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18章 还是爱你

    手机里,还是盲音。

    俞桑婉看着手机发怔,怎么谨轩这么忙吗?连接她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哎……

    俞桑婉暗自叹息,躺了下来。

    一整天,陆谨轩都没有回来。

    深夜,俞桑婉睡的迷迷糊糊,总觉得有人看着她。

    “……”俞桑婉费力的睁开眼,“谁啊?”

    那人突然站了起来,急匆匆的出去了。

    “嗯?”俞桑婉惊醒,看清了……那不是谨轩又是谁?可是,谨轩跑什么啊?

    俞桑婉急忙掀开被子起来,“谨轩!”

    可是,那人根本没有停下,反而拉门急速出去了。

    “怎么了这是?”

    俞桑婉摸不着头脑,扯了外套披在身上,匆忙追出去。

    “夫人……”看护睡在外间,忙起来了。

    俞桑婉急道,“刚才是总统阁下吗?”

    “是。”看护点点头,“总统阁下让不要打扰您休息。”

    真是……

    俞桑婉不知道陆谨轩想什么,赶着要出去。

    外廊上,点着壁灯,俞桑婉只看到陆谨轩的背影进了书房。她皱紧眉头,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忙,回来了……却不回房?

    走过去,抬手敲门,“开门!”

    里面,欧冠声看着陆谨轩,“总统阁下……夫人来了。”

    陆谨轩皱眉,他知道。

    刚才他实在是忍不住,去看了她……没想到,她醒了。

    欧冠声皱眉,总统阁下这是……什么打算啊?也不能一直躲着夫人啊!

    他悄悄的往后退,将门开开了。

    “开……”俞桑婉再次抬起的手,落了空。

    欧冠声笑嘻嘻的,“夫人。”

    俞桑婉顿了下,“他在里面吧?”

    “是。”欧冠声小小声,“您悠着点……总统阁下会怕。属下、属下告退……”

    俞桑婉愣住,谨轩会怕?怕什么?

    她缓步往里走,里面空荡荡的。俞桑婉疑惑,人呢?都追到这里了,还躲?

    阳台上,陆谨轩在抽烟……他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心烦的时候,才会偶尔抽一两支。

    “陆谨轩!”俞桑婉生气的一把拉开通往阳台的门,气鼓鼓的看着她。

    桃桃……陆谨轩一慌,忙将烟头扔到地上,拧灭了。

    抬起手挥了挥,“你别过来,有味道。”

    “……”俞桑婉皱眉,“你什么意思啊?”

    “我……”陆谨轩垂眸,犹犹豫豫,“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俞桑婉愣住,就那么隔着一段距离,静静的看着他……

    想起欧冠声的话,想起他们这段时间的相处……心酸不已,谨轩,是真的怕了。

    俞桑婉低下头,眼眶泛酸。她承认,自己钻进了牛角尖……在这件事上,远远不够豁达、处理的不好。

    陆谨轩看着她,有些疑惑,“桃桃?”

    “……”俞桑婉好半天,才轻轻说到,“对不起。”

    “嗯?”陆谨轩诧异,以为自己听错了。缓步走过去,“桃桃,你说什么?”

    俞桑婉猛的抬头,眼睛里一片雾气,“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

    “……”陆谨轩有点懵,他不太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桃桃,你……能再说一遍吗?”

    俞桑婉吸吸鼻子,“对不起,唔——”

    陆谨轩捧住她的脸,低下头来,吻住她……是那么迫不及待,一刻也不能等。

    俞桑婉抬起手,环住他,脸颊上却有温暖的泪水。

    陆谨轩松开她,轻抚着她的脸颊,“别哭啊!”

    “我知道,我不应该哭。”俞桑婉哽咽,“可是,它控制不住……”

    “呵呵。”陆谨轩轻笑,“所以说,你这一胎,一定是个公主没错了……你知道吗?从怀上这个小家伙,你比以前敏感太多,等她出来,我会好好宠她的。”

    “谨轩。”俞桑婉扣住他的手,扬起笑容,“我们会幸福的,这些年的苦难都过去了……一定会幸福的!”

    陆谨轩心上一动,抱住妻子,“桃桃,我现在就很幸福。你……不怪我了吗?”

    俞桑婉点点头,又摇摇头,“可是,还是爱你啊!”

    他们十指相扣,“所以,有什么过错,我们一起承担、一起面对。”

    良久,陆谨轩轻声应了,“好。”

    ……

    折腾了这么许久,后半夜,终于躺在了床上。

    “什么时候回去?”俞桑婉闭着眼问。

    “奠基仪式之后。”陆谨轩把妻子抱在怀里,“这将是未来几年z国最大的经济工程。”

    俞桑婉抬头看他,“还需要很久吗?”

    “不会……”陆谨轩笑笑,“我只是走个前期,后面还是要靠岳父大人。完成奠基仪式,我们就回去,先把婚礼办了,好吗?”

    “……好。”

    俞桑婉太困了,打着哈欠,很快睡着了。

    陆谨轩轻笑,浅浅的吻在她唇角。

    ……

    第二天一早,俞桑婉醒来,陆谨轩不在身边。

    这么早,他就去工作了?俞桑婉揉揉头发,起身去浴室。

    哪里想到,一推开浴室的门,就见陆谨轩抵在盥洗池边,右手在不停的颤抖!

    “啊……”俞桑婉顿时吓的,脸色煞白,“谨轩!”

    陆谨轩冷汗直冒,该死!他怎么没把门锁死?

    但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必要再瞒了,他要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

    “谨轩!”俞桑婉怎么会没有察觉出来,她急的掉眼泪,“这是怎么了?”

    陆谨轩喘着气,强自笑着,“桃桃,不要怕……听我说,好吗?”

    俞桑婉红着眼,哽咽着点头,“嗯,你说。”

    可是,听陆谨轩说完,俞桑婉哭的更厉害了,“怎么会这样?你不是好了吗?不是都好了吗?以前的事情,不是都记起来了吗?”

    “是……桃桃……”陆谨轩心疼,这比他自己病了,还要让他难受。

    “是我!”俞桑婉突然捶着自己的胸口,“那一次,如果不是我离开,你就不会找去!所以是我……都是我!”

    “不是!”陆谨轩心痛的抱住妻子,“不关你的事!这是我的病根,这样多年了,和你怎么会有关呢?”

    俞桑婉没法冷静,“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是不是?”

    陆谨轩垂眸,没法面对妻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