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5章 欺负孤儿寡母

    清晨,天未明。

    乐正家的电话铃声急促作响,管家披着睡衣,匆匆来接。

    “喂,您好……是,司长还没起身,我这就去禀告。”

    乐正生被叫了起来,接电话。“喂,我是乐正生。”

    听着电话里的内容,乐正生神色一凛,“……好,我马上来。”

    “少爷?”

    乐正生挂了电话,吩咐管家,“准备咖啡,其他不必了……还有,备车,我马上要出门。”

    情况看起来,很紧急。

    “是。”

    乐正生换了衣服,从玄关出来,车子已经在等着。

    乐正生上了车,沉声吩咐,“去观潮。”

    “是。”

    ……

    观潮,在一次,陷入了总统信任危机。rz90

    如乐正生预料的一样,陆谨轩的事情瞒不住。内阁里的哪一个都不是简单角色,他们也都有各自的眼线……陆谨轩不在江门,这个消息,很快便走漏了。

    一早,乐正生接到电话。

    身为内阁一员,他被要求一起去观潮,找俞桑婉要个说法。

    乐正生赶到观潮,人已经陆续到齐。

    各个都摩拳擦掌,那是政客特有的敏感杏。

    如果陷入危机的不是陆谨轩和俞桑婉,乐正生想,他也许也会像他们一样。

    “门开了!”

    “走!”

    乐正生被人推了一把,跟着大部队往里走。

    进了玄关,反而安静下来。

    花厅里,所有人安静的坐着,在等待俞桑婉。

    乐正生坐在右边上首,奈何现在也没法单独去见俞桑婉,只能静静等待……右手指尖有节奏的敲击着膝盖。

    楼上,俞桑婉正在换衣服。

    下人在帮她梳头,长发完全挽起来,整齐的别在脑后,一个端庄的发髻。

    “夫人,好了。”

    “嗯。”俞桑婉点点头,站起来,下人帮她披上披肩。

    俞桑婉最后去看了陆谨轩,他还在睡。

    自从这次病倒之后,按照季晴的话说,他在很多方面都变得像小孩子……连在睡眠这方面也都一样。

    俞桑婉握住他的手,“谨轩,我要下去了……你好好睡,把这些日子缺的,都补回来啊。”

    她低下头,吻在陆谨轩唇上。

    陆谨轩睡的很安稳……似乎对于妻子,他没什么好不放心的。

    花厅门上敲了两下,欧冠声首先推门进来。“夫人来了。”

    所有人齐齐站起来,面朝俞桑婉躬身站立。

    俞桑婉的肚子,已经很大。

    她从门外进来,环视了一圈全场。众人都带着一种审视的目光……

    俞桑婉放在肚子上的手紧了紧,视线落在了乐正生身上。还好,阿生在……这里面,还是有着支持谨轩的力量。

    乐正生朝她点点头,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俞桑婉微微抿唇,突然朝着内阁弯腰、躬身……

    “……”

    底下,一片倒吸气声。

    要知道,俞桑婉现在情况,做这个弯腰的动作有多么困难。

    “夫人。”欧冠声站在她身后,想要扶她起来。

    可是,俞桑婉摇了摇头,“我没事。”

    她保持着这个姿势,沉声说道,“非常感谢大家,在前段时间,给了总统阁下莫大的支持……我在这里,向大家表示感谢。”

    “夫人。”内里有人,终于出声,“这次情况不一样,我们希望,夫人能够把总统阁下的病情向内阁有个交代!是否,总统阁下是不是向传闻的那样?”

    俞桑婉站了起来,神色已不若方才。

    “传闻的哪样?”

    “呃……”那人正要回答。

    哪里料到,俞桑婉勾唇一笑,眸光冷冽,“难道说,你们各个身为内阁重臣,也会相信那些市井流言?你们,都是国之栋梁,难道,素质却是和长舌妇一般?!”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内各众人愣住,面面相觑。

    乐正生却是忍不住勾唇,这帮人……被婉婉摆了一道。

    真当婉婉好欺负吗?

    俞桑婉勾唇,淡淡笑着,“各位,今日突然来这里……是听说总统阁下不舒服,所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吗?!”

    虽然是笑着,但这质问,却是不容置疑。

    沉默了许久,再度有人质疑。

    “那么夫人,如果事实不是传闻的那样,也烦请您让总统阁下出来,和大家说说清楚。”

    “嘁。”俞桑婉哂笑,看向说话的人,“你这是在向我下命令吗?”

    “……”那人愣住,“不、不敢。”

    俞桑婉淡笑,“总统阁下确实身体微恙,但是……你们身为内阁重臣,在这个时候不各司其职打理好观潮事务,却来这里滋事?是何道理?”

    “夫人……那么,请问,总统阁下什么时候能康复?”

    一听到这个问题,底下人又兴奋起来,声音甚至越来越大!

    俞桑婉蹙眉,突然拔高了音量,“都给我安静!”

    “……”

    众人未料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夫人,总统阁下的健康,事关国之大体……即使您能让内阁闭嘴,那么又如何说服所有人?”

    “哼。”俞桑婉勾唇,“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

    她抬起手,竖起手指。

    “现在整个z国,知道最大的经济体,是哪几方吗?”

    闻言,底下肃然。

    俞桑婉淡笑,“好,都不说,我来说!东华陆家、圣都乐正家……还有,圣都傅家!以及,观潮赫连家!我说的,是也不是?”

    内阁众人,竟无一人能反驳。

    俞桑婉攥紧了手心,“听着,东华陆家当家陆昱轩、观潮赫连家赫连肆,以及圣都傅家傅宪林,三者是什么关系,还需要我特别说明吗?我的表弟、我的未来夫家,以及我父亲,而圣都乐正家……”

    她笑着,看向乐正生。

    乐正生微微躬身,“属下,愿为总统阁下效忠。”

    俞桑婉放下心来,朝着乐正生微微一笑……这份感激,他们心领神会,不需要过多言语。

    “呵。”俞桑婉如释重负,“都听到了?诸位放心,总统阁下病了,也不会耽误经济运转……倒是你们,身为内阁重臣,该好好守好自己的本分!”

    她指指入门处的监控,“今日来的每一位,我都心中有数,谁若是阻了总统阁下这一次经济体的发展,谁就将是观潮的罪人!!”

    许久没有人再说话……

    俞桑婉扫视了一圈全场,“诸位放心,总统额下身体微恙,不日康复!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你们最后一次!”

    这一招先礼后兵……竟是让内阁心悦诚服。

    乐正生笑了,婉婉,已经不是七年前的婉婉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