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8章弄瓦

    说完这话,俞桑婉便支撑不住,要倒下。

    “大少奶奶!”

    唐越泽疾步上前,堪堪扶住她。

    rk博士拧眉,脱了手套走过来,看了看她的肚子,“你这是要……生了吗?”

    俞桑婉咬着牙,拉住rk博士,“rk博士,阵痛刚刚开始……我想,这个孩子,大概是要早产了!能请您,立即跟我去圣都吗?我们的飞机就在不远处……我的丈夫,等着孩子的脐带血……”

    说着,她竟然笑了,“我想,孩子是知道爸爸病了,要她来救!”

    眼睛一红,俞桑婉泪水噙在眼眶里。

    rk博士拧眉,“你先生?你是说……那位陆先生?”

    “……”俞桑婉吃力的点着头,“是。”

    rk博士不解,“他怎么了?你刚才说脐带血?”

    “我丈夫……”俞桑婉极为缓慢的说着,“患有双重人格分裂,他的后遗症……现在不能自主行为,我知道,您能用脐带血救他!我敬重您是位德高望重的医生……”

    “荒唐!”

    rk博士没听完,就爆跳了。

    “你一个孕妇,竟然亲自来这里?你不要命了!”

    俞桑婉微怔,笑了,“只要能请到rk博士,怎么样都不要紧!”

    她扶着肚子,眸光殷切的看着rk博士。

    rk博士回头看看助手,外面还有很多人在等着……

    可是,眼前的孕妇……触动了他的神经!

    人在生命面前都是平等的没错,所以,这位妻子如此敬畏丈夫的生命,甚至不顾身怀六甲的巨大风险……

    rk博士眼眶有些潮湿,“起来!我跟你们走!”

    “啊!”俞桑婉一喜,“谢谢,谢谢博士!我知道,您一定会救他的!”

    rk博士握住她的手,“你是我见过最坚韧的女杏,我了解你和你丈夫所有一切的过往……我是医生,不是冷血动物!若是违反一次原则,成全一桩天下良缘,也是功德一件!”

    “快走!”

    “是!”

    唐越泽收了枪,恨不能将rk博士抱起来走。

    rk博士倒是很冷静,“头胎阵痛时间相对长,我们直乘机……能赶得及,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做好接生的准备!你们听我的,要准备哪些东西!”

    “是……博士您说!”

    东西都准备好了,急速启程。

    唐越泽问了一句,“博士,要是在飞机上生,是不是还需要医生接生啊?”

    rk博士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你当我是死的吗?走吧!”

    “……噢。”唐越泽愣了,点点头,“快!大少奶奶,您躺着……我们走了!”

    ……

    飞机上,俞桑婉躺着,感觉好了些。

    所幸阵痛刚刚开始,间隔的时间还是蛮长的。

    rk博士端来牛奶喂她,“喝一点。”

    “嗯。”俞桑婉偏过头,小口小口喝着。

    “真是位听话的孕妇。”rk博士笑着,又喂她吃巧克力。“吃一块,你需要补充能量。”

    “……好。”

    rk博士笑笑,拿毛巾给她擦擦汗,“陆俞桑婉女士,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真的是执拗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呵呵。”俞桑婉笑了,“我知道我这是毛病,抱歉……给您带来困扰。”

    rk博士摇着头,拿过扬起给她输上,“吸会儿氧吧,能睡的时候,闭眼睡一会儿……你没有给我带来困扰,恰恰是你,让我看到了生命的可贵……为所爱之人,我很敬重你。”

    俞桑婉抿嘴轻笑,闭上了眼。

    ——

    飞机还没有落地,观潮这边已经做好了准备。

    陆谨轩被秘密送到医院,陆昱轩清空了手术室和一层楼。

    连台手术准备已经做好,婴儿的保温箱也调制妥当……

    一溜排穿着手术衣的医生、护士正在等着,等着俞桑婉和rk博士的到来。

    哗啦一声响,戒备森严的大门轰然打开……

    俞桑婉被推着进来了,她的阵痛已然很频繁,冷汗湿了身体。可是,在进入大门的那一刻,她控制不住的哭了……她赶回来了!谨轩,我和孩子回来了!

    “妈妈……”陆清明见到母亲要上前,被陆妃萱抱住,“不许上前!爸爸和妈妈,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

    “噢,姑姑。”

    ……

    手术室里,rk博士一刻没有停,和等候的医生一起,开始讨论手术流程。

    他需要高度的集中,还有极为精湛的医术……才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手术间里,陆谨轩和俞桑婉并排躺着。

    陆谨轩是醒着的,他只是仍旧不能动、说不出话来。

    俞桑婉伸出手来,够向他,“谨轩……”

    “……”陆谨轩眼皮一耷拉,泪水从眼角逸出。

    他很清楚,即将要发生的一切!

    妻子为了他,赶赴战火,现在……他们的孩子就要出来了。孩子一出生,rk博士就将为他进行手术。

    “谨轩。”俞桑婉拉着陆谨轩手,贴在自己肚子上,“你的小公主,你没有白疼她……她是你的福星……啊!”

    强烈的阵痛来袭,俞桑婉终于招架不住。

    桃桃……陆谨轩心疼,紧张,可是一点忙都帮不上忙!

    俞桑婉疼痛中喊着,“谨轩!我们的小公主,要出生了!”

    助产士在一旁指导,“夫人,用力!孩子的头出来了!对,就这样用力!”

    “哇……”

    一阵响亮的哭声,终于响彻整个手术间。孩子出来了!

    “快!马上通知rk博士!”

    “是!”

    rk博士立即进来了,“准备手术!”

    陆谨轩艰难的眨了眨眼,rk博士会意,走过去,“总统阁下,您有话要说吗?”

    陆谨轩口不能言,rk博士招手叫来护士,“来,扶总统阁下看看妻儿……”

    “是。”

    陆谨轩被扶着,终于低头吻到了妻子。他默默说着,“桃桃,辛苦了。”

    助产士把孩子包好,抱过来,“恭喜总统阁下、总统夫人,是个小公主。”

    “公主……”

    俞桑婉笑了,尽管脸上满是汗水和泪水,“是公主,你想要的公主。”

    陆谨轩看着那一团柔柔的小东西,眼眶湿润,这是他的孩子啊!他和桃桃的小公主。

    谢谢你,桃桃。

    谢谢你,这么多年的守候和等待。

    谢谢你,为我生儿育女……

    谢谢你,为我追寻着最后一丝生机!

    ——

    外面,欧冠声激动的蹦了起来,“生了,生了!是个小公主!”

    两家人都兴奋不已,“呀,是小公主。”

    欧冠声忙的不得了,“对了,夫人在里面,我得让人去发新闻!怎么能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当天,圣都各大媒体,官方还是私有,头版头条,新闻都是一样的。

    ……

    赫连总统和夫人,喜获公主。发总统令,全民休息三天,以示庆贺总统弄瓦之喜……

    新闻下面,刊登着赫连肆在产房里亲吻刚生产的妻子的照片。

    凡是见过的人,无一不唏嘘、感慨……

    自此,总统阁下曾经病倒的事情,成为不能说的秘密,被永久埋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