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43章 生之番外,老天爷闭眼了

    观潮酒宴,乐正生喝的一塌糊涂。

    陆谨轩架着他回来的,气恼的把人往沙发上一扔,冲着俞桑婉,“见过总统伺候下属吗?这家伙!”

    “怎么喝成这样?”俞桑婉拧了把毛巾,递给陆谨轩,“给他擦一下。”

    “我?”陆谨轩指着自己。

    “那我?”

    陆谨轩赶紧一把接过,“还是我吧!凭什么让我夫人伺候他?”

    俞桑婉抿着嘴笑,谨轩这两年杏格开朗了许多……她觉得这样很好。

    陆谨轩拿着毛巾给乐正生擦脸,那哪儿是擦脸?简直是泄愤啊!

    见过用矬子铲锅底吗?陆谨轩就是那种架势。

    乐正生皱着眉哼哼,“嗯……”

    陆谨轩一脸嫌弃,结果乐正生一翻身,把陆谨轩抱住了,“宁宁、宁宁,你别走!老婆,老婆……”

    “靠!”陆谨轩惊吓的,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指着乐正生,“这人没毛病吧?想老婆想的,改变取向了?”

    “嘁。”俞桑婉笑着摇头,“你啊,嘴巴这么损,是和阿生在一起时间长了吧!”

    陆谨轩挣扎着,“松开!你给我松开!”

    “老婆。”乐正生喝的醉醺醺,“你别推开我,我想你……真的好想你!”

    “……”陆谨轩愣了一下,看着妻子,“这小子怎么了?都多久没这样过了?”

    顾筱宁刚走那些日子,他是经常喝醉,不过这一年,好多了。

    “哎。”俞桑婉叹道,“顾筱宁回来了。”

    “啊?”

    ……

    夜半,顾筱宁躺在公寓里。

    她辞去了养生会所的工作,这两天也没有淤找到合适的工作,一直就窝在家里。

    白天睡了一整天,没有吃东西。

    傍晚的时候,实在是饿了,起来弄了些剩饭吃了。

    结果,这大半夜的就闹起肚子来。

    “啊……”顾筱宁捂着肚子,爬起来上厕所。拉出来的全是水,肚子还绞痛的厉害。

    呜呜……

    顾筱宁躺回床上,整个人缩成一团。可是即使如此,还是不能缓解半分疼痛。

    怎么办?看起来,是要去医院了。只是,她现在这个情况,连个可以依靠的人都没有。

    顾筱宁吃力的摸出手机来,翻了翻通讯录。

    “阿生……”看到乐正生名字的那一刻,顾筱宁眼泪落了下来。阿生,已经不属于她了。

    回来时,她是还怀着一丝侥幸心理的,可是……那天在养生会所,他已经让她清醒了!阿生,有女朋友了……

    顾筱宁无声掉眼泪,翻到了母亲的号码。

    这两年,母亲应该没有换号码吧?就像她,虽然出国了,可是号码一直没有变。

    顾筱宁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摁下了。

    顾嫂被手机铃声惊醒,迷迷瞪瞪的看着上面闪烁的‘宁宁’两个字,腾的一下醒了!

    “喂?”顾嫂立时坐起,神色紧张,“喂?说话啊!打电话,为什么不说话?”

    “……”

    顾筱宁对着手机,沉默了半天,听到母亲的声音,泪水更是肆虐,最终哑着嗓子,“妈、妈妈……”

    “?”顾嫂眼睛也湿了,是女儿啊!虽然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可是终究是她怀胎十月生出来的女儿啊!

    “宁宁,你怎么了?声音怎么这样?”

    “妈……”顾筱宁无声哭着,“我肚子疼、疼的不得了。”

    “你这个孩子!”顾嫂心疼,吼道,“人在哪里?啊?”

    “妈妈……”顾筱宁哭着,把地址告诉了母亲。

    顾嫂忙下了床,立即赶过来。

    到了楼下,顾嫂看了眼这破旧的公寓,更是心酸……这丫头,造孽啊!为了一个男人,抛夫弃女,就是要过这种日子吗?那么好的阿生,她怎么就不要啊!

    来不及多想,顾嫂疾步上了楼。

    抬手敲门,“宁宁、宁宁!”

    门吱嘎一声开开,顾筱宁脸色惨白,有气无力,倒向母亲,“妈!”

    “宁宁!”顾嫂哭着,泪水簌簌往下落。

    打了车,将顾筱宁送到医院。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

    医生埋头写病历,说着,“吃坏了东西,是隔夜饭吧?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还有,她身体很虚弱……贫血挺严重的,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都是需要养着的病,回去之后要注意饮食、作息。”

    “啊?是。”

    顾嫂点着头,心里却是疑惑。

    她的女儿,她知道。

    从小身体很好,要不,她也不能在顾家垮了之后,支撑起一个家来。

    可是,刚才医生说的,身体虚弱、严重贫血……真的是她的女儿吗?

    医生抬头看看顾嫂,“家里经济条件怎么样?”

    “呃?”顾嫂不明所以。

    医生蹙眉,“那就算了,本来想给你开点药,治疗贫血的,不过这个药很贵……既然经济条件不好,那就不开了,食补也是一样,不过慢一点,你们要有耐心。”

    “……是。”

    顾嫂站了起来,满心担忧。

    宁宁的贫血竟然这么严重?作为母亲,她也很想硬气的给女儿买药。可是,她的经济条件,实在是不怎么样。

    “谢谢医生。”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顾嫂去病房看顾筱宁。

    四人的大病房,即使是夜里也不安静。

    顾筱宁躺在里面的一张,头发凌乱、闭眼睡着,脸上还带着泪痕。

    “哎……”顾嫂叹着气,在床边坐下。

    “为什么啊!”顾嫂小声嘀咕着,“为什么要把自己弄的这么惨?”

    听到母亲的声音,顾筱宁皱着眉睁开眼,眼泪又掉下来,“妈。”

    “你啊!”顾嫂抬起手,在顾筱宁肩膀上捶了一下,“为什么要这么作?你知道会有今天的下场吗?妈当年求你,你就是不听啊!”

    “妈。”顾筱宁咬牙,“我……阿生,我们完了……”

    说着,抓紧了被子。

    顾嫂也是心痛,“宁宁,我们不能这么贪心……做错了,怎么还能奢求原谅?你以后,好好过日子吧!做错的事情,后悔也没有用了!”

    “……”顾筱宁看着母亲,心如刀割。

    她没有错啊!只可惜,老天爷闭了眼了……它把她的阿生,给了别人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