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19章 支撑不住了

    陆谨轩在开会,俞桑婉就一直在外面等着。

    原先不知道他病了,俞桑婉没办法,现在怎么能安静的坐得住?

    她总算是明白了,谨轩最近做的这些事,是为了什么……

    一想到他的意图……俞桑婉便更是心酸。

    会议结束,俞桑婉立即迎了上去,“走了。”

    陆谨轩失笑,“桃桃,你别像看着清明一样看着我……我是大人,不是小孩子。”

    俞桑婉红着眼,“我问过季晴了,你这个病……不能太操劳了。”

    可是,这段时间,他恰恰太操劳了!

    根据季晴所说,陆谨轩的情况,要比她想象的,进展的快太多!

    俞桑婉不忍责备他,也没有资格责备他,作为妻子,她应该是理解他、支持他的。

    陆谨轩笑着,尽量顺着妻子,“好,我今天没事了……听你的,不操劳了。”

    餐桌上,两个人面对面用餐。

    俞桑婉秀眉微蹙,当真看不出来……丈夫分明是好好的,怎么会是有病呢?她真的太粗心了!这么久了,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到!不但如此,她还为难他,让他难过。

    本来,他们的婚礼都已经举行了。

    可是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赶得上?

    “吃菜。”陆谨轩拿着筷子往妻子碗里夹菜,“桃桃,别这样……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季晴的话,也不是全部有把握的,也许,有你在我身边,我就不会有事的。”

    俞桑婉扯扯嘴角,“嗯。”

    也许呢?谁能预料?

    但目前为止,他们除了祈祷,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奠基仪式就在几天之后,俞桑婉只盼望着,奠基仪式之后,他们能快点赶回圣都,要想办法啊!

    ……

    奠基仪式的当天早上。

    俞桑婉起的很早,亲自替陆谨轩准备好了制服。

    陆谨轩从后面抱住妻子,“怎么不多睡会?”

    俞桑婉没回头,轻轻抚摸着制服上的标志,叹道,“这个啊……我记得我第一次看见,是在南极,那个时候,有人骗我说,是商家的标志,结果我不知道,原来,你是观潮太子。”

    陆谨轩一低头,咬在她脖子上,“这么记仇?以前的事情,记得这么清楚?”

    “谨轩。”俞桑婉抬头看他,“虽然我们这么多年了,可是……真正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太短!为了我,请好好的,好吗?”

    陆谨轩心上潮湿,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今天的活动,俞桑婉作为总统夫人,一样是要出席的。

    这个季节的江门,颇有天寒地冻的感觉了。

    阳光,倒是很好。

    奠基仪式开始,俞桑婉坐下前排首座,看着陆谨轩款步上台。

    陆谨轩环视一圈,在看到俞桑婉时,几不可查的微微一笑,开始致辞……

    俞桑婉一错不错的盯着丈夫,生怕错过他任何一个细小的表情。

    他在台上慷慨激昂,她在台下。

    这个时候,俞桑婉和世上所有的小迷妹一样,总统阁下,就是她心里的英雄……无比崇拜。

    致辞完毕,陆谨轩微微躬身,“谢谢。”

    突然,他的动作僵住了……

    这个细小的动作,只有俞桑婉注意到了。

    俞桑婉立即站了起来,神色仓皇。

    陆谨轩只觉得眼前发黑、视线在变得模糊……不好,他要撑不住了!

    俞桑婉疾步上前,欧冠声忙拦着她,“夫人,现在不到您上台,一会儿答记者会……您再去啊!”

    “不!”俞桑婉摇着头,推开欧冠声,“我现在必须上去!通知陆部长,后面的答记者会……让他和我父亲上!”

    欧冠声神色一紧,忙点头,“是!”

    她比任何人都要着急,穿越人群,走到了陆谨轩身边。一把挽住他的胳膊,“谨轩。”

    陆谨轩站直了,看着俞桑婉。也许并没有人注意到,他半个身子的力量,都靠在了俞桑婉身上!

    因为俞桑婉突然上台,台下记者纷纷将相机对准了她。

    “陆俞桑婉女士,请问……传闻您和总统彼此相爱,即将步入婚礼,是真的吗?”

    “陆俞桑婉女士,您腹中胎儿,确实如外界传闻,是总统阁下所出吗?”

    “陆俞桑婉女士,您这个时候出现,是为了宣布什么吗?”

    俞桑婉感觉到陆谨轩的手在发抖,他大概已经说不出话来。

    她心尖上一阵阵抽痛,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对,我是赫连总统的恋人,我们男未婚女未嫁,我的孩子,确实是赫连家血脉。”

    “那为什么一直没有结婚?”

    “婚礼早已准备妥当,总统阁下勤于政务……因为虎贝战争和这一次的江门复兴计划,因此而耽搁了。”俞桑婉很着急,可是言辞却是更加冷静。

    她无愧于曾经内阁发言人的身份……

    只是,俞桑婉觉得,她所有的镇静,只怕都用在这一刻了!

    陆谨轩越来越没有力气,视线一直在打转。

    俞桑婉都感觉的到,她努力笑着,“好了,各位,有什么问题……一会儿的答记者会请尽情的问,不过希望大家多关心一下总统阁下的这次江门复兴计划。谢谢,谢谢。”

    亲卫上前来,开道。

    俞桑婉拼命咬住了牙关,否则真的会绷不住。

    刚一退场,陆谨轩就支撑不住了。

    身子往俞桑婉身上一靠,俞桑婉吓得脸色骤变,“谨轩!”

    陆谨轩不想的,可是……由不得他了。

    他甚至来不及和俞桑婉说什么,眼睛一闭,倒了下去!

    “总统阁下!”

    “谨轩!”

    俞桑婉咬着下唇,她想哭,却不能大肆哭。谨轩倒下了,她不能再倒了!

    谨轩用最短的时间,为陆昱轩铺好了路……不能在这个时候毁了!

    俞桑婉忍住眼泪,“亲卫,立即秘密护送总统阁下回去!”

    “是。”

    陆昱轩匆匆赶来,“夫人,总统阁下……我?”

    俞桑婉忍着心中的剧痛,“陆部长,这个时候……请不要和我说一个‘不’字!总统阁下已经为了你做了太多,如果你要说不行,那么现在请立即离开!”

    她一指门口,眸光决绝。“但是你不要忘了,你大哥,刚刚倒下!”

    陆昱轩低下头,着实惭愧。

    俞桑婉忍痛,“昱轩,快去吧!让你大哥放心,好吗?”

    陆昱轩哽咽,“……是,夫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