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4章 夫妻一场

    乐正生气归气,顾嫂和小正还是要找。

    他们无依无靠,离开海城来到这里……乐正生目前,还是他们的亲人。

    很快来了消息,“少爷,出境处没有他们的出境记录。”

    没有离开圣都,那么就是还在?那么又好找了许多。

    乐正生沉声吩咐,“查,所有酒店、快接宾馆、出租房、民宿!任何有可能的地方,都不能放过!”

    “是。”

    乐正生从玄关进去,乐正鹏正从餐厅出来。看见儿子,“回来了?”

    “嗯。”乐正生点点头,“爸,您还没休息?”

    乐正鹏蹙眉,“你刚才说要查什么?什么任何有可能的地方都不能放过?”

    “……”乐正生沉默,他心里清楚,父亲对于顾筱宁现在是很不满……

    说不上为什么,乐正生分明被顾筱宁伤害的体无完肤,可是……他还是下意识的护着她。

    “你啊!”乐正鹏用手里的拐杖敲着地板,咚咚咚直响,“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我都知道了,你在全城找顾嫂和小正!”

    “爸……”

    “你凭什么找?”乐正鹏打断儿子,压根不想听他说,“你们不是没有关系了吗?她自己的母亲和弟弟,她都扔下不管了!你为什么要找?儿子,你是缺心眼吗?”

    乐正生拧眉,无言以对。

    乐正鹏当真是很心痛,“儿子啊!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你什么时候才会为自己考虑考虑?尤其这个顾筱宁,她能嫁进我们家,那是她高攀了!可是,她做出这种恬不知耻的事情来,我没有让人教训她……”

    “爸!”

    乐正生急了,低吼道,“您别动她!”

    “你……”乐正鹏愣住了,诧异的看着儿子。

    乐正生眉头紧锁,正色道,“爸,我的事情,我自己看着办,我只说一次,无论是她还是她的家人,您千万不要动……否则,我不会原谅您!”

    沉默,许久。

    乐正鹏生涩的点点头,“好、好……好的很!你就这么当冤大头吧!我也不管了!”

    他顿了顿,“可是,阿生,你记住,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乐正家的……这一点,我不会让!孩子出生,必须接回家!”

    说完,转身上楼了。

    乐正生蹙眉扶额,头疼的要裂开。

    ……

    顾嫂和小正有了消息,乐正生得到消息之后,立即去找他们。

    车子停在圣都老城区,摇摇欲坠的危楼。

    乐正生下了车,下人指指楼上,“少爷,就在上面。”

    乐正生眉头紧锁,点点头。

    他迈开步子上楼,拥挤的楼道、踩上去嘎吱作响的楼梯,可想而知,住房是什么样子了。

    走到二楼,听到有人叫骂的声音,“哎!你这个小疯子,怎么偷东西吃?哎呀,你还不赶快松开?”

    “啊……”有人惨叫。

    随即又是叫骂,“放开!看我不打死你!白痴!”

    “啊……”顾嫂的声音冲了出来,噗通一声跪下,“对不起、对不起!他不是故意的……我的孩子,他……对不起,他真的不是偷东西吃!求求你们,不要打了!”

    乐正生闻声,心头一凛。

    加快了脚步冲上去,一把扼住那女人的手腕。

    那女人扬起拖把,正要打小正。

    乐正生敛眉,沉声道,“放下!”

    那女人愣了一下,“你谁啊?”

    “……”乐正生静默片刻,但还是说道,“我是他姐夫。”

    “哟!”那女人上下打量着乐正生,“挺体面的姐夫啊?那怎么让自己丈母娘、小舅子睡这种地方?”

    小正见到乐正生,突然一把将乐正生的大腿抱住,紧紧的、像是找到了依托般,不肯松开。

    顾嫂一见到乐正生,眼泪就掉下来了,她太吃惊了,也没有脸面对他,“小正,过来……”

    那女人笑道,“还真是一家人,那么……你小舅子偷我东西吃,还咬了我一口,这怎么算?”

    乐正生拧眉,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拿出一沓钱,“够了吗?”

    女人喜笑颜开,“够了够了!”

    女人拿了钱,总算是消停的走开了。

    乐正生这才去看顾嫂和小正,“妈……”

    顾嫂没脸,闭上眼摇头,“阿生,我担不起这一声……顾筱宁做出那种事来,我和小正不能再麻烦你了!你也不要叫我妈,我没脸见你啊!”

    “妈。”乐正生喉头酸涩,看看这里的环境,“你带着小正来这里,要怎么生活?”

    顾嫂含着泪,“我们以前也是这么过的……生活艰难,但是总能过得去!”

    “那么小正的将来呢?”乐正生感慨,“学校也不去了?治疗也不做了?医生和老师都说,小正有很大进步不是吗?”

    顾嫂摇着头,“这是小正的命,人要认命的……不可以贪心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我的孩子,我都是这么教的,可是,我不知道,宁宁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说到顾筱宁,又是一阵沉默。

    小正突然抬起头,看着乐正生,“……哥。”

    小正对于乐正生,是认定了这个称呼了。

    乐正生咬咬牙,“妈,您起来,您和小正不能住在这里,小正也不能就这么下去。不看宁宁,我也要对得起小正叫我这一声哥……”

    “可是。”顾嫂摇着头,“我们没有理由再依靠你!这样是不对的。”

    乐正生皱眉,“那好,反正您是要打工的,那么……您的工作我来安排吧!小正的医疗费和学费,算是我赞助的……将来你们慢慢还。”

    “阿生。”顾嫂眼眶一酸,朝着乐正生就磕了下去。

    老旧的地板,被顾嫂磕头磕的咚咚作响。

    “妈……”乐正生不忍,想要阻拦。rz90

    小正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母亲这样,也松开乐正生,学着母亲的样子,朝着乐正生磕头。

    乐正生越发心酸,“妈,小正,你们不要这样……快起来。”

    顾嫂声泪俱下,“乐生少爷,您的宽宏大量、大恩大德,我和小正一辈子记在心里,给您做牛做马!”

    乐正生鼻头发酸,他何尝需要他们做牛做马?他只是怕……将来顾筱宁明白了,会后悔啊!

    他这算是,夫妻一场……为她做的最后一点事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