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96章 生之番外,他一无所知的两年

    这真是冤家路窄啊。

    回到办公室,乐正生立即叫来廖敬清。

    “是,司长,您吩咐。”

    “这个……”乐正生敲敲桌子上的文案,“我要亲自跟进。”

    这个?廖敬清诧异,“司长,这不是多大的case,并不需要您亲自负责啊。”

    其实,陆谨轩把这个case交给他,也是想要他休息一阵子。这段时间,乐正生因为顾筱宁的事情,总是心神不宁,最后连人都打了!一个观潮重臣,这种行为传出去总是不好的。

    乐正生自然明白,可是,谁让他撞上苏杭了呢?

    “哼。”乐正生勾唇,“有个人,我必须要会会。”

    苏博士是吗?久违了!

    ——

    在车上,苏杭给顾筱宁打了电话。

    “是我。”苏杭淡笑着,“跟研讨会来的圣都,有空吗?见一面?”

    顾筱宁却跟着凌宇正在秋浦,“这样,不知道你突然会过来……我现在人不在那边,要不等我回去吧。”

    “好。”

    苏杭笑着挂了电话,发现司机开的路和大部队方向不太一样。“师傅,这是去哪里。”

    司机回说,“送您去住处啊。”

    “这……”苏杭觉得不对,“可是,怎么不和大家一起?”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司机耸耸肩,“我是根据上面的指示办事,听说苏博士是首席顾问……待遇可能不一样?”

    是吗?苏杭皱眉,心存疑惑。

    到了地方,苏杭更是疑窦丛生。

    首席顾问?特殊待遇?

    看着眼前这酒店,苏杭无法相信。这个地方,距离研讨会的大本营很远,而且,酒店尚且只是四星级……

    这么一场重要的国际学术研讨,将会带动科技与经济的飞跃,他作为首席顾问,只是这么个待遇?

    苏杭倒也不是贪图享受,既来之则安之。拖着行李箱,入住了酒店。

    只是,他没想到,刚进入房间,又是一大堆的问题。

    因为满身疲倦,准备洗个澡,洗到一半,水竟然停了!

    无奈之下,披着浴袍出来,打电话给前台。前台回说,“是吗?真是不好意思,马上会派人来处理。”

    可是,话是这么说了,却迟迟没有人来。

    苏杭尴尬的坐在那里,却是越坐越热!这么热的天,冷气竟然不行?

    真是窝了一肚子火,苏杭站起来,要打电话投诉。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谁?”苏杭皱眉,也顾不得形象了,走过去开门。

    门一开,乐正生笑嘻嘻的看着他,“苏博士,好久不见?哟,不错啊!挺会读书啊!这都是博士了?”

    “……”苏杭愣了一下,竟然是他!

    但他这话里话外,冷嘲热讽的什么意思?

    苏杭拧眉,“乐正先生,我几年前就是博士了!”

    “噢?”乐正生扬声,脸色一下子冷下来,“你这种人,就是所谓的……斯文败类吧?”

    “什么?”苏杭眉头越皱越紧,“你说话能不能客气点?”

    “不能!”乐正生咬牙,果断否决。

    苏杭失笑,“那么,请问,乐正先生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啧。”乐正生勾唇,“接待你啊!首席顾问啊,观潮自然要重视,是不是?”

    “……”苏杭一瞪眼,意识到了什么。

    “乐正先生,您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乐正生摇摇头,“没有,怎么会有误会?我们,只有仇!”

    此言一出,苏杭算是门清了。“乐正先生,你到现在还认为,两年前,是我勾搭了你妻子吗?”

    “哼!”乐正生乜眼,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你特么现在是在跟我炫耀吗?”

    他上下打量着苏杭,摇头咂嘴,“啧啧!我真是看不出来,你这样浑身上下、手无缚鸡之力的东西,究竟有哪里好!竟然把她给骗走了!”

    “乐正先生……”

    乐正生怒火中烧,“你特么骗走了,为什么不好好对她?为什么让她那么惨兮兮的回来?”

    “乐正先生……”

    “我想揍你,很久了!”乐正生扬起拳头,集聚的怒意瞬间爆发,一拳头将苏杭打落在地!

    苏杭匍匐在地,狼狈不已。

    “你给我起来!”乐正生俯下身子,拎着他的衣襟,“还没够!”

    “乐正生!”苏杭急了,直呼他的名字,“没错,两年前,是我带走了你妻子,可是……我没有和她有你想象的关系!我的确是伤害了你妻子,对不起她,可是和男女之情无关……”

    乐正生愣住,不明所以。

    “你,什么意思?”

    “呵……”苏杭被打的气喘吁吁。

    “顾筱宁不让我说,所以,请原谅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但是,我实在是看不下去!我能告诉你的是,我没有勾搭你妻子,她也从来没有背叛过你!”

    乐正生眉头紧锁,“到底什么意思!”

    “哼!”苏杭冷笑,“你不是观潮内阁司长吗?那你很厉害啊!你去查啊!”

    乐正生单臂伸直,直抵苏杭的呼吸,“你想让我查什么?”

    “呵……”苏杭笑着摇头,“乐正生,我只告诉你一句话……我尊敬顾筱宁,她是我见过最深情的妻子!没错,她是很好。但是,我不是禽兽!对着她那样的人起心思,不是男人该干的!”

    一番话,让乐正生脑子里嗡嗡作响。

    他的话里,究竟藏着多大的深意?

    松开苏杭,乐正生站了起来,转身往外走……

    “乐正先生。”苏杭慢悠悠的撑着地板站起来,“您和崔师姐,是真的要结婚了吗?”

    崔若雅?

    乐正生想起和崔若雅之间的约定,浓眉紧锁,“我和她之间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乐正生!”苏杭低吼,“顾筱宁真的很好,她这么傻……你要是不处理好崔师姐的事情,她真的会一直傻下去!”

    乐正生脊背一僵,他现在有太多的疑问没有弄清楚。

    从酒店出来,廖敬清拉开车门,“司长,现在去哪儿?”

    “敬清。”乐正生勾唇,一抹苦笑,“帮我办件事吧!反正,最近也挺闲的。”

    他要知道,顾筱宁在f城的两年,是怎么过的!

    那……他一无所知的两年!刻意不去想起的两年!

    廖敬清低头,“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