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0章 别无选择

    陆谨轩先行被送回去,俞桑婉却不能跟着。

    她记得谨轩最后看她的眼神……他不行了,她必须在这里,替他守着!

    他的江门计划,他对陆昱轩的期许。

    俞桑婉在偏厅,看着答记者会的一切。手心里始终捏着一把汗……

    所幸,陆昱轩不负众望。

    终归是两兄弟啊,陆昱轩平时看起来玩世不恭,总是差一点什么的样子,但是关键时刻……却是从来不掉链子。

    俞桑婉勾唇,含泪笑着,“谨轩,看到了吗?你的辛苦,都没有白费。”

    上一次的虎贝战争,和这一次的江门复兴计划……足以将陆昱轩推到台前!

    答记者会足足四个多小时,俞桑婉一刻也没有分神。

    除此之外,俞桑婉见了新闻部负责人,“封锁消息,总统阁下临时有观潮政务要处理,你们要把控新闻导向……一点差错都不能有。”

    “是。”部长连连点头,“夫人放心。”

    记者厅里,响起了掌声。

    俞桑婉站了起来,她要走了……她得回去谨轩那里。

    ……

    房门推开,季晴已经到达。

    “夫人。”

    俞桑婉微一颔首,“怎么样?”

    季晴眉头紧锁,“夫人,总统阁下……和预期的一样,现在,是最坏的状态。”

    “……”俞桑婉脚下一个趔趄,差点站不稳。

    “夫人?”

    俞桑婉摇摇头,“我没事……”

    她不能有事,必须没有事!

    俞桑婉走到床旁,坐下。陆谨轩此刻看起来像是睡着了,很平静。他太累了……

    “哎。”季晴叹道,“夫人,总统阁下实在是太操劳了,他应该没有告诉您……他从发现自己的后遗症之后,就没有好好睡一觉!大部分时候,他都是醒着的!”

    啊?

    俞桑婉惊愕,她确实不知道。

    谨轩有失眠症,这个她是知道的。原来,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康复……病根一直都在。

    长期的心理、精神失衡,终于导致了生理上的致命损害!

    那么,这段时间,他们躺在一起的时候,他是不是整夜整夜不睡,光是看着她?

    “谨轩。”

    俞桑婉握住他的手,光是想想那个画面,就心痛的难以呼吸。

    门外,传来动静。

    是陆昱轩和欧冠声回来了。

    “大嫂!”陆昱轩满头大汗,他的感觉,也并不俞桑婉轻松。

    他们同样是身负重任,却又担心着陆谨轩的情况。

    俞桑婉擦擦眼角,“不要慌、不要乱……昱轩,你做好你的事,现在当务之急,要把总统阁下秘密送回观潮,他必须马上接受治疗。”

    陆昱轩拧眉点头,“我知道了,可是内阁……”

    是了,最让人头疼的,还是内阁!

    一旦陆谨轩现在的境况被内阁知道,势必引起大乱。内阁不会允许,一国之总统,是这种神志不清的状态……

    俞桑婉看看陆昱轩,她心里清楚,谨轩早就料到有这一天了。

    所以,他那么着急的培养自己的弟弟。

    这个时候,俞桑婉想起陆谨轩对儿子陆清明说过的一句话——儿子,男人,是不能没有野心的!

    在俞桑婉心里,总统这个位子,是最适合丈夫的!

    他在任六年,z国稳定发展,大部贫瘠地区,都得到了开发……

    她希望,能够替丈夫守住这个位子。

    退一步说,即使失去了一切,也不应该是被内阁逼迫着下野!她的丈夫,那么优秀、运筹帷幄的政客,应该骄傲的、满足的、心无遗憾的下野才对。

    俞桑婉想到这里,咬牙道,“必须瞒住内阁!总统阁下回观潮的消息,一律不许有任何透露!”

    “……是。”欧冠声答应了。

    可是,他和陆昱轩面面相觑,心里都在犯愁……这要怎么能瞒得住呢?

    俞桑婉手心攥紧,“对外,总统阁下仍旧在江门区指导一线工作……接下来,我会再想办法。”

    “是。”

    ……在濒临绝境之际,俞桑婉别无选择。

    ——

    “呕——”

    顾筱宁开始吐,她的妊娠反应,迟来了。

    她不停的吐,除了牛奶什么也吃不下。

    可怜她一个人,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为了照顾她,苏杭拿了备用钥匙。开门进来,顾筱宁正蹲在冰箱面前,喝牛奶。

    “顾筱宁。”苏杭皱眉,“怎么一直喝牛奶?”

    顾筱宁泪眼汪汪,“我吃不下东西,可是……我饿。”

    苏杭看着不忍,“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顾筱宁无力的闭了闭眼,“想吃妈妈做的小馄饨,阿生最喜欢吃的那个……”

    苏杭愣住,这个……办不到。

    顾筱宁自己也知道,眼睛一耷拉,泪水掉下来,“我知道不可能,我妈妈不要我了!她说,不再有我这样的女儿!我们虽然穷,可是,妈妈从小教育很严格,我做出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来……”

    “别说了!”苏杭不忍再听,喉头发硬,“怎么做的?你告诉我,我来想办法。”

    最后,苏杭请了个厨师来。

    首先给顾筱宁做了碗小馄饨。

    苏杭小心翼翼的端到顾筱宁面前,“吃吧!看看,是不是能吃下去。”

    “……嗯。”顾筱宁捧着碗,热泪盈眶。

    不是妈妈的味道,可是,能吃得下。

    “嗯。”她口齿不清,眼泪滴到碗里,“好吃。”

    苏杭看着心酸,拍拍她的脑袋,“好吃就多吃点,这个厨师不错……就留下来,给你做饭吧!”

    请个厨师做饭?顾筱宁摇摇头,她请不起……

    苏杭明白她的担忧,“放心,你是因为我们的研究……这个费用,我给你报销,你安心,好好照顾自己、还有孩子。”

    顾筱宁感激不已,“谢谢。”

    苏杭的视线往下移动,“你的孩子……”

    他顿住了,想问,这个孩子以后怎么办?可是,着实问不出口。

    顾筱宁愣住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抽屉里,放着乐正生发到邮箱的离婚协议书,顾筱宁打印出来了……可是,还没有签字。

    乐正生在邮件里说,签完字,给他寄回去,他签完字、拿去公证,他们就正式解除关系了……

    这个孩子,该怎么办呢?

    顾筱宁轻抚着肚子,它已经凸出来一点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