什么?这可一点都不像你!我问你,如果顾筱宁不原谅你,你就什么也不做了吗?任由她去了,是这样吗?”

    “没有!”乐正生红着眼反驳,“我没有这样想过!”

    “那不就行了!”俞桑婉低吼着,“你现在要想的,是怎么做对顾筱宁好,至于她是不是原谅你……你还计较?”

    乐正生一怔,俞桑婉这一席话……对他来说,犹如醍醐灌顶。

    “阿生。”俞桑婉拍拍他的肩膀,“宁宁真的太不容易了,对她好一点……我是个外人,看着都太心疼了。”

    “嗯。”

    有脚步声过来,陆谨轩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这干嘛呢?”

    “你回来了?这么晚。”俞桑婉擦擦眼泪。

    她这才想起来,“咦,阿生……你为什么这么晚了跑我家墙外面哭啊?”

    “哭?”

    陆谨轩勾唇,满是讥诮,“出息啊!还哭上了。”

    乐正生讪讪的,刮了刮脑袋。

    “跟我来。”陆谨轩一抬下颌,跟妻子解释,“我让他来的,我们有事要说。”

    ——

    书房里。

    听陆谨轩说完话,乐正生有点呆。

    陆谨轩轻笑,“怎么了?不愿意去?”

    “不是……”

    乐正生愣了愣,“可是,我一定要去的那么急吗?明天一早,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了……”

    “那怎么了?”

    陆谨轩咂嘴,“乐正司长,你最近这个工作状态,很不好啊!你要分清楚工作和私人感情,谁还没有年轻气盛过?我就是沉迷于桃桃的时候,也不像你现在这样!”

    “咱俩情况不一样!”

    乐正生梗着脖子。

    “嗯?”陆谨轩一瞪眼,“所以,你现在是要违抗命令?”

    “不敢。”

    乐正生冷静了下来,“属下知道了……明天一早就出发。”

    ……

    凌晨。

    顾筱宁睡的迷迷糊糊,接到了乐正生的电话。

    “喂。”

    她眯着眼,都没看屏幕,“谁啊?”

    那一头,乐正生沉默了片刻,“宁宁,是我……阿生。”

    “嗯……嗯?”

    顾筱宁清醒了,从床上坐了起来,阿生?

    “宁宁。”

    乐正生的声音,透着凌晨的薄凉。

    “我本来,是想等到你心平气和,才和你说的……可是,我现在要走了。所以,有些话,我必须现在告诉你。”

    “你要去哪儿?”顾筱宁心提了起来。

    乐正生笑笑,“别紧张,我是去工作……只是这次工作的地方,有些偏僻。宁宁,我已经知道了……两年前是怎么回事。”

    “……”

    顾筱宁握着手机,脑子里一下炸开了!

    他知道了,他……终于知道了!

    手,不自觉的颤抖。

    眼睛一下子酸的疼,泪水往外汹涌而出。那两年受的苦啊,他终于知道了吗?因为太久了,她一直想着要隐瞒,到了后来,她甚至连张嘴澄清的欲望都没有了!

    “唔——”

    顾筱宁捂住嘴巴,忍着不要苦出声来。

    “宁宁。”

    乐正生同样不好受。

    “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东西……我是个白痴、我是头猪!”

    不……

    顾筱宁张着嘴,太多的话说不出口。她不怪他的,他什么也不知道不是吗?在那种情况下,他误会是很正常的。

    “宁宁,我知道我鲁莽、冲动,太自我……可是,我真的很想为你做很多事……我不想你再受苦,我是这么想的。”

    顾筱宁哭出声,“啊……阿生!你在哪儿啊?你要去哪儿啊?”

    “去格尔日。”

    “嗯……”顾筱宁茫然,“那是什么地方?”

    “呵呵。”乐正生笑了,“你啊,就是不爱读书……是z国的地名,一个挺穷的地方。”

    顾筱宁瘪嘴,“哦,我笨,也不是什么秘密啊。可是,你不是观潮重臣吗?为什么你要去挺穷的地方?”

    “这个是这样……”

    乐正生正准备解释,想了想笑了,“我和你说,你能听懂吗?”

    “嗯。”顾筱宁吸吸鼻子,“听不懂的。”

    “宁宁。”乐正生突然说到,“你现在……能过来一趟吗?我,马上要上飞机了,我过去你那边,肯定是来不及了。”

    顾筱宁脸颊微微发烫,她明明还在和他生气,不是吗?

    可是,听他这样说,她又完全没有拒绝的勇气。

    自从他们相遇,仿佛只要是乐正生的要求,她统统都会答应。

    “……好。”

    “我等你。”

    挂了电话,顾筱宁脸颊滚烫,心口也跳的很快。

    她匆忙换了衣服,从偏门出去,打了车直奔机场。

    顾筱宁出门的时候,崔博士刚赶完一个报告,从窗口看到她匆匆离开。

    有种预感,立即给崔若雅打了电话。

    “喂,爸爸。”

    崔博士声音透着疲惫,“若雅,你和阿生……现在怎么样了?”

    “嗯?”崔若雅支吾着,“挺好的啊。”

    “这样,看来是我多想了。”

    崔若雅心头一跳,“爸,怎么了?什么让你多想了?”

    “哦。”崔博士解释道,“我这两天比较忙,常常通宵,我刚才看到顾筱宁急急出门了……是她女儿有事,还是阿生有事?看来,是我多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