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88章 生之番外,得了不好的病

    “少爷。”

    下人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您今天还没去射击场。”

    陆清明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捏捏饭团肉嘟嘟的脸,又揉揉宫素素的脑袋,“素素好好带着妹妹在这里玩,哥哥一会儿回来,陪你们吃饭啊。”

    “好。”宫素素点点。

    “唔唔。”饭团看姐姐点头,她也跟着点头。不管是什么意思,反正照做就对了。

    ——

    开饭前,顾筱宁才明白过来……俞桑婉请她来观潮的目的。

    玄关处,陆谨轩和乐正生一起进来了。

    俞桑婉拍拍顾筱宁的肩膀,“不要多想,阿生这两年,一直是我们家的常客。你是我妹妹,和他没有关系,嗯?”

    “是。”顾筱宁扯扯嘴角,没有关系?如果真的没有关系,就不会这么巧了。

    往里走,乐正生也看家了顾筱宁。

    陆谨轩别有深意了乜眼,“啧,阿生,加把劲啊,你看你,把总统夫人都惊动了。”

    俞桑婉挽着袖子,吩咐女佣,“去楼上,把孩子们都叫下来。”

    “是,夫人。”

    长条餐桌,陆谨轩坐在上首,俞桑婉特意让顾筱宁和乐正生挨在一起。

    顾筱宁浑身不自在,“婉婉姐……”

    倒是陆谨轩笑了,“坐吧,在这里,你比有些更亲……我不还是你大哥吗?”

    “嘁。”乐正生哂笑,拉开椅子坦坦荡荡在顾筱宁身边坐下。

    “我……”顾筱宁却突然站了起来,好像受惊似的。

    乐正生脸一下子黑了……

    “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我上个洗手间。”

    俞桑婉怔怔的,“好……”

    “哼。”

    顾筱宁一走开,乐正生就忍不住冷笑,“婉婉,你不觉得多余吗?看见了吗?她对我,就是这个态度!”

    俞桑婉眉头紧锁,“什么态度?我没看出来什么态度……还有你,不要把脸色摆出来!今天是我请宁宁回来吃饭,你要是给她脸色看,那你就走吧!我没请你来。”

    “……”乐正生一怔,讪讪的闭上了嘴。

    洗手间里,顾筱宁解下腰带。

    她不是撒谎,找借口离开。

    她是真的,肚子有点不舒服。

    结果,进来一看,吓了一跳。

    “啊!”顾筱宁看着裤子上红色斑点,这……是怎么回事?

    月事吗?可是,她的月事才结束啊。

    而且,肚子还疼、流血……

    她本身就是个护士,自然明白这事对女人来说,并不是好事。

    加上这两年,她的身体亏空。顾筱宁有些害怕,难道……是得了什么不好的病?

    回到餐厅里,顾筱宁的脸色还是很不好。

    “宁宁,怎么了?不舒服?”俞桑婉注意到了,“脸色怎么这样?”

    “啊?”顾筱宁摸了摸脸颊,还没来得及张嘴。

    乐正生接话了,“她脸色是这样,贫血……或许,还有别的原因吧。比如,不想看见谁?”

    这样明显的暗示,谁还能听不懂?

    “阿生!”俞桑婉拧眉,低喝。

    顾筱宁稳了稳心神,“我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气氛一度凝滞,俞桑婉真是后悔……为什么要他们坐在一起吃饭?本来是好心,但现在看来,这两个人心结太深!

    噔噔噔……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陆清明满头大汗,跑了进来,笑着,“开饭了吗?”

    “啧。”陆谨轩皱眉,“规矩呢?”

    “呃。”陆清明一怔,慌忙站好,“父亲、母亲,乐正生叔叔、小姨。”

    “嗯。”陆谨轩微一颔首,还算满意。指了指椅子,“坐吧。”

    俞桑婉忍着笑,拉着儿子,“洗手了没有?”

    “洗过了。”陆清明在母亲面前,还是像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样,“妈妈,妹妹呢?”

    “在哪儿呢!”俞桑婉随意往边上的小厅一指。

    因为女儿太小、需要喂,她忙的时候,都是保姆带着,另外吃。

    “噢。”陆清明点点头,“我去看看妹妹……”

    说着,跳下了椅子。

    顾筱宁不由道,“他们兄妹感情真好啊。”

    “是啊。”俞桑婉笑笑,“孩子多了,有多的好处……宁宁你,不打算再要了吗?你还这么年轻。”

    她这个话,什么意思?在座的都是清楚的。

    顾筱宁脸上发烫,“我……”

    她这辈子,还有这样的机会吗?给九九添个弟弟、妹妹。

    “哼。”倒是乐正生,笑着接话,“我们九九肯定有弟弟妹妹的,一个孩子,多孤单……”

    顾筱宁低下头,手攥的紧紧的……

    不用他说,她也知道。他和崔若雅就要结婚了嘛……

    俞桑婉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个阿生,怎么变的这么不可爱?他心里的怨气,是有多重?他要是继续这个样子下去,宁宁铁定是不会跟他了!太讨厌了,她一个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了。

    “阿生……”

    “妈妈!”

    陆清明突然从小厅冲了过来,“素素呢?”

    俞桑婉微怔,问到,“素素?不在吃饭吗?”

    “她不在!”陆清明急了,“您怎么能不知道素素没在吃饭呢?饭厅里只有饭团,素素呢?”

    俞桑婉也没有想到,她今天只顾着顾筱宁了,“对不起,妈妈疏忽了……不过,刚才妈妈有让人去请素素下来,是不是素素走开了?”

    “没有!”陆清明直摇头,“我问过他们了,饭团是下人抱下来的,他们上去的时候,素素就不在房间里!只有饭团自己!”

    “啊?”俞桑婉诧异,“怎么会……素素能去哪里?每天都是这个时候用餐,她应该知道的。”

    “妈妈!”陆清明眉头紧锁,“您怎么能这么不关心素素!您不是说,她是您的女儿吗?和饭团是一样的吗?现在饭团在吃饭,可是,素素呢?素素不在!您还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这一连串的指责,让俞桑婉有点懵。

    “陆清明!”陆谨轩终于发话了,“这是你和你妈说话的态度?你妈必须24小时看着素素吗?”

    父亲一开腔,陆清明就闭嘴了。

    可是,他倔强的梗着脖子,“父亲、母亲,你们用餐,我去找素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