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1章 必须好起来

    俞桑婉带着陆谨轩,秘密回到观潮。

    这个消息,瞒着所有人……对外,都以为总统阁下还留在江门。

    连夜赶回,安顿好。

    陆谨轩躺在床上,已经醒了……

    俞桑婉正拿着毛巾,替他擦脸。见他醒过来,笑起来,“醒啦?”

    陆谨轩眨眨眼,眼睛里有着水汽。

    俞桑婉一看,就忍不住红了眼眶。谨轩是怎样的人?何时见过他这样啊!

    俞桑婉轻抚着他的鬓发,“会没事的、我在这里,一定会找到办法的。你不会就这么一直躺着的!”

    她这样说着,泪水却没能忍住。

    “……”陆谨轩缓慢的伸手,像婴儿一般,握住她的手指。

    “……”俞桑婉一滞,那种心脏皱缩的疼痛,几乎让她晕厥!

    俞桑婉哭着,“你这个傻瓜,为什么不说呢?为什么要硬撑着,做这么多事?现在这样,才想起来我吗?我不知道有没有那么能干,谨轩,我好怕,怕帮不了你。”

    陆谨轩眼睛眨了眨,有泪水挂在眼角。

    “不难过。”

    俞桑婉捧住他的脸颊,吻在他眼角。

    “不管有多难,我们一定能够坚持下去!找到办法的!”

    这一晚,俞桑婉守着陆谨轩安然睡去。

    早上起来,陆谨轩还在睡。

    俞桑婉去到外面,季晴已经来了。

    “夫人。”季晴躬身。

    俞桑婉眼睛下面发青,点点头,“目前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所以……还是要麻烦你。”

    “是。”季晴躬身,“属下自当尽力。”

    俞桑婉看看她,“你不知道这方面的新进展吗?我们还是要想办法……”

    “是,属下也在关注……”

    他们在外面说这话,里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呕……咳咳……”

    俞桑婉心头一凛,“谨轩!”

    立即转身冲进去……

    原来,是陆谨轩醒了……看护正在给他喂牛奶,可是,不知道怎么呛着了!

    陆谨轩脸色很难看,呼吸苦难……很痛苦的样子。

    “谨轩!”俞桑婉冲上前,麻利的推开看护,那样子哪里像个身怀六甲的孕妇?

    “怎么了?”

    俞桑婉抱着陆谨轩,他好像被卡主了呼吸!

    季晴见了,“夫人,属下去叫医生!”

    “唔——”

    俞桑婉等不及,立即低下头,贴在了陆谨轩嘴巴上。

    季晴和看护都看懵了……

    俞桑婉用嘴,在给陆谨轩把嘴里堵住的东西吸出来!

    “噗……”

    俞桑婉吸一口、吐一口,看护立即拿着桶来接住。

    很快,陆谨轩气顺了,脸色好看了很多。

    “没事了。”俞桑婉的手,紧紧被他握住,彼此眼睛里,都是红扑扑、湿漉漉的。

    俞桑婉知道,谨轩只是说不出来、表达不了,其实他什么都清楚……所以,没有人比谨轩更难受!不只是心理上的,还有生理上的……他那样一个矜贵的男子,要怎么接受自己变成现在这样?

    心上抽痛,谨轩必须好起来!!

    ……

    楼下,乐正生来访。

    短短两天,俞桑婉消瘦了不少。

    “出事了?”乐正生见到她,不用多问,都猜到了。

    俞桑婉是不会瞒着他的,她看着乐正生,拧眉,“你呢?你又怎么了?”

    乐正生勾唇,笑容牵强,“本来有事,不过……已经过去了。”

    “过去了?”俞桑婉皱眉,顾筱宁和他的事情,她也听说了一些了。

    她摇摇头,“这事要怎么过去?难道,你真要离婚吗?”

    “不然呢?”乐正生笑着摇头,“我没有别的选择……已经飞走的鸟,强行抓回来,关在笼子里,有意思吗?”

    对不爱的人来说,他的身边,岂不是牢笼?

    俞桑婉无法相信,“我不明白,顾筱宁不是这样的人……”

    “呵。”乐正生干涩的笑着,“我没有说她不好,她只是……太年轻了,当初和我在一起,就是一时兴起吧!”

    “一时兴起?”俞桑婉没法接受这个说法,摇摇头,“顾筱宁没有你想的那么幼稚……”

    乐正生终于收了笑容,露出挫败的神色,“能不说了吗?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吧!”

    俞桑婉一怔,感受到了乐正生的情绪。她点头,“好,那么……你们的孩子怎么办?”

    孩子……乐正生神色落寞,“再说吧!她如果生下来,愿意养的话……那么她就养,如果不愿意,我自然接回来。”

    这样吗?

    看的出来,乐正生对顾筱宁还是有感情的,所以,不愿意在孩子的问题上与她为难。

    可是……俞桑婉眉头紧锁,想到了乐正鹏……乐正家就剩下乐正生了,当初同意他们结婚,也是因为顾筱宁怀孕了,乐正鹏一定不会放弃这个孩子!rz90

    到时候,是不是又会有一场‘战争’?

    乐正生看看楼上,“他,你打算怎么办?这事能瞒住吗?内阁不是吃素的……”

    俞桑婉皱紧眉头,“我知道,可是……现在除了瞒着,我想不出来更好的办法了。这是谨轩的事业,我不能让他在这种情况下下野……他心里是清楚的,他不是不知道!”

    “哎。”

    乐正生叹息着,拍拍她的肩膀,“我会尽力帮你。”

    作为朋友,这也是他目前能给的所有帮助了。

    “谢谢你,阿生。”

    送走乐正生,俞桑婉回了房里。

    看护正从里面出来,很是为难,“夫人,您来了太好了……总统阁下正在发脾气,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

    “是吗?”

    俞桑婉讶然,急忙走进去。

    陆谨轩不能动,可是喘气很粗,显然刚才是挣扎过。

    “谨轩。”俞桑婉忙上前,握住他的手,“我来了……是看不见我,急了吗?”

    陆谨轩说不出话来,可是看上去很着急。

    俞桑婉看着他,很快猜到了他的意思,笑了,“呵呵……我知道了,要上洗手间是不是?”

    陆谨轩脸一红,这是默认了。

    “好,我知道了。”俞桑婉微笑着,“你真乖啊……做得对,这种事,就是要等我来,下次我会嘱咐他们,你的事情,我都亲自来,不让他们靠近了,好不好?”

    陆谨轩抿嘴,笑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