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57章 生之番外,还可以要她

    第657章 生之番外,还可以要她

    顾筱宁猛抬头,手上的盘子也落在了地上,神情错愕,“凌少……”

    他们这样,不合适啊!

    顾筱宁羞恼不已,她没想到凌宇会这样!本能反应便是极力推拒着,“凌少,您放开!”

    “嘘!”凌宇紧紧抱住她,眉宇间一股祈求之色,“别动!拜托了。”

    “……”顾筱宁怔住,这话什么意思?

    凌宇低头,靠在她耳边低语,“所有人都看着我!我只有你能信任……我的伤,好像裂开了。”

    “啊?”顾筱宁惊愕,下意识的拉住他的衣襟,“那怎么办啊?要马上处理啊!”

    “是啊。”凌宇蹙眉,“可是,要找个好借口。”

    顾筱宁不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凌家少爷吗?不是凌家的掌权人吗?他们为什么好像都对你很不友善?”

    “嘁。”凌宇笑了,“问题还真多……像个好奇宝宝。”

    “……”顾筱宁干瞪眼,这人,还有心情跟她开玩笑?

    凌宇脑袋一耷拉,靠在了她颈窝里。

    顾筱宁浑身一震,僵硬的不得了。局促不安的,“凌少?”

    “别紧张。”凌宇轻声说道,“我不会再进一步,就这么让我依靠一下。行吗?”

    听出他话语里的无助,顾筱宁虽然还是浑身不自在,却不忍心推开他。

    这么一个人,看似高高在上,可是身边的人却都是不怀好意、对他虎视眈眈。

    “呃。”凌宇闷哼,大概是腹部的伤口疼的厉害。

    顾筱宁吓坏了,“怎么办啊?”

    凌宇抱住她,“抱歉,只能这么抱着你……我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受伤了。”

    “……”顾筱宁怔怔的点点头,“噢。可是,还是回房吧?嗯?要处理一下啊!”

    现在这种天气,穿的都不多。

    两个人抱在一起,顾筱宁甚至能感觉到他伤口溢出来的温热的血液,潮湿了。

    “好。”凌宇一勾唇,将顾筱宁大横抱起。

    “啊!”顾筱宁轻呼,下意识的环住他的脖颈。

    如此一来,顾筱宁便横在了凌宇身前,刚好挡住他的伤口,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哟!”

    见他们这样,立即有人起哄,“凌少,这是……好兴致啊?”

    凌宇勾唇,“小家伙有点不听话,失陪了!”

    “哈哈……”

    “凌少,女人要疼的,您不能太严厉了啊!”

    凌宇淡笑,抱着顾筱宁往主楼方向走。

    乐正生攥紧了拳头,仰起脖子,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他觉得,他快要气死了!

    崔若雅看的真切,更是火上浇油,“阿生,看来,我猜的没错啊!这个女孩,和凌少关系不一般,是女朋友吧?看起来倒是般配的很的。凌少也到了适婚年龄了。”

    般配?

    去特么的般配!乐正生气的胸口疼,凌宇知道顾筱宁是二婚吗?知道了还能看得上她?

    可是,当年那个苏杭,是连顾筱宁怀着孕都看得上啊!

    越想越是憋闷,他这是怎么了?他到底怎么想的?他自己都弄不清了!

    ……

    “凌少,您等一会儿。”

    房间里,凌宇将顾筱宁放下,顾筱宁立即去拿医药箱。

    凌宇脸色不好,点点头。

    顾筱宁进了衣帽间,拿医药箱时,发现了边上的小柜子里放着成排的飞机模型……嗯?这是什么缘故?

    拿了医药箱出去,凌宇已经脱了衣服,正在拆纱布。

    “我来。”顾筱宁上前,蹲在凌宇面前。

    凌宇看着她,笑道,“是有话要问我吗?”

    “嗯?”顾筱宁一怔,“你怎么看的出来的?”

    “嘁。”凌宇笑了,“你才多大?孩子一个,心思太单纯,问吧!”

    “嗯。”顾筱宁想了想,问到,“凌少,您以前是做什么的?我是说,您继承家业以前,您的职业。”

    凌宇顿了下,“为什么这么问?”

    “嗯……”顾筱宁歪着脑袋,“我只是觉得,你和凌家那些长辈不太一样……我听说过的,凌家好像背景挺复杂的,您呢,不太像是很复杂的人。”

    凌宇笑意更甚,“我不复杂?因为我没有纹身、没有大金链子,脸上没有刀疤吗?”

    “……”顾筱宁怔住,可还是点点头,“嗯。”

    “哈哈!”凌宇大笑起来,胸膛微微震颤,“你真是可爱。我告诉你,这么判断一个是不是好人,可不安全。”

    他话锋一转,“不过,你感觉还算准,我原来……是个机长,开飞机的。”

    “啊!”顾筱宁大惊,所以,柜子里才会有那么多飞机模型?是,是这样没错了。

    凌宇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我,开的是战机!”

    “……”顾筱宁更是惊愕。一个开战机的人,现在却要来继承这么复杂的一个家业?

    凌宇神色落寞,扯了扯嘴角,“可笑吧?讽刺不?可是,这是事实……我的父亲,为了我让我继承家业,硬是让我任务失败,不得不离开回来家里。”

    顾筱宁默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来是这样。

    凌宇下颌咬紧,“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接下凌家。”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顾筱宁能看出来,他很不甘心……继承家业,并不是他想要的。

    ……

    观潮。

    乐正生找陆谨轩喝酒。

    陆谨轩给他倒酒,自己却不喝。

    “啧!”乐正生皱眉,烦他这样,“你有出息没有?敢不敢喝?”

    “出息?”陆谨轩摇摇头,“我在我老婆面前,没那种东西。”

    “堂堂总统就这点胆?”乐正生翻了一个白眼,“没用!”

    陆谨轩哂笑,“你有用,你有出息,那你别喝的想个熊啊!不就是顾筱宁回来了吗?你想要她的话,还能没有办法吗?”

    乐正生一怔,这还是他头一次,被人明明白白的说出心思来!

    “我……”乐正生有点懵,“我还可以要她吗?”

    “为什么不可以?”陆谨轩抱着胳膊,“你是嫌弃她犯过错、跟过别的男人?”

    乐正生沉默,要说不介意,是假的!当年,她是那样伤过他!

    陆谨轩叹道,“哎,那你这么想想,她要是哪天又有了别人,你能再次承受吗?”

    乐正生僵住,心口闷痛。他受不了!他已经受不了了!只要想想今天顾筱宁被凌宇抱走的画面,他觉得自己就要疯了!既然顾筱宁回来了,她要找男人,那么那个男人,为什么不能是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