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00章 生之番外,犯错

    廖敬清这边,遇到了难题。

    乐正生已经不耐烦了,“还是什么都查不到?”

    顾筱宁两年前总是去医院,怎么会查不到呢?

    “查不到。”廖敬清摇头,一脸无奈,“一般能查到的记录里,没有就诊记录……病历也是一片空白。”

    “你特么……”乐正生急的要爆粗口,“饭桶啊!谁没事总往医院跑?”

    “是啊……属下也纳闷啊!”

    等等……

    乐正生怔住了,脑子里突然一个激灵,像是想到了什么。

    “你刚才说,一般能查到的记录,那么意思是……还有不能查到的记录?”

    “这个……”廖敬清不明白他的意思,“肯定的啊,医院里绝大部分资料都是对外绝对保密的……”

    “靠!”乐正生一拍桌子,“那你跟我说,你查不出来?没有查,怎么查不出来?”

    “……”廖敬清愣了愣,“司长,这个属下可真查不出来!这种资料,属下的能力不够啊!这需要……黑客啊!”

    乐正生微怔,随即挑眉,“怎么,观潮没有黑客吗?”

    这下子,廖敬清的脸色是真白了,“司长,这……可不行啊!要是被总统阁下知道,您动用私权,要黑客黑这种资料……那是违反规定的!”

    这一点,乐正生自然清楚。

    可是,他顾不得了!

    他要知道,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心结,埋在他心底。

    两年来,像梦魇一样,折磨的他没有一天是舒坦的!

    既然,发现了疑问,自然要查!要彻底的查!查清楚,那么好的顾筱宁究竟是着了什么魔?

    乐正生乜眼,“听着,这件事……是我个人的行为,我自己承担责任!也不用你去安排什么,我自己会去和黑客沟通……”

    说完,转身要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廖敬清突然出声,“司长……属下去办,怎么能让您亲自去?”

    乐正生勾唇,“谢谢。”

    ……

    廖敬清一刻不敢耽搁,立即从行政楼出去了。

    “拜托,帮帮忙……这事关司长的终身幸福啊!”廖敬清对着同事,又是恳求,又是不能说出实情,真的是很难办。

    技术同事一脸无奈,“不是,一家医院的资料,有什么好黑的啊?司长想要知道什么啊……”

    “拜托……”廖敬清拿出手机,在上面写下三个字。

    “顾、筱、宁……”

    “对对对!”廖敬清连连点头,“只要能黑到这三个字……我谢谢您,替司长谢谢您啊!”

    “哎……”

    那同事拗不过,只好答应了,“那行……可是,要是出了事……”

    “放心!”廖敬清拍着那同事的肩膀,“出了事,有司长兜着呢!乐正司长和总统阁下的关系,您不清楚吗?总统夫人可跟他亲妹妹一样……快,快着点吧!”

    “好。”

    两人刚坐下。

    “快点什么?”

    身后一道浑厚的声音,廖敬清脊背一僵,脸色骤变。

    “总统阁下!”

    “总统阁下……”

    陆谨轩有人簇拥着,站在不足一丈外的地方,乜眼看着他们。“在干什么?”

    这会儿,谁敢说话?

    陆谨轩视线落在廖敬清身上,“你?我最近不是放你上司假了吗?他不去忙着学术交流的事情?你……这个时候出现在观潮,有问题。”

    话锋一敛,“说!还要我费力气逼问吗?”

    像这种地方,原本就是很严密的。

    乐正生一个主管经济的司长,不在职期间,为什么派人来这里?

    “总统阁下……”廖敬清吓的,眼睛一闭,“是,属下说……”

    听他说完,陆谨轩冷着脸,“哼!荒唐!太荒唐!”

    ——

    “哼!”陆谨轩冷哼,乜眼看着乐正生,“你这脑子,最近是很不清醒啊!”

    乐正生薄唇紧抿,一句话也不说。

    “说话啊!”陆谨轩腾地站起来,“有能耐做,这个时候装什么哑巴?”

    乐正生还是不说话,他没想到,只是做这么简单的事情……原本以为,会神不知鬼觉。

    “你啊!”陆谨轩拧眉,“究竟还要在顾筱宁这件事上,纠缠多久?”

    “我就是想知道,她当年到底怎么了!”乐正生终于反驳。

    “现在想知道了?”陆谨轩冷哼,“那你早干什么去了!两年前你干什么去了?”

    “我……”

    “好了!”陆谨轩低喝,“你现在的状态很不合适工作,听说,你还把那个首席顾问给安排到很差的酒店去了?啧啧啧,乐正生,你这个杏子,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出去!出去!”

    乐正生愣住,“我去哪儿?”

    “滚出观潮!这阵子,都不要让我见到你!”

    乐正生语滞,心有不甘,但是无话可说。

    等他走了之后,俞桑婉才从楼上下来。

    “刚才,你是在吵架吗?是和阿生?”

    陆谨轩点点头。

    “发生什么事了?你们都多久没吵过了?”俞桑婉不明白。

    “他最近有点急躁。”陆谨轩摇头,“放心,没什么大事……我希望他冷静一下。”

    俞桑婉清楚,乐正生是因为什么急躁,也就没有多问。

    “素素呢?”俞桑婉等到现在,还是因为惦记着另一件事,“你和宫鸿鸣联系过了吗?”

    “哎……”陆谨轩叹息,点点头,“联系过了,但是,桃桃……宫鸿鸣这次态度很坚决,他要争取素素的抚养权。”

    “这……”俞桑婉心头一沉,“不行啊!他养不好孩子的!你也看到,他是怎么对雪妍的……”

    “你别急!”陆谨轩揽住她,“我们再想办法。”

    俞桑婉怎么能不急?

    “宫鸿鸣现在在哪里?我要见见他!他想要什么?是要钱吗?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可以给……”

    “桃桃!”陆谨轩打断她,“这不是一笔小数目,秦家老太爷没了!宫鸿鸣可以用素素换到秦家的财产啊!”

    俞桑婉愣住,怎么办?

    可怜的素素,父母在世时,就没有得到过承认,现在父母不在了,却被长辈们用作分割财产的工具!她能过得好吗?

    楼上,拐角处,陆清明趴在墙壁上,看着父母,他们的话他都听见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