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56章 生之番外,压到了他怀里

    第656章 生之番外,压到了他怀里

    凌宇擦了擦嘴角,站了起来。

    “各位叔伯,时间差不多了,该去前面了。让贵宾们久等了,可不好。”

    众人面面相觑,各自怀着心思。

    凌宇看了看顾筱宁,微一颔首,示意她跟着。

    顾筱宁不明白,她对他究竟有什么用。可是,这氛围……分明能够感觉到凌宇是一个人孤军奋战。想到他身上的伤,顾筱宁依言,跟在了凌宇身后。

    这一切,乐正生全都看在眼里,心里疑惑更甚,也……很不是滋味。

    他和崔若雅走在最后,崔若雅眼珠子一转,笑了。

    “阿生,凌宇身边的女孩……看着有几分眼熟啊,倒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她故意不提顾筱宁的身份,也是对乐正生的一种试探。

    乐正生蹙眉,沉默着没说话。

    崔若雅自然也看出来了,顾筱宁和凌宇关系似乎不一般。她相信,乐正生也看见了,于是,故意说到,“哎,那个女孩,好像和凌少关系不错啊!不知道是凌少什么人?”

    乐正生眉头越皱越紧,“走吧!”

    显然,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崔若雅一怔,阿生不高兴了?

    为什么?因为,顾筱宁的缘故吗?

    那么,他不高兴,是因为顾筱宁当年的背叛,还是因为他心里还有她呢?

    ……

    庭院里,煞是热闹。

    凌宇举杯,周旋于其中。

    顾筱宁皱着眉,在这里,她没法给他的酒作假……眼看着他喝了不少。

    “凌少。”有人过来敬酒,“您三十生辰,在下敬您一杯!”

    说完,先干为尽。

    都是些长辈,凌宇推脱不掉,只好喝下。

    “凌少。”那人接着说到,“不知道,凌爷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一语既出,周遭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

    凌爷病重昏迷,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要不,凌宇也不会临危受命,匆匆赶回来继承家业。

    终于,到了这一刻了。

    凌宇勾唇,淡笑道,“家父一切安好,多谢挂念。”

    现在还不能将父亲的真实情况暴露,否则以现在凌家动荡的情况来看,局面只能更加混乱。

    “如此甚好。”那人笑着,“那么,两天后的会议……凌爷会出来主持吗?”

    都是人精啊,分明各自打着小九九……却戴着面具,演的一手好戏。

    凌宇淡笑,“两天后的会议上,自然就知道了。”

    “……”

    众人皆是一愣,随即朝着凌宇伸手,“凌少,各分部长辈们都想见见您……赏脸吗?”

    “自然。”凌宇微一颔首,浅笑着。

    顾筱宁看他往前走,急忙要跟上。

    却被人拦住了,“哎,哪里来的小丫头?这是要去哪儿?”

    “我……”顾筱宁语滞,看了看凌宇。

    凌宇微蹙了眉,“你在外面等我。”

    随即,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

    顾筱宁只好停下脚步,看着他被一帮人簇拥着,往前走了。

    顾筱宁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转到长条桌边,打算找点东西吃。

    身边,一团黑影压了下来。

    “嗯?”顾筱宁喝的太急,一口果汁溢了出来,慌忙拿手擦着嘴。

    “嘁。”乐正生站在她身边,哂笑,“你这是没吃饭吗?”

    顾筱宁瞪大了眼睛,怔怔的点头,“嗯。”

    不过,他是在和她说话吗?

    “顾筱宁!”乐正生咬牙,看上去很生气。

    顾筱宁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很快明白过来了,端着盘子要走,“对不起,我这就走……”

    低下头,忙慌的要走。

    什么?乐正生傻眼,她这是什么态度?

    看着她纤细的背影,乐正生咬牙低吼,“顾筱宁,你给我站住!”

    顾筱宁脊背一僵,手指捏着盘子,骨节泛白,终于忍不住回头,反驳道,“乐正先生,你不要对我发脾气。我真的不是故意出现在你面前的!我怎么知道,你会来凌家做客啊?”

    顾筱宁眼里有点潮湿,“我总要生活的,我只是工作……如果我再不工作,我会生活不下去的!”

    “我……”

    乐正生语滞,竟然无言以对。

    是了,是他说的,让她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可是,她说她在工作?

    乐正生蹙眉,“什么工作?你在凌家做什么?”

    “厨师。”顾筱宁咬着下唇,“我是凌宇少爷的厨师。”

    “你?”乐正生挑眉,不敢相信。

    顾筱宁的厨艺,他自然是最清楚不过的。家常菜自然是不错,可是,凌宇请不起大厨吗?需要请顾筱宁?

    一想到刚才凌宇看她的眼神,乐正生就觉得不对劲。

    他勾唇,冷笑,“你在f城不是念书去了吗?念了两年回来,就是为了给人当厨子的吗?顾筱宁,你是不是觉得我挺可笑的?说这种屁话给我听?”

    去f城念书?

    顾筱宁心里苦,那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

    顾筱宁手心攥紧,嘴巴张了张,解释的**再一次燃起,“阿生,其实我……”

    “阿生。”崔若雅从后面过来了,自然而然的挽住乐正生的胳膊,“你在这里啊?我上个洗手间,就找不到你了,让我好一通找。”

    顾筱宁愣住了,视线落在他们挽在一起的胳膊上……

    如鲠在喉,顾筱宁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她想要乐正生好,她不想用自己曾经的牺牲,来破坏他现在的安稳和幸福!

    崔若雅状似无意的看向顾筱宁,“这位是?咦,好眼熟啊?是……凌少身边的那位吗?”

    “是。”顾筱宁微一颔首,心上刺痛的厉害,“那么,我先告辞了。”

    她没有办法面对这种场面,她爱的人,有了别的爱人……

    端着餐盘走到角落,顾筱宁拿着刀叉往嘴里塞,也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下去。

    眼泪倒是滴到了盘子里,夹于食物中,要命的苦涩。

    突然间,乐队换了音乐。

    迷离的五彩灯光亮起,顾筱宁微怔,抬头去看。

    凌宇走向她,笑意盈盈,伸着胳膊,掌心朝她摊开,“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顾筱宁反应不及。

    突然间,腰上一紧。下一秒,就被凌宇压到了他怀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